TA,扬州“孤宝”,曾是一堆碎片 不过,你在影视剧中一定见过

2019年11月 07日 08:21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背面细节图

    修复完成(正面)


    修复中(补胎后)

    修复中(漆膜修复后)

    修复完成(背面)



    正面细节图

    修复前(正面)

    编者按

    仪征市博物馆于2006年开馆,目前馆藏数量已超过7000件,涵盖上自西周、下迄清末的各类陶瓷、金属、玉石、书画、杂项等14个类别,其中珍贵文物近700件,清晰地勾勒出仪征历史发展的脉络。2019年国际博物馆日,仪征市博物馆启动“我心中的仪征博物馆镇馆之宝”评选活动,20件文物珍品既代表仪征地域文明特色,又具历史、科学、艺术价值,成为候选“镇馆之宝”。《考古记》将从中挑选数件,与读者分享这些“镇馆之宝”的故事。

    走向公元元年的最后几个世纪里,冷峻森严的青铜文明无可挽回地衰落了,中国艺术的色彩却前所未有地绚烂起来。经过数千年的沉淀,大漆在强盛的汉代变幻出精彩绝伦的丰富花样,也在人类艺术史上挥洒出浓重的笔墨。扬州地区汉代墓葬众多,出土了大量精美的漆木器。本次仪征市博物馆“镇馆之宝”候选名单上,有一件极为特殊的漆器——即使它修复前已破损得十分严重,后来仍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足见其独特、珍贵。

    沉睡多年

    一幅壁画拨开身世迷雾

    仪征博物馆馆长夏晶记得,2005年,当他在博物馆库房中第一次看到这堆漆器碎片时,他根本不能在脑海中构建出其原本的完整轮廓。“这是盾吧!”大家都这样说着。

    1994年,这件漆器出土于仪征陈集杨庄一座汉墓。因为年代较早,文物相关资料并不完整,它出土时是什么样子、在什么位置,包括与其附近文物的关联性已经无从知晓。因为它出土时已经破碎成片,并且残留的碎片已经不完整了,只是能看出其“体形”硕大。近20年里,它就静静地“躺”在博物馆库房里。

    由于当时技术条件限制,未能对其进行更为科学的保护与研究工作,也未察觉到这件器物的重要性。后来,若不是文保工作人员慧眼如炬,这件被定级为国家一级文物的珍贵文物,哪能重新绽放出2000多年前的光彩呢?

    对有限的残片简单拼凑之后,这件漆木器恢复了其原本形状的大概。由于其一端圆弧形的造型,工作人员此前一直认为它是盾牌。然而,随着后期研究的深入,工作人员发现在这件漆器的正、反两面均绘有精美的图案,并且,漆器为夹纻胎,也就是麻布作底,抹上瓦灰刷漆,厚度不到1厘米。如果作为一件盾牌,在功能性上实在难以说得通,根本无法起到抵挡和防御的作用。

    它到底是什么?一个偶然的机会,研究人员看到了一幅壁画,心中一惊:“壁画中看似并不起眼的一件器物,怎么如此眼熟?”

    这幅壁画描绘的是一个西夏王侯出行的情形。王侯身旁,两位侍女分别手持一把障扇。画面中障扇的形状,与仪征博物馆馆藏这件漆器的形状几乎一模一样。接着,根据馆藏漆器中间的一道痕迹,几乎可以确认这里曾有长木柄穿入。至此,这件漆器的准确名字终于得以证实——这是一件障扇,也就是翣(shà)。

    罕见随葬品

    至今仍为扬州“孤宝”

    历史文献中,丧葬礼仪中用翣的制度始于周代。翣,这个汉字对于大家来说可能有点陌生,从字面上看,上面一个“羽”,下面一个“妾”,可以想象成妾执羽的象形意义。

    夏晶介绍说,翣最开始便是用羽毛制成的,后来也有木头、皮制的。这件器物具体的用途,对于大家来说也并不陌生。这是古代仪仗中长柄的羽扇,也是古代殡车棺旁的装饰。影视剧中,通常有帝王或者贵族端坐,其身后两个侍从分别手执一长柄翣的情形。作为丧葬礼器,翣在王室贵族出殡时作为引导的仪仗使用;下葬时,随墓主人埋入墓室。“当时,一些帝王或者贵族这些有身份的人,出行的时候举起来,下葬的时候用来遮蔽棺柩,放在墓里一起陪葬。这是可以象征他身份的一件礼仪性质的器物。”

    2000多年前,这件翣应是墓主下葬时的随葬物。那时的它,颜色要艳丽许多。“广陵国这一带的漆器,质量是非常好的。我们整个漆木器展厅陈列的,都是仪征地区出土的漆器。可以看到,现在大部分的漆器颜色都保存得很好,纹饰也很漂亮,说明了当时整个扬州地区一带是主要漆器产地,而且制作工艺非常高超,这也是当时从楚文化继承过来的工艺。”至今,扬州地区也仅发现这一件漆翣,十分罕见。

    2013年6月,仪征博物馆邀请荆州文保中心对这件漆翣进行相关保护和修复,期待重见其风采。

    专业修复

    重现2000年前大汉雄风

    修复的过程十分复杂。由于漆翣缺失的部分较多,所以首先必须对其胎体进行修复,也就是还原其大致的形状。“整个胎体复原之后,再把所有保留下来的漆器碎片,一片一片地贴回到原位。”夏晶介绍说,这件漆翣是夹纻胎,纻就是麻布。修复时,要在麻布上涂抹数层瓦灰进行加固,定型之后,再在这个基础上刷底漆、面漆。每上一层漆,都需要等待漆干燥之后,进行打磨,然后刷下一层漆。仅上漆这一步骤,就需要重复数十遍甚至百遍之多。

    等到漆干定型之后,修复专家再根据残片上的纹饰,推测出缺失的部分,调制相应的漆色手绘填充出完整的图案。“现在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些没有描彩绘的地方,这是当时残缺部分重新做的漆,一遍遍地修补,最后变成这么一个比较完整的状态。”历时两年有余,漆翣的修复工作完成,2000多年前的光辉得以重现。

    修复后的漆翣长73.5厘米、宽27.5厘米、厚0.9厘米,纹饰左右对称,中间位置明显用来放置木柄。

    正面的纹饰以红、金、黑色为主,顶端绘有两只朱雀,一边有龙,一边有虎,龙虎上均有一羽人,一边是羽人驭龙,另一边是羽人驭虎,一起飞升上天。此外,还有玄武及另一只神兽,在满饰云气纹之中飞升上天的情景。图案描绘得十分细腻,内容也很丰富,龙和虎的姿态虽不一样,但都显示出蓬勃的张力。

    反面的纹饰以红、黑色为主,繁密的云气纹满饰,乍一看比较单一,但仔细观察会发现内藏“玄机”:每团云气纹内部都有一只小动物或小神兽穿插在其中,有鹿、兔、牛、龙,甚至羽人等,非常生动;画面中间偏下部,绘有一只体形较大的龟。“那时候,龟是一种比较吉祥的动物,代表健康长寿的寓意。”夏晶介绍说,漆翣正反面所绘各类异兽,色彩华丽、神态张扬,处处散发着蓬勃的大汉气息,立体感十足的纹饰彰显着彼时精湛的漆器工艺和高超的绘画水平,以及工匠们的精巧匠心。

    这件国家一级文物西汉彩绘羽人四神纹漆翣是汉代高超漆器工艺的代表。由于不适宜长时间暴露在光照下,如今,漆翣原件被妥善保管在库房中;展厅内陈列的,是一件耗时两年多制作的一比一复制品,与原件几乎别无二致,精美绝伦。

    记者 林倩雯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