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诡”的老师

2020年03月 14日 07:5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徐可欣

时光荏苒,我从宜中毕业已三年了,伴我们成长、陪我们拼搏的朱赶楼老师的形象不时浮现在眼前:阔大的脑门,犀利的目光,朴素的衣着……他教我们语文,是我们的班主任。朱老师教书也好,育人也好,很有一套。

高三一轮复习接近尾声,在“一模”中,我们班的默写部分,在全年级20个班中得分率偏低。

又是一个早读课,朱老师在默写课件的第一张幻灯片中加了一幅图片:在一片玉米地里,一个狗熊在掰玉米,它的身后扔了许多个玉米。

相对来说,试卷上的默写部分是最容易得分的,而我们这一段时间将主要精力放在了阅读理解、作文练习等“大骨头”上,把以前背得滚瓜烂熟的课文忘得差不多了,这是典型的“狗熊掰玉米”啊。

高考之前的那段时间,朱老师经常将“狗熊掰玉米”的图片放在课件中,他的用心不仅仅是让我们注重默写,学过的任何知识都要巩固再巩固。只要看到那个图片,我们就提醒自己——不要做掰玉米的狗熊。

在2017年高考中,我们班语文成绩在全县所有文科班中名列前茅。

高三第二学期开学伊始,高三年级部为了调节气氛、缓解压力,举办了拔河比赛。

我们班有3名男生,人高马大;而女生只有1名稍丰腴,其余都“弱不禁风”。朱老师和我们都一致认为:男生拼一拼,有可能夺冠亚军;女生能小组出线,就已经很“烧高香”了。

结果呢?我们班女生居然“勇冠三军”!

第二天黑板左上角的“每日一句”,朱老师写下了这样的话:“乾坤未定,你我都是黑马!”意味深长啊。高考前三个月,班上有一位“学困生”,申请辍学打工。

他父母来学校办了手续,但朱老师仍保留着他的课桌,没撤也没有安排其他人坐。

时间在一张一张试卷中溜走。没想到一个月后,那位同学竟出现在教室外的走廊上。他的父母满脸堆笑,向朱老师求情,让孩子复学。朱老师回办公室取来了他的休学申请书——原来朱老师一直没有交给学校。朱老师真够“诡”啊!

周一下午的班会课,朱老师请这位同学走上了讲台,给我们讲了在外打工的经历和感想。他的讲述没有华丽的文辞,却实实在在地诉说了一个高中未毕业的青年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中的就业之难,以及上班时的劳累与辛酸。

朱老师不但给了他一个弥足珍贵的机会,同时也给我们上了一课……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