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柳红桃流水阅 锦春即景恰婪春

2020年01月 04日 08:02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蒨园八景》册页之朗润斋

《蒨园八景》册页之湛景楼

蒨园样式房图档

《南巡盛典·锦春园》

《瓜洲续志·锦春园》

锦春园是康乾时期扬州园林的杰出代表。乾隆对它欣赏有加,甚至将它仿制于圆明园三园之一长春园内的蒨园。园林专家端木泓考证出:“蒨园是清代以圆明园为代表的三山五园中第一座直接写仿江南私家园林的园中之园……原型为瓜洲锦春园。”蒨园仿建的是锦春园东部这一区楼台山池。

名园瓜步倚江滨

锦春园原名吴园,主人是徽商吴家龙、吴光政父子。吴家龙,幼年丧父,“及长,奉母以孝称”。他乐善好施,与汪应庚齐名。乾隆三年岁馑,助赈七千余金,乾隆七年复赈三千余现金。他曾赞助维修扬州宝轮寺、静慧寺等。片石山房又名双槐园,是他在郡城的别业。曾被赐盐运副使、内务府“奉宸苑卿”等,后外任宁波府同知。吴光政是吴家龙的儿子,但有关他的资料缺乏。

吴家龙孙吴之黼,善水墨山水。他“秉雅操,读书务精审,雠校丹青弗缀。归田后日坐小阁,有赵明诚之风”。著《乐山堂诗集》。吴之黼孙吴景恩,郡学生。

吴之黼与同乡巴慰祖友善。巴慰祖曾为吴之黼刻青田石质五层套印。套印内容涉及印主名号、斋号“吴氏竹屏”“吴竹屏”“一瓢道人”等;生年“丁未人”,由此可知吴之黼生于雍正五年(1727)等信息,是对印主生平资料的一种有益补充;闲章内容亦颇见吴氏平生志趣,如“乐山”等。按20岁一代人,我们可以推测:吴家龙可能出生于康熙二十六年(1687)左右;吴光政可能生于康熙四十六年(1707)左右。

从以上资料也可以看出,吴氏五代由商转官、由官转儒的过程,整个家族诗书传家,重视教育。

据于树滋《瓜洲续志》载:锦春园“在瓜洲城西北,运河西岸,陈家湾北”。

锦春园的建造时间应在大观楼第一次被毁之后的康熙年间,即顺治十六年(1659)郑成功攻打瓜洲时大观楼毁于战火。最晚不迟于乾隆第一次南巡的乾隆十六年(1751)。最有可能是建于雍正年间或乾隆初年,理由是吴光政“同建”锦春园也当二十岁以上。据《瓜洲续志》载:“吴园咸丰间洪杨浩劫,毁于兵火。”很可能在咸丰七年(1857),陈国泰部红单船户捐造火船20艘,火烧瓜洲时被毁。锦春园存在有一百多年。到了光绪年间,长江水师于园址改建为总兵公署,兴工掘地时发现御笔诗碑,建亭供奉,名园胜地无再兴时矣。

锦春园图以《南巡盛典》所刊最具权威性。扬州博物馆藏清代石刻《锦春园》拓本以及《广陵名胜全图》《广陵名胜图》《瓜洲续志》木刻本《锦春园图》,或流于简约,或有所遗漏,但因视角不同、时代各异,彼此对照,互有裨益。

据《扬州画舫录》载:锦春园“园门外整石为序。中建御书楼,楼前为东暖房,后有梅花厅、渔台、水阁、江城阁、桂花厅,皆绕池四面。楼左建宫门,中为前正房、后正房、后照房”。锦春园分东西两部,东部是锦春园造园艺术的精华;西部则是为迎驾而建造的“座落”,亦即行宫,分为前中后三进。

锦春园的特色在于依水、叠石、名花、借景。首先,锦春园东门开在运河边。“野岸楼台,永光不朽。”钱泳盛赞锦春园“园甚宽广,中有一池,水甚清浅,皆种荷花,登楼一望,云树苍茫,帆樯满目”的景色,慨叹“真绝景也”。其次,“扬州以园亭胜,名园以垒石胜。”锦春园的叠石也有特点。乾隆御碑诗内有“石态全含浅淡皴”,讲的就是园内假山姿态各异。再次,锦春园内“四围杂植花木,烂若舒锦”。其中名花是牡丹,引得镇江诗人郭家驹来看,并写《瓜洲吴氏园亭看好牡丹》:“夹堤杨柳锁楼台,为访名花得得来。宾槛露浓香作骨,珠帘春暖锦成堆。此时莫道逢迎速,入后愁看好雨催。随意不须寻地主,画船高唱艳歌回。”最后,锦春园借景奇绝,登楼即可撷取江天浮玉、百舸争流的壮阔景象,可借江对面的金、焦两山美景。

皇帝文人驻足地

锦春园因萃集江南庭园理景和建筑形式、技巧之大成,以徽州自古冠绝江南的传统建筑工艺矜夸奇巧,在乾隆初年已于瘦西湖上诸名园之先跃居一方名胜,成为南来北往仕宦显贵和骚人墨客的驻足流连之地。

乾隆对锦春园钟爱尤加。乾隆六次南巡,途经瓜洲都驻跸锦春园,并屡有颁赏题赐。乾隆十六年(1751)第一次南巡,亲赐园名并御题“锦春园”匾。乾隆二十二年(1757)第二次南巡,御题“竹净松蕤”四字匾。乾隆二十七年(1762)第三次南巡,御制《三月晦日锦春园即景》诗并御书以赐:“名园瓜步倚江滨,綵艒凌江到及晨。梅朵落同蓂荚尽,麦芒润逼菜花新。鸟言似惜芳菲意,石态全含浅淡皴。绿柳红桃流水阅,锦春即景恰婪春。壬午三月晦日锦春园即景作。”此诗被园主勒石供奉,至今犹存。乾隆四十九年(1784)第六次南巡,又御书“镜水云岑标道趣;轻荑嫩葫绘春光”“镜里林花舒艳裔;云边楼阁隐神仙”二联,御赐《兰亭墨拓》一卷。乾隆还在《过瓜洲》中云:“锦春园外换江舟,渡指金山路不修……”写的是在锦春园驻足,并换船去金山。

乾隆的第十一个儿子、成亲王永瑆也曾来过锦春园,并写诗:“锦春园里万花荣,媚景熙阳照眼明。百里蜀冈遥挹翠,一渠邗水近涵清。独怜废砌横今古,颇见幽篁记姓名。来日江船须早放,倚阑愁绝莫风生。”此诗写锦春园花竹美景。

乾隆十七年(1752),词臣钱陈群养疴南归,在锦春园宴会宾友,并特将诗稿附于奏本中寄送乾隆,以投皇帝所好。果然,乾隆于十八年(1753)初赋诗回赐钱陈群,诗中有云:“北海惟客待,杜陵讵身谋。胜会开名园,新诗步秦州。犹记陛辞时,流火方新秋。何事大江北,闲寻溪壑幽。养疴许谢庄,遁迹非田畴。故乡山水佳,药饵颇易求。颐摄冀良愈,待泛还朝舟。江头有锦春,何妨一命游。几杖儿孙侍,樽核宾从稠。江湖信可乐,廊庙岂忘忧。迟迟有深意,欲迈还停收。况彼五亩间,卷阿我曾留。即是矢音地,扈赓忆从头。诗筒附奏笺,翰苑传风流。故知解脱心,疾等浮云浮。从兹一苇南,遥望心与悠。”诗中忆及与钱陈群同游锦春园的往事,冀望钱病愈后早日北归。

杭世骏于乾隆三十一年至三十五年(1766-1770)主讲扬州安定书院。杭世骏曾作《瓜步游锦春园》五首:“画船停橹认瓜洲,绿柳缘堤入望幽。凤泊鸾停瞻御墨,锦春园字恰当头。”“修廊窈窕短亭孤,丹壑玲珑磵不枯。一上莎桥抬眼望,万花环处赤阑扶。”“论斛浓香散曲台,日烘飞扇长根荄。豪情欲与花魂赛,唤取清歌两部来。”“年来绮思渐消磨,老转颠狂爱艳歌。一段清愁遣陶写,酒边哀乐比人多。”“锦纬翠幕展层层,芳树晴悬错落灯。耐冷素娥窥客醉,当空先碾一冰轮。”豪门的花红柳绿、锦衣玉食、清歌曼舞展露无遗。

学者钱泳《履园丛话》有《瓜洲锦春园》条,说:“余往来南北五十余年,必由是园经过。”锦春园的美景甚至吸引了对岸镇江的诗人万涵、殷鹤村、殷羲傅、盛傅苍、钱峙中、毕紫瓢。他们集于瓜洲吴氏园亭,回舟登金山,并分赋诗。万涵诗云:“隔江春信老啼鹃,沙岸停船柳荫圆。开径羊求随杖履,登楼淮海揽风烟。林端树合蒲帆破,洞口香浮药屿连。别有瓜庐能避客,竹丛转识主人贤。”“中流山逆舸船归,残客斜阳上翠微。遥谢池台容寄傲,何如港澳坐忘机。岩空法鼓金鳌吼,廊转春潮石鹘飞。安得南濡煮松火,纪游萝磴笔争挥。”

■罗加岭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