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诗词里的“扬州冬 ”

2020年01月 16日 09:0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编者按

从春到夏,从夏入秋,从秋至冬,扬州四季分明,真乃宝地。花草江河,人间气象凝结于诗人笔下,成就了一篇篇的经典。

本版在先前的不同季节,曾依次推出诗词里的扬州之“春”“夏”“秋”,时值“三九”,正是“冬”最具味道的时节。2020年的第一场雪更让“冬”雀跃了起来,生动了起来!

今天,你我一起走进诗词里的“扬州冬”。

诗城扬州,一年四季,皆有诗意。可以是春季的浪漫,夏季的盎然,秋季的余韵,到了冬天,自然也有冰天雪地的一番景致,此情此景,也引得诗人们诗兴大发。他们或在玩雪,或在精炼,也是情趣盎然,当然,也有一代名相,在大雪之中的忧民之叹。

《冬夜宿扬州开元寺》

◇刘长卿

寂寂连宇下,

爱君心自弘。

空堂来霜气,

永夜清明灯。

刘长卿是一位著名的诗人,曾经写过“落花逐流水,共到茱萸湾”的名句,他对于扬州,也是很有情感的。这首诗,写于他在冬夜,借宿在开元寺中的情景。

如今的开元寺是在江都区内,两者是不是同一家寺庙有待考证。光是从这首诗来看,诗人的心境不会太好,因为整首诗的意境很清冷,能够感觉到那种清冷,寺院里面人不多,结着霜,还有孤灯照明,寥寥几句,就写出了冬天的清冷感受。

《和韩郎中扬子津

玩雪寄严维》

◇李嘉祐

雪深扬子岸,

看柳尽成梅。

山色潜知近,

潮声只听来。

当然了,扬州的冬天,也不只寒冷。也有好玩的去处,比如去江边玩雪,比如这位李嘉祐,把这首诗写得很好玩,扬子江就是长江,这位诗人也是童心未泯,他和韩郎中玩雪,还写信给别人,说我在玩雪啊,玩雪啊,要不要一起啊。

从诗词的角度,这首诗写得也不错啊。把柳树看成梅花,那完全是一种诗意的转化。还有“山色潜知近”与王维的“山色有无中”也有一些接近呢。

《维扬冬末,

寄幕中二从事》

◇王建

典尽客衣三尺雪,

炼精诗句一头霜。

故人多在芙蓉幕,

应笑孜孜道未光。

冬天,诗人们可以做的事情也不多。就可以安心研究,如何把诗歌写得更精到。“炼精诗句一头霜”,为了得到一句好诗,不惜一头霜的感觉,这和卢延让的“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很接近,可见他们对于自己诗词语言的那种讲究。

当然了,如果不讲究,王建也写不出描写扬州的“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这样的名句啊。

《除日雪甚,约客不至》

◇方岳

扬州二十四桥月,

莫做灞桥同调看。

诗果位登银色界,

酒风流倚玉阑干。

六花比似琼花巧,

一岁翻成两岁寒。

明日屠苏催短鬓,

过从更觉欠袁安。

方岳的诗词,大气磅礴,近似辛弃疾。以意为之,语出天然。这首诗写在除夕,可惜雪太大了,约好的客人也没来。尽管如此,也没有太多遗憾。春节就在眼前了,可以喝到屠苏酒了,而且这雪地里的景致也是好看得很。

《瓜洲对雪,欲再游金山寺,

家人以风波相止》

◇梅尧臣

腊月海风急,

雪吹岩下窗。

轻舟不畏浪,

昨日过寒江。

渡口复夕兴,

区中无与双。

忽牵儿女恋,

空听远钟撞。

梅尧臣为人宽厚,在诗和词上都有不凡的造诣。在陆游看来,欧阳修的文,蔡襄的书,梅尧臣的诗“三者鼎立,各自名家”。

梅尧臣的诗,多以现实题材为主。而在这首诗中,则充分体现出梅尧臣的生活情趣。下雪了,但是他执意要从瓜洲过江,欲再游玩金山寺,但是家人阻止了他,只能听到金山寺的钟声,遥远传来,诗词用笔简约,却让人会心一笑。

《和原父扬州六题·

时会堂二首》

◇欧阳修

积雪犹封蒙顶树,

惊雷未发建溪春。

中州地暖萌牙早,

入贡宜先百物新。

忆昔尝修守臣职,

先春自探两旗开。

谁知白首来辞禁,

得与金銮赐一杯。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欧阳修不仅是醉翁,也喜好饮茶。这两首《时会堂》就应该连在一起阅读,一起欣赏。

欧阳修出任扬州知府期间曾负责督造贡茶,当时还亲临茶山考察,仔细观察过春茶萌芽生长的情况。在冬季,欧阳修忆述了他当年督造贡茶的情景,诗人想不到自己年老辞官,来禁中告别之时,尚能在金銮殿上尝到一杯皇上赐予的扬州贡茶,感到十分荣幸。

《广陵大雪》

◇韩琦

淮南常岁冬犹燠,

今年阴沴何严酷。

黑云漫天一月昏,

大雪飞扬平压屋。

风力轩号助其势,

摆撼琳琅摧冻木。

通宵彻昼不暂停,

堆积楼台满溪谷。

有时造出可怜态,

柳絮梨花乱纷扑。

乘温变化雨声来,

度日阶庭恣淋漉。

几萦寒霰不成丝,

骤集疏檐还挂瀑。

蛰蛙得意欲跳掷,

幽鹭无情成挫辱。

罾鱼江叟冰透蓑,

卖炭野翁泥没辐。

闾阎细民诚可哀,

三市不喧游手束。

牛衣破解突无烟,

饿犬声微饥子哭。

我闻上天主时泽,

亦有常数滋农谷。

膏润均于一岁中,

是谓年丰调玉烛。

此来盛冬过尔多,

却虑麦秋欠沾足。

太守忧民仰天祝,

愿曙氛霾看晴旭。

望晴不晴无奈何,

拥被醉眠头更缩。

想必,这一年的广陵大雪下得实在太大了。在宋代,韩琦也是一位名相,在这首诗中,完全看出,这位名相对于严冬之中,大雪之下,对于百姓的一种怜悯之情。实在没有办法,他只能祈祷上天,希望晴天能够早点到来。

不过,这样的愿望,似乎也是落空,可见在自然面前,人力的微薄。

《满庭芳·赏梅》

◇秦观

庭院余寒,帘栊清晓,东风初破丹苞。相逢未识,错认是夭桃。休道寒香波较晚,芳丛里、便觉孤高。凭阑久,巡檐索笑,冷蕊向青袍。

扬州,春兴动,主人情重,招集吟豪。信冰姿潇洒,趣在风骚。脉脉此情谁会,和羹事、且付香醪。归来后,湖头月淡,伫立看烟涛。

关于秦观秦少游,其实不用过多介绍了。作为宋代婉约派的大词人,这首《赏梅》气韵清雅,格调非凡,字里行间还有一股清高的气息。虽说是赏着冬天的寒梅,可是“春兴动”,处处透露着春的气息,梅花都绽放了,春天还会远吗?

王鑫 撰稿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