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尾”巧裁扬州纸

2020年01月 19日 09:3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熊崇荣

○ 管世俊 王蔚

扬州著名剪纸艺术家熊崇荣先生走了。

熊崇荣先生是继张永寿之后又一位扬州剪纸的杰出代表。他师承张永寿和蔡千音,并与众多书画家、篆刻家成为挚友,在长期的学习和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独到的艺术风格。

熊崇荣不打牌、不跳舞,也不常看电影、电视,最大的乐趣就是在他那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工作室里“闭门造车”。倘若一段时间见不到他,某日忽然相遇,他便会笑眯眯地从怀中掏出一叠剪纸样张来让你欣赏,陶醉之情溢于言表。他的成就,一半来自灵气,一半源自执著。他在那间“一亩三分地”的斗室里,竟度过了50多年的“淘金”生涯。

熊崇荣的艺术作品中多半为刻纸。熊先生难能可贵之处,是将扬州剪纸与刻纸相结合。既保持着扬州剪纸的那种剪味纸感,又刀随人意,形出于刀,运转自如,不露锋芒,具有很强的表现力。

当初,刻纸在业内是不招待见的,熊崇荣也最忌讳别人把剪纸和刻纸分开。那年,编写出版《美在人间永不朽——扬州剪纸》一书,熊崇荣也是编委之一,我们在写刻纸一节时与熊先生做了深刻的探讨,用一段话客观地表述了刻纸,并取得共识:扬州剪纸还有另外一种常用的方法,叫做刻纸。它以刀代剪,刻出作品的线条与轮廓,再将不需要的部分用刻刀剔去,其技法与剪纸有异曲同工之妙。扬州刻纸与扬州剪纸有着一脉相承的关系,有着共同的艺术风格。

传统剪纸大都采用单色,而刻纸常采用多种色纸,同时配以点彩、衬彩等手法,使表现更为丰富、细腻。扬州刻纸将镂空雕刻的技术发挥到极致,运用三维技术,使原本平面的画图立体地呈现出来,丝丝相连,玲珑剔透。熊崇荣在刻纸上所做出的成就为他人所不及。数十年来,他创作的人物、风景、吉祥物题材的剪纸无数。由于他有扎实的美术设计功底,在选择题材上又不墨守成规,其创新能力超越一般传统剪纸的艺人,逐步形成了构思巧妙、构图严谨、注重写意、细腻传神、装饰性强的独特风格。

熊崇荣善揣摩。为了创作《佛教百像图》,他反复揣摩了数十年。熊崇荣作品多成系列,有“百龙图”“百鸡图”“百蝶图”“百寿图”“百福图”“盆景百图”“百猪图”等百图系列剪纸。此外,还涉猎于历史人物、戏剧角色、神话故事、成语典故、名胜古迹、旅游风光、日常生活等各个领域,堪称一位全方位、多能的剪纸艺术家。

熊崇荣剪纸与邮品结缘,是一大创新。1973年,他创作了一套扬州剪纸邮票《儿童歌舞》,没想到竟“一票走红”,从此熊崇荣在扬州剪纸与邮品结合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开阔,影响也越来越大。

上世纪80年代,熊崇荣创作了大量的剪纸艺术封,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90年代,他又将剪纸运用于藏书票创作,作品在多个国家和地区交流、展出;2010年,熊崇荣创作的剪纸兔印上了美国个性化邮票;2011年,他又创作了一系列龙年剪纸图样,成为美国、日本等地邮友争相推崇的样本。熊崇荣也是非常看重剪纸邮品创作的,用他的话说:“邮票是一个国家的名片,扬州剪纸登上‘国家名片’,就证明了国际对扬州剪纸的认同与重视。”

熊崇荣正式收徒的人数不多,近期所收的徒弟有陆蓉、王蓓等,但学生人数众多,在业内受其艺术风格影响的剪纸爱好者则多得难以计数。其中,最值得一说的是他收了一位国外徒弟。1993年,一位荷兰邮友的女儿埃·斯特兰慕名要来中国跟熊崇荣学习扬州剪纸。熊崇荣无法推辞,只有接纳,埃·斯特兰于是成行来扬,吃住都在熊先生家中,一呆就是三个月。这在那个刚刚改革开放的年代里,是一件很新鲜的事,而且纯属民间行为,并非官方组织。后来,埃·斯特兰返回荷兰后,剪纸技艺大有长进,一直与熊先生保持着联系,不时寄来最新剪纸作品,其许多创意连熊先生也“自叹弗如”。

人们不禁会问,熊崇荣剪纸为何能受到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人群的欢迎?细想一下,应与熊崇荣剪纸的艺术语言有关。有一篇介绍熊崇荣剪纸艺术的文章,称“熊崇荣‘燕尾’巧裁扬州纸”是指他能够巧妙地运用艺术语言解读扬州符号。人类在艺术上都是相通的,关键在于“巧裁”。有评论称熊崇荣创作的剪纸藏书票“内容以少胜多,以小见大,简练传神,趣味隽永”,这正是熊崇荣剪纸的艺术特色。

熊崇荣先生的许多作品艺术造诣很高,但未能参与各类评奖;艺术见解独到,敢于直言,在圈内颇有个性。2013年,我们帮他编写出版了一部专著《熊崇荣艺术剪纸》,之所以没有采取惯用的“剪纸艺术”名称,而是冠以“艺术剪纸”,是想让读者换一种审美角度,去领略熊崇荣剪纸独特的艺术语言。之后,熊先生又编辑出版了多部专著。

熊崇荣先生艺术成就斐然。谨以此文纪念!        (图为资料图片)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