郊 外

2020年03月 14日 07:5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靖文玲

正是中午,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心旷神怡。

稻田里只剩下了稻梗,一些不知名的黑鸟在田间跳来跳去,始终与我保持着距离。远处的松树在微风中轻轻婆娑着,一片深邃的绿,直逼灵魂,博大而深沉。叶片重叠交错着,我有些迷茫:是根成全了叶,还是叶凝成了根?松叶依然那么脆、那么秀,我只在宋画中见过。看画时,我总是怀疑自然界没有这种超绝的颜色,今儿看了才相信,古人着色绝非杜撰。

松树,以一种充满诗意的虔诚耸立着,我的视觉、嗅觉、心灵,完完全全沉浸在松树的灵芬里了,我暂时忘却了已是初冬。

水波清漾,让我想起了古人的那句“微风万顷靴文细”来,有滋味极了。河心的一只小木船,细小有如一根孤身的芦苇。清波潺湲,就像一只温柔女性的胳膊,把一片芦苇搂抱在怀里。芦苇在岑寂中肃然西望,麻雀在新鲜的静寂中试投着它的清音。“扑拉拉”飞出几只野鸭子,一只接着一只在我面前划过一道道潇洒优美的弧线。它们是动物界的“水上芭蕾舞演员”,舞姿近乎完美。

河边,一大爷在钓鱼,一动不动,似一尊雕塑,清瘦,胡须轻扬,有点姜子牙的风范。桶里,一条鱼也没有,不便打扰,继续前行。大道上满是落叶,虽意味着荒凉,却酿出一份凄迷的美,落叶与落红同是无情物,但可化作春泥更护花,它们同是多情的。

不经易间进了白果树林,一棵棵树在阳光下泛着一片片彩光。金黄的叶片,统一、整齐得让人折服。叶片微微起伏着,那样细微的美丽,让我心里头漾起一阵涟漪。踏着层层叠叠的叶片,脚下窸窸窣窣,别有一番情趣。

这里的寂静让我感到微醺,所谓英雄落泪游子思乡的情感,大概就是在这种境界里产生的。欣赏着树木与蓝天的对话,渐渐领悟了自然界中静默涌动的力量,心中也有了一种心甘情愿的迷失。

回程,又碰到了钓鱼的那位大爷,依然纹丝不动,桶里头还是没有鱼,却不抱怨不沮丧,让我想起了海明威笔下的《老人与海》。还是陪大爷站一会儿吧,河面上轻轻的影、曲曲的波,在心底化作一片纷然……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