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一季春

2020年01月 04日 08:0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徐方芳

这是一个小小的露天平台,一看就知道主人疏于打理:没有什么像样的绿植,只有常春藤和多肉之类小花小草,零零散散,染着寒霜之后的胭脂色,尚有几分可观。扫视间,一朵紫桐花让我陡然一惊,此时不该是它开花的季节,这里也不该是它出现的地点啊。俯身端详,花正开到十分,满满的,恰若一支被高高举起尽情吹奏的小号。花瓣上的紫比我见过的桐花都深,是加重又加重、沉淀又沉淀的颜色,庄重高贵。斜侧看过去,分明又是一袭紫裙。冷风里,一朵桐花兀自怒放,张扬又安宁,孤绝而自信。

泡桐从出苗到开花需要几年,若其扎根大地已是亭亭如盖的大树,而眼前的它只有半人高,三五个瘦削枝杈,每一枝都挑着一串棕色花蒂,显然刚刚盛开过,我遇见了最后一朵。隆冬时节,这在春日平常得让人忽略的花儿美丽得叫人震撼。

这株紫桐一定是自己长出来的,脚下薄薄土层是经年积下的灰尘,它在其间发芽,再一寸一寸把根伸进墙体缝隙里。它曾在春天的干旱里沉睡,在夏季的灼热里昏迷,但只要有水分和不算太严酷的温度,就不分季节地萌芽、孕蕾、绽放。前几日在一个园林里也看到一丛开错季节的花儿——一年蓬,冬日阳光里,枝枝叶叶特别嫩特别绿,那是一路加速生长才有的鲜嫩。枝端朵朵小花,粉红花瓣黄绿蕊,玲珑的小杯盏一般,韵致动人。它该是秋天萌发,现在却用一个秋季和半个冬季蕴蓄了满枝繁花。紫桐花、一年蓬,这样季节的逆行者,孤注一掷般在天地间残存的几许温情里不管不顾地生长,终于在冰雪来临之前横空出世。

十几年前,在繁忙机械的流水线上,拥挤嘈杂的女工宿舍里,侄女小薇境遇也像处在生命的冬天。她成绩优秀,原本可以上重点高中,但家里还有两个正读书的双胞胎弟弟妹妹,她的爸爸便让作为长女的小薇选择中专,早点毕业工作。哪知道报考时还有几分热度的中专,到了毕业时变得一文不值,小薇成了一名电子厂女工,和初中毕业就开始打工的同学成了工友。同学比小薇熟练,薪酬比小薇高得多,连同学的父母都得意洋洋地四处炫耀:成绩好有什么用呀,还不一样打工,做得没我家丫头快,还不合群。小薇从来对人友善礼貌,他们说的不合群,是不一起逛街,不一起追剧,不一起玩闹哄笑,休息的时候低头看书,写写画画,打工妹们觉得小薇是个怪物。然而——两年后,这个默不作声、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小薇,成了全厂焦点,参加高考,考上省内一所211高校的财会专业。四年后,小薇被保送读研,此后顺理成章成为一名高薪白领。周围的人又纷纷说,凤凰就是凤凰,总会飞的。但凤凰展翅之前,历经了怎样辛苦执著的涅槃,有谁知道呢?

努力也许会徒劳无功,不努力才注定一无所获,在生活面前,如果能争取还是全力以赴去搏一回,“万一成功了呢?”就像凌寒开放的花儿,一直不停潜滋暗长,才能在寒冷冬日赢得一季春。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