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琦“正衣冠”的背后

2020年01月 04日 08:0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照镜图》(局部)

■潘宝明 诗怡

此幅《照镜图》是历史人物画,现存扬州博物馆,作者是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黄慎。他长于人物画,笔下有不少历史故事的画。该图的中心人物是宋代有名的宰相韩琦,宽袍阔袖,美髯长须,正用双手正其冠,分明清晨刚起,对镜理妆,面容自得,娇妻也帮他正衣冠。这是唐太宗的“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的再现。此幅画最大特点不同于中国人物画的散点透视,而是无形中表现出类似西方的素描焦点透视之法,可以说众人的目光都聚焦于铜镜,人物虽分两组,但以韩琦为中心,四人并非处于同一层面上,而是分出高低、前后、正侧、主从,艺术辩证法处理得如此精到,衣服均施淡彩,衣褶的线条流畅、飘逸,充满了动感。

有人说韩琦是官员,有必要如此注重外表吗?这实在是皮相之见。韩琦为相十载,上定国策,下抚百姓,勤勤恳恳,尽职尽责,正如他本人所说:“人臣尽力事君,死生以之。”韩琦与范仲淹一同进行改革,实行庆历新政,同心协力,名重一时,人心归服,朝廷倚为长城,故天下人称为“韩、范”。边塞上传诵这样的歌谣:“军中有一韩,西夏闻之心骨寒。军中有一范,西夏闻之惊破胆。”他反腐倡廉,严厉抨击当时“货赂公行”“因缘请托”的社会风气和“侥幸日滋,赏罚倒置,法律不能惩有罪,爵禄无以劝立功”的官场腐败作风,建议宋仁宗先从朝廷内部“减省浮费”“无名者一切罢之”。名相王曾称赞他说:“今言者不激,则多畏顾,何补上德?如君言,可谓切而不迂矣。”《韩魏公集》序言中说:“公历事三朝,辅策二朝,功存社稷,天下后世,儿童走卒,感慕其名。”这是后人对他的恰当的评价。

他对自己要求很高,不仅注意大节,而且生活细节也不轻慢,面必净、发必理、衣必整,表现出勿傲、勿暴、勿怠, 宜和、宜静、宜庄的容止,史书称他少年时“有大志气。端重寡言,不好嬉弄。性纯一,无邪曲,学问过人”。这对于封建时代的权臣十分难得。所以黄慎充满崇敬地表现其高大形象。透过外表,看出他的作风正派,洁身自好,清廉自爱。他也注重属下官员的外表,认为这不仅仅是生活细节,而是反映官员的喜好、自律。常担心他们生活放荡,作风腐败,在扬州任知州时,王安石是他手下的幕僚,邵伯温《邵氏见闻录》说,王安石刚进士及第在扬州任佥判。王每晚读书至天亮,清晨来不及洗漱就匆忙上班。此次是韩琦过虑了,他是透过外表,疑其不检点夜饮狎妓放荡,直言不讳地对王说:“你年纪轻轻,应该认真读书,不要自弃。”后来他还借机继续对王安石旁敲侧击,官署后园有芍药一枝分四杈,每杈各开一花,上下红,中间一圈黄蕊,称为金缠腰,据说出现这种花,城内就要出宰相了。韩琦觉得很奇异,想再约三位有朝官身份的客人来一起观赏,以应四花之瑞。请了王珪、王安石、陈升之参加。四人聚会,各簪金带围一朵,甚为欢乐。他自己以衣冠整齐、头上簪花先作榜样,以感染他人。后三十年,果然四个人都曾为宰相。这就是著名的“四相簪花”的故事。最初,韩琦批评王安石,王安石认为韩琦小题大做,心存龃龉。后来王安石秉政,与韩在政见上意见有不合,有人就以当年韩批评他不注意仪表事挑拨,王安石正色地说:“韩公德量才智,心期高远,诸公皆莫及也。”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行得正,站得稳,终会被人理解,而他的后继者扬州太守欧阳修体会韩琦的苦心,在扬州任职时,细细研究韩琦的为官为人之道,敬佩得五体投地,说“遵范遗政,谨守而已”。以韩琦为榜样治市,所以民间安居乐业,怡然无忧。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