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师傅

2020年03月 13日 08:0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孙伟

高师傅是个木匠,讳名张文高,我的外公。“高师傅”是四乡八邻人们对他的专称。那时谁家砌房造屋、定制家具能够找到高师傅,那是很有面子的事,活儿的质量尽管放心。

高师傅不苟言笑,总是一脸严肃。30岁之前我对高师傅只有敬畏,人到中年,高师傅的形象日渐深刻起来,想起他,心口总是一阵阵温暖在涌动,眼眶阵阵发热。

高师傅自幼失去父母,年轻时学徒十分用功,凭着精湛的手艺,让七个子女体面成家不说,还成为村里首批“万元户”。外出做工,出场前高师傅一律是穿戴整齐,头发整齐地梳向后方。衣服不考究,但十分整洁。干活时穿上工装,吃饭时换上出场的衣服。席间主家的招待不管好丑,他只吃朝向自己碗边的菜。高师傅抽烟,从不叼着烟干活。到人家干活。开工结工时,主家总会找来些头面人物陪他喝酒,高师傅能喝点酒,但不闹酒。估计喝得差不多了,他便起身,举着筷子,招呼一圈:诸位,明天还要做工,少陪各位,我先行一步,你们继续。从未见过高师傅把酒喝大。

高师傅七十岁以后,封斧不干,随即把烟戒了,后来酒也干脆不喝了。外公,八十岁以后便不再出门,任凭我们怎么劝说,也不肯离家。九十岁以后,他便拒绝和大家同桌吃饭。

外公年轻时在扬州做过工。我几次邀请他来扬州,他都欣然答应。不过,有约在先:不许多买菜,煮两碗小鱼咸菜就行;酒只要普通的;不需要安排他的早饭,他自己在外面吃。

某日清晨,我出门买早点,无意间看到外公正慌乱地东张西望,我奔过去,问他是不是找厕所,他说是的,看他着急的样子,我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外公自爱至极,生怕我们恶嫌他,从不在我们家解大便。每每想起那天的场景,我都深深自责。

96岁的高师傅无疾而终,留给我们无尽的思念。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