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留痕

2020年03月 14日 07:5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张硕

从前,我们的世界很小,只容纳得下父母亲构建出的一方天地。还有,邻居家的娘娘阿婆永远在冬日里串着萝卜干,坐在小板凳上,端着饭碗晒太阳;大院子门口的小哥哥会来家里一起搭积木,会给我看他养的几百只蚕……

我喜欢看着窗外楼顶的绿釉瓦和避雷针发呆,觉得那是世界上绝顶神秘的地方。

后来上小学、初中,我的世界就是学校,外面的非洲政党火并也好,中东战争也好,对我来说,只是新闻里播放的某个离我非常遥远的影像。那时候的非典和流感在记忆里也只是教室里煮得熏人的醋味,放学时候要打开的紫外线灯,和老师在讲叶欣那篇课文时候的激动。

孩子的世界非常简单,只有他看见的东西和身边最直接的变化。极少关注大洋对岸死了多少只考拉,世界上有多少人自杀,某某国家的政局多么动荡……只需要把数学题做对了,将该背的课文背熟了。

长大之后,“责任”成为了自己词典里的关键词。自己的命运由自己掌控,父母悲喜由我们决定,还有这个世界,需要我们承担的很多很多,我们必须声声入耳,事事关心。

常有人说:“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越来越多的人陷入抑郁症的阴影。

人们生来愿意相信光明美好的事物,但随着见到或经历的意外、残酷、黑暗面越来越多,很多人逐渐被生活压倒,从而消沉、颓废。

我能够理解他们,生活从来不轻松。但是,悲观与怯懦有时候就是同义词。

人生需要勇气,面对创伤和打击重整旗鼓,需要永远怀着希望一直努力。

有一首普希金(Pushkin)的诗,叫《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朗诵它的时候,我总能从中感受到一种美好的、欣喜的、闪着光的力量。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每次我觉得心理承受超过自我调节的上限,我就会和他聊一聊。

他认真倾听我的烦恼,让我感到非常熨帖。他会问我一些问题,引导我说下去,然后告诉我你一步一步来,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总会变好的。

拥有这样的朋友,是我的幸运。

很多时候我们陷入焦躁和恐慌,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内心被别人听见并获得理解,这本身就足以让我们感到安全而镇静下来。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