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树叶

2020年01月 04日 08:0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芳兰

雪开始下了。

夜幕中,隔着窗,我觉出了这场雪是带了几分羞涩来的,她如以往一样迈着细碎的脚步,从遥远的新疆伴着儿时的记忆向我走来。我在黑夜中感受到了她的轻抚,但我感受到的不是那瞬间融化的柔情,而是愈久愈醇的深情。

小时候,当树上最后几片叶子飘落下来,伴着一场漫天大雪,冬天似乎就算真的来到了我们的身边。每当我因为树叶落尽,整整一冬天都无法看见树叶而伤心的时候,哥哥总想着法儿安慰我,他说雪就是天上的树叶子,咱们冬天想什么时候看树叶就什么时候看树叶。

12月的新疆,北风通常会连续刮几天,天空阴沉沉的,北风吹着的时候,雪也会突然大了起来,即使开始时还是小心翼翼的,放不开手脚,但过不了多久就变得放肆起来,肆意舒展自己的清逸和轻柔。夜晚,隔着屋子听雪与土地相吻的声音,想象着不用多长时间,田地上、房顶上、柴禾垛上,到处都将是白茫茫的一片,心里立刻着急起来,盼着天亮。清晨,发现昨天还铺在地上的叶子早已被埋在雪下,了无踪影;在一片雪地上,也会有小动物们留下的细碎的印痕,有时也能看到它们在雪野上突然终结的生命。一大片杨树林萧然地站在雪野里,凝固成一片静默的剪影,灰色的枝丫在一幅白茫厚重的背景里竭力地伸展着。这时,我也会无端地想起,这棵树,假如有了生命的枝叶后,它必会将绿阴洒在我的心头,那根不时伸展的枝条也会像亲人的呼唤一样,时时撩拨我那颗思乡的心。

最让人惊喜的还要说是寒假中的某一个雪后早晨,大雪封堵了我们家的门,起床后想出门,却连门也推不开,我和哥哥一起使劲地推,才能把门推开一个小小的缝。呵!从这条缝里根本看不见其他的东西,因为雪有几十厘米厚。雪顺着墙根被风吹到房屋边,因此靠墙的地方比其他的地方雪厚了许多。这样的情形在一个冬季会遇到无数回。哥哥有他自己的一套办法,他动作迅速地从门后取出铁锹,顺着门出去,左右那么一晃,雪乖乖地向两边靠着,给我们让路。不一会,门开了,我跟在哥哥后面,拿着笤帚扫雪,哥哥热得皮帽子和皮手套都扔了。我绕到他的前面,在厚厚的雪地上,仰面倒下去,整个人陷在雪中,笑着对哥哥说:“看,看,这就是标准的雪人。”哥哥憨厚地朝我笑笑,挥动着膀子,又忙着铲雪去了。

奶奶抿着没牙的嘴,看着我和哥哥笑,不时跑过来,把哥哥的手套从雪地上捡起来,给我戴上。我呢,不停地跑到哥哥的前面捣乱,缠着他问东问西。每当这时,他总会停下手中的活,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对我说:“你等一会,我一定带你去一个好地方,那个地方能更清楚地看到天上的树叶。”

时间过去30年了,这份记忆深深印刻在我心中。在以后的岁月中,无论雪被诗人描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曾心动,认定世上只有哥哥说的这句“雪是天上的树叶”才是对雪情真意切的注释。每当我看到天空中无数朵雪花飘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我被无数片绿色的、白色的树叶紧紧包围,它们给予我蓬勃的生命力、给予我无尽的回忆,让我对它们心存感激。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