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洲的涵洞

2020年01月 18日 07:5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高惠年

瓜洲地处江河交汇处,河塘、沟渠纵横交错,解放前,经常发生水灾。为防止江潮、河水泛滥,保证农村生产、生活用水,先后在河西建有五塘涵、周家涵、邱家涵、泗严涵、刘家涵、邵家涵、八里铺涵、马家涵、青龙涵;河东建有周涵、双庙涵、六浅涵、新庄涵、吴家涵、李涵、汤涵等。所谓“涵”,即是在纤道、大路、堤坝下面安放过水管子,视水情而启闭、以利安全蓄泄。

由于境内上下圩田高低不一,每逢夏秋时节,上圩田亩地高需水,而下圩田地势低如釜底则怕淹,故经常出现纠纷。为平息因水而产生的纠纷,民国十年(1921)一月廿日,江都县知事王为、瓜洲正副商会长田宝林、陈元吉,巡官刘起凤等,专门在运河西岸立了一块长156厘米、宽84.5厘米、厚25厘米的《给示勒石事案》碑,明确:“订立志桩,举董管理,江潮挂田二尺之时,即将各河涵闭塞”的规约,以便共同遵守。

在镇区,设“涵洞”两处,一在今房管会北侧,叫南涵洞;一在今影剧院南侧,叫北涵洞。涵洞均正方形,边长约50厘米,系杉木制成,口同岸势略斜、有盖,冬夏两季用蒲包灌土封盖,以防渗漏。特别在冬日,管涵洞的人需体壮耐冻、熟悉水情,洞口漩涡吸力大,过去没有安全设备,下水前喝足白酒,一手拎着泥包、一手扶着岸上人准备的竹篙,一袋袋把涵洞封实。稍有疏忽,就会酿成悲剧,留下“塞涵洞、淹死鬼”骂名。

两条街因有涵洞,故分别叫成南涵洞街和北涵洞街。街上店铺鳞次栉比,随着岁月流逝,很多店名被人忘却了,两条街名也湮没了,但有两个人名字却永远留在历史长河中:一个是南涵洞街的石极宸,一个是北涵洞街的刘荣富。抗日战争期间首批担任华中局城工部地下交通员的戚原同志,在2005年第4期《大江南北》上载文说:“……瓜洲无日军驻守,伪军是地方势力人物石极宸、刘荣富等,他们一则慑于我军威力,再则为保证瓜洲这一长江口岸商旅往来、物资转运方面的利益,故对我人员和物资进出,采取眼睁眼闭的态度,事实上已处于我方控制之下,并和边区政府建立了关系。有几次,我地下交通员受到伪军盘查时,凡答称是找石先生的,伪军即予放行。”文虽短,字字句句,掷地有声,是给他俩最权威、最好的结论。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