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雨的学生

2020年03月 14日 07:5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陆江华

雨是我教八年级时的语文科代表。记得开学第一天就有办公室的女同事问,你的那个科代表是男孩还是女孩,上次在厕所里见到她,吓我一跳耶。说实话,雨的性别无论是穿着还是声音甚至举止,确切地说,跟男孩没什么二样,乱糟糟的短发,黑黝黝的脸;特别是永远穿着那件深色的休闲外套,走起路来,手往敞着的外衣口袋里一插,悠哉悠哉的,全然没有一点女孩的矜持。下了课,喜欢跟男生追逐打闹。

那次大课间,雨来捧默写本,我看办公室没其他人,便委婉地向她提了两个建议,一是穿点女性化的衣服,二是多跟女生交往。没想到她红着脸一本正经地说,老师啊,为什么不能穿男式衣服啊,再说,我就喜欢跟男生交往。我说,老师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担心你跟男生交往多了,产生不好的想法。她立马坚定地说,老师,我向你保证,不会的。然后像是自语说,我只是觉得跟男生交往比较简单,女生可复杂了。

那天领导要听我的课,课前,我叫学生到办公室端椅子,雨跑到我面前问,老师,是不是有人要听课?我说是的。雨说,老师你不要怕,我们不会给你丢脸。果然,雨上课特别配合,什么问题都举手抢答。在雨的感召下,那节课课堂气氛很活跃,课也上得很顺。

放学后,雨执意等我一起回家,我们骑车并行。雨对我说:“老师,你今天上课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可我觉得我妈一点不担忧我。”我说你妈就是担忧也一定是在心里,你看不出来。她急了,说不是的,我都两年见不到我妈了,昨晚我一个人在医院挂水时给她电话,她都不接,回家后我躲在被窝里哭了好久,我可想她了。一会儿,雨脸上有了久违的笑意:“老师你知道吗?我妈可漂亮了。”她像在自言自语,“长头发,大眼睛,更重要的是,不像我这样黑。每次看着她,我心里就嫉妒,呵呵,妈妈的优点一点都没遗传给我。”我想起了班主任的介绍。雨的父母都在外地打工,雨从小学起就被寄养在一个张姓朋友家。后来父母因感情纠纷,来看雨的时间越来越少。我瞥了眼雨,说我请你吃晚饭吧。雨说不了,回晚了张阿姨会着急的。

雨也有令我不满的时候,比如她的家庭作业经常不能完成,而且作业书写潦草,作为一个语文科代表,这可不行。为这个,我没少跟她较量过。一次,我实在气不过,激了她一句,她很认真地跟我说:“老师,我想跟你打赌。”“哈哈哈,赌什么?”“这次期中考试,我语文如考到全班第一,你就陪我玩一天,否则,我请你吃东西。”“好啊,可以。”我一口答应。期中考试后,她拿着考卷冲到我办公室旁若无人地说:“老师,这个礼拜天你得陪我玩了!”我没食言,整整陪了她一天。我们先去了江边,坐在宽宽的堤岸上看芦花,我给她讲古“柴墟八景”,讲“芦岸桃花”……雨也给我讲了她小时候不肯上学,在家里装病的糗事,雨时而哈哈大笑,时而眉头紧锁。中午,我请她吃了她最爱的烧烤。下午,我们逛了雕花楼风景区,我给她拍了好些照片。看得出来,雨很快乐,她的快乐从来是不会藏着掖着的。

就要期末考试了,复习很紧张,雨居然两天没来。问班主任,说雨的家里出事了,雨跟父亲吵翻了,还想离家出走。再次见到雨的时候,她手上裹着厚厚的白纱,用一根绳子吊在脖子上。“怎么啦?”我关切地问。“没什么老师,都是家事。”雨神情沮丧,眼睛始终没离开右手转动着的笔。我坐在她对面悄悄地问:“还敢打赌吗?”“敢!”雨转笔的手停了,两行清泪刷刷而下。我找到班主任,想约她一起去雨的家里看看,但班主任说:“联系过几次了,都说工作忙,没时间。我看就是两个人都不想抚养这孩子。”

第二学期开学,雨转学了。听说她父母离了,她跟了父亲。又听说她父亲找了新妻,雨又被重新寄养到了一个李姓朋友家。

如果没有记错,雨该上大学了。雨,你现在哪里?一切还好吗?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