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我

2020年01月 04日 08:0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李敏

仔细想来,儿时的我也算顽劣。不仅能下腰,倒竖蜻蜓,连翻空跟头,甚至还偷过瓜,逃过作业。

有一天,突然萌发了诗和远方的文艺感。又伙同几个孩子,向只有些记忆的亲戚家出发。谁知,一直走到太阳只剩下一个红晕时,还没到达。这才知道紧张。此刻前也苍苍,后也茫茫。幸亏遇见一个熟人,这才得以安全回家。

有一天,老师出去有事,让我坐在讲台,充当临时小老师。自然这是件极其荣耀的事情。不仅哪个学生说悄悄话,做小动作或者偷嘴零食,一览无遗。更重要的是还手握大权,可以替代老师记名字或者教训两句。果然,就在我滴溜溜地转动小眼睛四下巡视时,突然发现一男孩鬼鬼祟祟,形迹可疑。于是,我便悄悄地走了过去。谁知,那男孩见我过来,竟“哧溜”一下,夺门而去。这始料未及的事情,惊得我像个木头人似的,半响没发出声来。等反应过来,一身冷汗。怎能在我执勤的时间离开教室?于是,一边呼唤那个学生的名字,一边跟了出去。这世界上的事情,说来也真奇怪。这平日言语不多,看起来挺木讷的孩子,这会儿竟比猴子还灵活。等我走出教室,他已到了校门口。只是一看见我,又奔跑起来,最后竟然冲出校门。我慌了,也往校门奔去。大概见我久不归来,班上一些好事的学生也跟了出来。我说,某某某跑了,快去找他。简直就是平地一声惊雷,那些正愁没事干的孩子,全把作业一推,跟我跑到学校外面。我们就像是那男孩大大的尾巴,他奔向大路,我们也奔向大路,他拐进小道,我们也拐进小道,他跑到田埂,我们也跑到田埂。一边跑,一边还大声呼唤他的名字。想想本该上课的时间,一群孩子却在村庄中四下奔走,大呼小叫,该是怎样的风景。其结果,自然是老师来把我们连同那个孩子一起找了回去。再然后,自然是我们都挨了批评,尤其是我。只不过当时的我,可真委屈,因为我觉得,我明明是在执行公务啊,怎能怪罪于我。

当然,幼年的我也不乏古热心肠。因为怜惜河对岸小屋子里的两位孤寡老人,一段时间,每天都会带几个孩子去把他们堆得小山一样高的柴火,搬进搬出晾晒。事后,还要打扫卫生,弄得干干净净才走。

许是尤其崇拜黄蓉吧,甚至一段时间,我每天都会在月光下以树枝为剑,练习那些美丽的招式,以备不时之需。

不知不觉,童年已远。是谁说过,人的一生,就像一部戏剧。有哭有笑,有悲伤有快乐,有得到有失去,才能引人入胜,才算完整。童年也是,不仅是欢乐,还是痛苦,荒唐,青涩,幼稚。快乐,固然让我们难忘,而荒唐、幼稚、错误,才能让我们真正地成长。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