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春荒“美食”

2020年03月 13日 08:0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陆金荣

记得小时候,每年三四月,农村正是青黄不接的春荒。我家粮食也快断了,只能靠父亲外出干苦力挣钱买得少量粮食度日,每天三顿稀粥,我们孩子个个饿得直哭。无奈之下,我妈终于想出一套自制度荒“美食”:桑花饼。

三月,各种树木均发芽现蕾,其中有一种野桑树,其叶和花蕾同时长出,母亲心想桑葚是可食的,那花蕾肯定可食。于是,老妈带领我们到野外寻找野桑树,采集桑花蕾,回家清除叶芽,将桑蕾洗净焯水,挤水切细,加盐拌成馅料,掺上少量面粉粘合成较干糊状,在锅中放少量水,将糊状桑花做成饼贴在锅四周,用温火烧烤,待熟后即成为所谓“桑花饼”。如有油则可以放在锅中烙烤更佳,佐以薄稀饭很能填肚子。

早春时节,我们老家麦地长着一种野菜,类似今天的荠菜。老妈叫我们挖回家,洗净焯水挤干刴碎加盐掐成一个个菜圆子,而后在小竹匾里撒上米粉,把菜圆子放入竹匾旋转着,让菜圆子在旋转中滚动,纷纷粘上米粉,而后把所谓米粉圆子放入蒸笼蒸熟。一个个米粉菜圆子搭着稀饭也挺见饱。实际上,老妈是在换方式让我吃菜而已。

熬到立夏前,人们往往把目光投向田里的青麦子。想办法把未成熟的庄稼提前拿来吃。我们老家喜欢种一种早熟长芒元麦,在立夏前籽粒就饱满,老妈动员我们到麦田采摘已饱满的青麦穗。回来用菜刀剁去长芒,而后放锅里炒熟,要我们用手搓去麦壳,而后扬走麦壳,剩下一颗颗青绿的麦粒。我们因饥饿就抓着吃,妈说,不要忙着吃,而后更好吃呢。她把麦粒放在小磨上,磨出一条条青麦面条,吃起来松软青香,如有轧面条机也可压成块形,但不如磨出来的香软。人们把这种吃青食品称“冷蒸”。

我每年春天总会想起母亲度春荒的“美食”,以此教育儿孙不能忘记过去的苦日子。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