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外幽情世外姿——韦家井里寻颜氏书画世家

2020年01月 14日 08:3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国色》 颜小仙 作

《冷香》 颜裴仙 作

《宋人句联》 颜二民 书

《暮春》 颜裴仙 作

《大运风来》 姚丹晖 作

东关街南面有一条小巷,叫做韦家井,最早因韦姓人家居此而得名。大约一百年前,韦家井住着一位老人,每天教女儿书画。女儿出嫁后,搬到了大东门附近的正谊巷,直到去世。父女俩后来都成了扬州艺坛名人,父亲叫颜二民,女儿叫颜裴仙。

颜二民是扬州冶春后社成员。在他手书的诗词稿中,有一首《浣溪纱·梅》云:“物外幽情世外姿,冻云深护最高枝。小楼风月独醒时。一片冷香惟有梦,十分清瘦更无诗。待他移影说相思。”词作者是康熙举人顾贞观,然而“物外幽情世外姿”显然是颜氏向往的人生境界,也是颜二民的艺术追求,和颜氏书画世家的艺术矩范。

颜二民:梦雨老人乡情浓

颜家第一代书画家颜二民,名颜僴,号慕苏,近代扬州名儒。他生活于清末民初,擅长诗画,尤精隶书,师法赵之谦、邓石如,得其神韵。他的隶书笔势稳健,风格古朴,自成一家,与近代扬州的另一位书法家陈含光齐名,人称“二民隶书含光篆”。他的字不媚俗,不做作,一笔一画都流露出真性情来。在他的书法作品面前,时觉有康有为、张大千等大家的影子。

在“颜二民暨后裔书画展”上展出的书法作品中,颜二民有一首《七夕旧作》最引人注目:相逢休笑岁为期,积少成多不算低。千万年来千万次,胜人一世作夫妻。诗情和笔意,都隽永深长,耐人寻味。牛郎和织女,虽然一年才见一面,然而千万年积累起来,也就胜过人间夫妻一生一世了。诗人的达观和幽默,由此可见。

颜二民著有《书法问答》一书,张羽屏为之序。这位张羽屏也是扬州的一位硕儒,对于文字学深有研究,“为近今小学硕儒,著有《尔雅绎证》《说文声韵表》《广雅疏证拾补》《江东方言考释》诸书。”颜二民的《书法问答》由这样一位学者作序,水平可想而知。除了《书法问答》,颜二民又曾以“梦雨老人”别号撰《扬州方言韵语》及其他杂著,尤以《扬州方言韵语》最有趣味。这是一部很奇特的书,它搜集了大量“扬郡之市井方言”,按照音韵贯串而成,而编者并不加以解释。虽然《扬州方言韵语》收录的都是俗语,但是作者的眼光却是不俗的。颜二民在《自序》中说:“不偕乎尘俗,爰遁迹于湖干。”应该是他的自白。通观全书,都是按照流行的俗语抄录,并未加上主观的批评,但如仔细品味,其中自有深意。

颜二民有弟子戴苍奇,1949年后在上海市文化广场从事美术工作,1956年调入河南洛阳工作。其书法作品为纪念馆、风景名胜区收藏或勒石,间亦作国画。但颜二民的继承人,主要是她的女儿颜裴仙、外孙女颜小仙和曾孙女姚丹晖。

颜裴仙:能书善画得家传

颜裴仙,名丝,颜二民之女,继承家学,早年就有名声。她是扬州近代名女画家,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扬州市政协委员。善书,以隶长,其画墨中见笔,水墨淋漓,淡抹苍润,简约有神。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她先后在南京、苏州、上海等地举办个人画展,70年代大量作品流向美国、日本及东南亚地区,深受海内外人士的好评及珍藏。在民国时期的扬州地方报纸上,有关于颜裴仙的报道,可见其成名之早。

颜裴仙擅长绘画和书法。绘画题材以花卉为主,在“颜二民暨后裔书画展”上展出的作品,有牡丹、紫藤、蜡梅、月季、秋菊等,用色布局,大胆清新,绝无一般女画家的脂粉气、闺阁气。画上的题字,每每与画相得益彰,有时别有一番意趣。如《牡丹图》题道:“惟愿年年春不老,此花常占四时春。”抒写了画家对青春的留恋,和对未来的憧憬。《腊梅图》题道:“昨日雪纷飞,今朝踏梅岭归来,且呵冻写此横斜影。”令人在观画之余,不禁油然想象女画家挥毫时的情景。

薛锋在《浓彩淡抹颜家风》中说,颜二民的画是从写意与工笔的夹谷中,采用劲逸之笔,以淡抹清雅之色,细丽潇洒之形,走出一条小写意之路。“承展画风者,要数其女颜裴仙,她自幼随二民学习书画诗文,婚后生活艰难,以鬻画为生,饱经人世沧桑。”又在《笔自精明格自高》中说,颜裴仙“温和腼腆,沉默朴素,勤恳一生,努力不懈,待人接物,无不本诸热忱。其画师法新罗,兼工带写,独具一格。其书法学欧、虞,善楷、隶,用笔劲健,洒脱遒劲,富有气质和性格。其线条点画,或轻或重,或浓或涩,顿挫有力,极富变化。正如《书谱》中所谓‘粗不为重,细不为轻,纤微向背,毫发死生’,绝不像出于女流之手,其铮铮而鸣之字,令人惊诧。她致力于书画之道,数十年如一日,笔耕不辍,且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画风,用笔洒脱,设色明净。她善花卉,尤精画月季、海棠、十姊妹等。有索画者,无不满足其要求。上世纪70年代初,她为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苏馆作大型国画,丈八整宣,铺地而作,跪在地板上连画多日,毫不言累。扬州著名画家何庵之,常画花之枝叶,请她补画花头。她所作花头,墨色明净,毫无矫揉造作之弊。她经常与花为伴,相对无言,似乎心心相印。由于她坚持观察,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从而下笔有神。其作品《岁寒三友》《月季》《芙蓉》等,总是耐人寻味,饶有诗意”。这一段话,可谓的评。

有一张保存至今的《颜裴仙女史书画润例》,可以反映她年轻时代作品的行情,《润例》为“癸未秋日重订”,癸未是1943年,这一年颜裴仙38岁。联系处注明是“扬州韦家井四条巷十号”,另有“扬州辕门桥、慧芳斋、云蓝阁、鸿泰、左卫街泰记、教场街和太及各大纸号”。由此可以看出,颜裴仙书画在当时的地位与影响。而公开作此《润例》,更是不俗之举。

颜裴仙虽是女子,但她在“画眉”上用的工夫实在太少。她把一生都消磨在了书画上,正所谓“惟爱丹青度此身”。

颜小仙:半生芳菲播海外

去年底仙逝的颜小仙是颜裴仙的女儿,1925年生于扬州,后来流寓台湾,在台湾和东南亚一带卓有画名。她虽然赴台甚早,但因家学渊源、丹青兴趣,始终没有丢掉手中的画笔。上世纪50年代,她在台湾与书画名流杨襄云、杨作福、韩石秋、蒋青融、陈大川、王庭欣等组成“海天艺苑”,以文会友,相互观摩,切磋艺术,增进交往。颜小仙是台湾中国画学会理事,曾获中国画学会颁赠的金爵奖,在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花卉组教授国画10余年。她在国外的美国洛杉矶百老汇文化中心、韩国汉城、日本东京举办过数人画展,在中国内地举办联展多次。

颜小仙的作品承继家学,以花卉为主。但在其母颜裴仙之外,又有葵花、莲荷、松柏、木瓜等新的绘画题材。欣赏颜小仙的作品,除了发现她在基本法度上依然遵循着颜氏家学之外,又在用色上受到了海上画派和岭南画派的影响。她画的向日葵,甚至使人想到凡高。这些微妙的变化,和她的人生经验、艺术阅历,自然是密切相关的。

她在台湾的国画作品,与大陆画家的作品略有异同。评论者认为,颜小仙的作品秉承家学,虽属用笔“小写意”,但在奔放中自有矩矱,严谨中不失隽逸,表现出更为独到的造诣。

颜小仙的画作中,多见齐白石、吴昌硕、潘天寿等大家气息。而又结构扎实,用笔细腻,体现了不同于男性书画家的女性独有的娟秀风貌,其中更以写各本牡丹为著。当年,颜小仙在扬州琼花观举办画展时,已年近八旬,满头银发,精神矍铄,和蔼可亲。她少小离家,但对于故乡扬州,她充满了感情。

姚丹晖:丹青自有后来人

姚丹晖是颜裴仙的孙女。她是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自幼受到家学熏陶,又得到师长指点,曾就读于南京艺术学院染美专业,现在的绘画艺术已颇为可观。她的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及省级的展览并获奖。她擅长的也是颜家的“小写意”风格,但在构图、用墨、创意等方面,显得更为明快和轻灵。这也许是同她的年龄和学养分不开的,同时也使我们看到了颜氏画风的希望和未来。

媒体曾发表过一篇关于姚丹晖的报道文章,文中说:扬州有不少书画世家,其中颜氏家族颇有传奇色彩,一个家族连续出了老少四代知名画家,其中三代还是女画家。姚丹晖作为颜氏家族的第四代传人,在继承传统中力求创新,正越来越为业内人士所注目。她虽然出身书画名门,但从来不敢懈怠,每年都要花很长的时间遍访名师,潜心在大自然中寻找艺术的感悟,力求在创作中有更多的突破和探索。细观姚丹晖的丹青之作,构图用墨,明快轻灵,诗情笔意,隽永深长。她的作品,可以让人看到扬州艺术精神的流传。

关于姚丹晖的艺术历程,周积寅和张曼华在《姚丹晖的“心画”之旅》中有深刻的剖析。他们认为,读姚丹晖的画可以看作是一次心灵的散步。她的作品有一种任凭性灵在笔端流淌的轻松和随意,有一种女性特有的细致敏锐营造出的温婉明丽的画面和意境。姚丹晖的创作道路大体分为三个阶段。她从学习传统起步,最初的画作完全是继承家学花鸟画一路,画面工整,题识清秀。尽管有些明快、灵动的笔墨色彩流露出来,但是创新的意识还没有成为自觉的追求。后来她日渐脱离家传的规范,开始了自己的新探索。这一时期的作品,以浓烈的红、黄、蓝、绿之类的色彩尽兴挥洒,尽管妖冶夺目,却又不同于民间画作的艳俗。在热闹的色彩语境中,有时反而传达出清逸幽静的情致。后来的作品又有了新的面貌,用大胆的泼墨构造起她理想中的境界。从家学渊源走到这一步,需要勇气和信心。

当笔者问及她希望自己的画达到一种什么样的境界时,姚丹晖答曰:“我的期望很奢侈。我想要读画的人能够走进我的画,读懂我的心声。或者说我的画给读者带来的是一种心灵上的放松和舒缓。目前我还没能做到,但这将成为我的努力目标。”的确,她的小景画宁静、幽远、空蒙,从中甚至能感受到作者一种乐观向上的生活基调,如同在雨后山间的漫步,那种清新、湿润和喜悦在你的周围弥漫开来。

▉韦明铧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