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学书记

2020年03月 14日 07:5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丁家桐

今年春节,本来有许多美好的期待,民族的大庆也是妻90岁的生日,至亲好友准备热闹一番。天有不测风云,关键时刻疫情袭来,可怕的寂静代替了往日的喧嚣,小小家庭欢乐的期待也一一化为泡影。

“大敌”当前,穿白大褂的英雄们一个个会师武汉,饮马长江。老人闲在家里做什么?我问少年,少年云:喝水别噎着,走路别跌着,不出事故,不添麻烦,就是贡献了。少年直言使人丧气,但仔细想想,合乎情理。过去有位廉颇,人老了,一饭三遗矢,遇到战事还要披挂上阵,被后代传为笑谈。廉颇老矣,不必惹人笑话,还是老老实实关进黄叶书屋,练练毛笔字吧。

人到晚年,喜欢写字。写两个字,有人摇头,有人点头。写字这件事,知我者谓我释放心情,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只要在名利二字上没有什么期待,点头也好,摇头也好,我行我素,一笑置之。写字的地方是一间北屋,写着写着,蓦然忆起这间屋子是当年慈母终老之所,居屋思亲,音容宛在,不禁恻然,于是写了一本李密的《陈情表》,以寄哀思。哀思不断,又补写了若干孝文化的名诗名句。哀哀父母,生我劬劳,书之不足,又画了两只鲜红的大寿桃,请宽恕儿早年的种种不是之处。写字也是一种游戏,当然要多写名诗名篇,只是相同的内容写烂了又觉得单调,于是便学郑板桥信笔题句。某日信笔涂鸦,画竹画兰画石,自题云:“经历严冬,见识凋残;经历苦夏,知道炎炎;迎来春风,生机盎然;更爱清秋,人寿月圆。”几句歪诗,碌碌一生都写进去了,自得其乐。写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完卷之后,意犹未尽,便画了古庙之侧的一株千年古柏,盘根错节,郁郁苍苍,着实花了一点时间。亲人见我作画,笑着劝我:头发这么白了,绘画又不是你的强项,歇歇算了。这话也对。仔细想想,我还是这样回应:一生从事教育文艺,弱项甚多。头发这么白了,就某一弱项努力再努力,才能找到一点乐趣。

抗疫蛰居,整天写字也太单调了,有空时便看看电视。电视中有鉴宝节目,节目显示四方人家出示许多精彩的传家宝,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值多少多少钱不必说了,睹物思亲,让祖宗的遗物代代相传,也是一种孝行。人入老境,容易念及给后人留下点什么东西,作为纪念。丁某老矣,留下点什么呢?几橱旧书以外,差不多空无所有,惭愧惭愧。心生愧意,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夜不能寐,于是便深夜开灯,欣赏古诗。某夜无意间读文天祥《正气歌》时灵感忽来,恍然大悟:文相国当年这首以鲜血写就的名作,不正是我大汉民族的传家宝吗?传家宝可以是物化的一种器物,也可以是虚化的一种精神。三月三日黎明即起,盥洗更衣,以虔诚崇敬之心,铺四尺宣纸于案头,书写《正气歌》全文。

《正气歌》300字,60句,无错无漏地完整书就,对于高龄的人来说,记忆力、注视力、持久力都是挑战;至于要能字字妥帖,看得过去,那就更难了。三月三日那一天似乎精气神特佳,晴日满窗,一气呵成,我自己也惊奇于满幅没有什么大的差错,也许,这和文相国在天之灵护佑有关吧。《正气歌》过去读过,也教过,但总不如这一回逐字书写感悟之深。南宋末年民族灾难太深重了,忠良被俘的遭遇太悲惨了,相国“生死安足论”的胸襟太伟大了,中华文化中的那股浩然之气太神圣了。书后有跋,跋文云:相国名篇乃我民族之传家宝,余之传抄乃广陵老书生寒舍之传家宝也。

毒疫祸人,毒疫也成就有心人之专心致志地完成作品,这就是古哲所言“祸兮福所倚”了。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