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西佳处

2020年01月 04日 08:0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周游

我常去竹西公园游玩。

竹西在历史上是个很有名气且有诗意的地方。隋代杨广,五代杨行密、杨隆演、杨溥、徐知诰(李弁),宋代赵匡胤、赵构,明代朱厚照,清代康熙、乾隆、嘉庆等帝王都曾驻跸竹西,无不流连忘返。唐代李白、杜牧、张祜,宋代欧阳修、苏轼、苏辙、秦观、吕本中、姜夔,明代袁宏道,清代王士祯、郑板桥、曹雪芹、孔尚任、吴敬梓等文豪都曾蹀躞竹西,无不命笔作诗。据不完全统计,历代有关竹西的诗词有八百多首。

据《宝祐志》记载,禅智寺“旧在江都县北五里,本隋炀帝故宫”。隋炀帝杨广三下扬州,曾在蜀冈建有两座行宫,即上方宫、北宫,在城内建有江都宫,在观音山上建有迷楼。上方宫即后来的禅智寺、上方寺、上方禅智寺、竹西寺。寺始建于大业二年(606)。隋炀帝杨广某夜在行宫内梦游,听见阿弥陀佛讲经说法,醒后便将皇宫改作佛寺,题名禅智寺。该寺处于蜀冈之尾,地势很好,曾为扬州胜景之一。唐诗中出现禅智(竹西)寺的作品数量很多,可见这里是一处人气很旺的地方。早在唐代,竹西一带就形成了五个著名景点,即三绝碑、月明桥、竹西亭、吕祖照面池和蜀井,五代至宋又增加了昆丘台、苏诗石刻和芍药圃,统称“竹西八景”。

相传,唐时禅智寺住持演如在京城得吴道子所画《宝志公像》,将其悬挂在禅堂正中。志公乃南朝宋时和尚。一天,李白醉游禅智寺作《志公画赞》,演如如获至宝,专程赶赴太原,请在那里任太守的书法家颜真卿赐字。颜真卿欣然亲书李白《志公画赞》。演如最后请工匠将书画刻于一石,于是就有了文物价值极高的三绝碑。原碑已毁,今三绝碑为明代寺僧本初重刻,嵌在竹西公园“山光溪影”厅屋之西。

竖立三绝碑后,演如又捐资在浊河上兴建一座拱形石栏桥,取名为禅智桥。这时,西域僧人禅山从京城长安东游扬州,访禅智寺。演如恭请禅山登桥观光,并请禅山为桥题名。禅山提笔时,只见一轮皎月已经爬上南楼的窗户,他蓦地想起曹操“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的诗句,于是挥毫写下“月明桥”三个遒劲大字。到晚唐时,来自南阳的张祜遍游淮南、江南之后,流连扬州,曾在月明桥上放歌:“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纵游淮南》)意思是说,扬州不仅是宜居城市,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竹西有口蜀井,亦名第一泉。相传,蜀井与蜀江相通,故名。据李日华《紫桃轩又缀》记载:“扬州蜀冈上井与蜀江通,有老僧洗钵江中,失之,从井浮出,为禅智僧所得,置佛前。后数年,老僧过而见之,惊曰:‘何缘至此?’脱衲衣赎去。”蜀井甘洌。苏轼曾将蜀井水与大明寺水相比较,认为被评定为“天下第五泉”的大明寺水还稍逊一筹,因题为“第一泉”。北宋诗人黄裳有《蜀井》诗。

竹西亭始建于唐懿宗咸通年间,李蔚任扬州大都督长史,代理淮南节度使,有善政,受民爱戴。他下令修路,将戏马亭与玉钩桥连接起来,其间开辟池沼,筑以亭台。又令在禅智寺前筑亭添景,取杜牧“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诗句而取名“竹西亭”。不久又改禅智寺为竹西寺,以纪念病逝二十周年的大诗人杜牧。其后竹西亭命运多舛。北宋末年毁于战火,太守向子固重建,并更名为“歌吹亭”。南宋时再遭兵火,隆兴年间扬州郡守周淙重修,恢复原名。元时,竹西亭被拆建至运河南岸,并改作邮传铺舍。至明万历年间再在上方寺左侧前建竹西亭。清兵入关,此亭又毁于战火。乾隆十八年(1753),被诬坐事的卢见曾复任扬州两淮盐运都转使。消息传来,扬州名士程梦星和盐商马曰琯、马曰璐兄弟集资重建竹西亭以迎接卢见曾到任。卢见曾到任时,竹西亭已近竣工。卢见曾到扬州当然首游竹西,即席挥毫写下《竹西亭落成》。郑燮当时从潍坊罢官回扬州,所作第一幅画即为竹西亭,且有《初返扬州画竹第一幅》诗。从此,郑燮与黄慎等人经常聚会于此,竹西亭声名再度鹊起,“天上文星与酒星,一时欢聚竹西亭”(郑燮《九人会因画九畹兰花》)。

值得一提的是,乾隆六下江南,五游竹西寺,三住竹西精舍,四次题诗,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他不仅是历代帝王中写诗最多的一位,也是古今名人歌咏竹西最多的一位。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