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诗歌的“三美”

2020年01月 16日 09:0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 孙德喜

因诗歌而认识了崔小南,几年来读了他的许多诗,从诗集《回首与眺望》,到他近一两年来写的“陪娘记”系列和“诗想录”系列。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诗作所显示出的情感美、性情美和散文美。

在崔小南的诗作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写给亲人和友人的,诗中蕴含着独特而深厚的情感美。古今中外,确实有不少书写亲情和友情的,但是在我的印象中,那些诗有的是睹物思人的怀念亲人的诗作,有的是感恩之作,有的则是叙述友谊的诗篇,还有的则是交际中的唱和之作,更有不少歌咏爱情的。这些诗歌当然可以让后人借鉴,但是也给后人的写诗增添了难度。我在细读崔小南的亲情诗和友情诗时,则感受到他将自己的生命融入到与亲人的联系、与友人的交往之中,或者说他让亲人和友人化为其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读一次,好像花开一次》写的是娘的一句话:娘说,这棵月季又开了好多花呢/我说,好花常开念好人呗/娘睡了,我把那句话翻出来。

我在与崔小南的交往中,觉得他是一个性情中人,富有一颗纯真的童心,而他的诗作则是童心之作,透明而清澈,虽来源于现实生活,也不乏某种苦涩,却又散发出浪漫的气息。剥毛豆是日常生活中极其普通的一项家务活,一件很细小的事情,但是就在这细微的生活之中,崔小南却发现了浓浓的诗意:越剥,越是心静下来/好像是读过的一个个字/被我又剥开,青葱了,水润了,有味了。在崔小南这里,剥毛豆已经由一件生活琐事通过想象上升到对于生活态度的一种呈现和对于生活的感悟,并且在感悟中得到诗意的表现,让人感受到诗人心灵的纯净和宁静。《每一次抬头,都能看到你》也源于生活中非常细微的一个举动,崔小南由“抬头”这个细节进入了想象,并且上升到一个空灵的境界:“每一次抬头,都能看到你/每一次,你好像都更高,更亮些,如是者三,如是者无数。”诗中的“你”已不再是生活中的一个具体的交往对象,而是一种象征和隐喻,令人产生无尽的遐想,更让人回味无穷。崔小南的诗从生活的烟火味出发,经过他心灵的净化,进而营造出一个具有童话色彩的瑰丽的世界,一个唯美的世界,表现出性情之美。

自上个世纪初新诗诞生以来,许多诗人都在做语言的尝试,从闻一多的“绘画的美”“音乐的美”和“建筑的美”到艾青的“散文的美”,从郭沫若等人的狂放的美,到戴望舒的古典和谐的美,再到朦胧诗的意象美,直到韩东、于坚的口语之美,诗人们都在进行语言的尝试和突围。崔小南的诗给我的感觉具有艾青所主张的散文美,他以纯正的具有口语化的散文式现代白话抒写情怀。读他诗时,我觉得在他的诗中,意象虽然存在,但是已经让位给了哲思。许多读者或许已经注意到,崔小南的不少诗的题目比较长,比如《你说掩卷长叹,不如在春天到来时把美人定格在画框里》《天上一月圆,似打开的一枚蚌含着的一颗明亮的珍珠》都有二十多字,最长的《谁敢说他拎着的篮子里还装着,比你美的花,还盛着照你的水》连标点符号将近30个字,超过了许多微诗的长度。就这些标题来说,也都是散文的语言,如果分行,就可能是另一首小诗。他在语言的散文化方面走出了自己的路子,形成了他的特色,他的诗歌具有了散文美。

“三美”只是一种印象,其实,他的诗是一个复杂的存在,每个人都可能读出不同的感受,都可能产生新的美学感受。但是,不管怎么样,读着,读着,就会喜欢上他的诗,并且爱不释手,跟着他抵达一个新的境界。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