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公一年在扬州

2020年03月 14日 07:5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朱福烓

手上有一本《欧阳修传》,首先想看的,当然是欧阳修在扬州那一段。但书中写得很简略,好像无多话可说。这也难怪,欧公自庆历八年(1048)二月二十二日由滁州至扬州任所,皇祐元年(1049)正月二十三日抵颍州赴任,前后在扬州一年还不足,短短的时间,能有多少作为?然而事实却不然,尽管欧公治政宽简,但正如朱熹记欧的话:“吾之所谓宽者不为苛急尔,所谓简者不为繁碎尔。”不苛急,不繁碎,如他自己所比喻的,为政就像不务虚名的医生对症下药,收药到病除之效。例如欧公来扬州之前,就知道“今年蝗蝻稍稍生长,二麦虽丰,雨损其半,民间极不易”。扬州百姓吃饭为艰。他一上任,固然抓减灾,更注重与民休息(不扰民,不劳民),欧公严格要求州府僚吏廉洁治政,提高办事效率。对办理案件,“除盗贼大狱,不过终日,吏人不得留滞为奸”。即是说除大案外,一般案件要当日办完,办案人不得故意拖拉,从中捞取好处。这些严格的规定,解民之忧,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由于治政宽简,井井有条,倒使欧公能腾出手来,为地方搞一些名胜建筑,如平山堂、大明井、无双亭等等,这些并非是什么政绩或形象工程,乃是为地方添彩,也是为了完成前人的未竟之志。他在写给韩琦的信中说:“此三者拾公之遗,以继盛美尔。”就是这个意思。而且这些并不是用公帑或民脂做成,实是因陋就简的产物。如平山堂即是拆去废屋用旧有材料构成的。一般都形容平山堂的景色优美,其实并不是了不得的建筑,因是欧公所筑,景以人传,故名闻千古。

欧公是文坛领袖,当然与文士交往甚多,在扬州就有许多这方面的诗文。其中最有意思的是欧公与梅尧臣在扬州的聚会。这两位都是宋代文学史上的大家,钱钟书先生甚至说梅对欧“起了启蒙的作用”。如果要写扬州文学史,这应该是一段佳话。

梅尧臣第一次来时在庆历八年五月,偕他的新婚夫人刁氏由东京回宣城老家路过扬州。这时欧阳修到任三个月左右。两位互相同情的多年好友偶然相逢,十分欣喜,在扬州一处叫“讲道堂”的地方谈了一个通宵。梅尧臣曾有《永叔讲道堂夜话》诗,记下了这次交谈的情景。

一次是同年八月,梅尧臣于宣州往陈州赴晏殊幕的途中又过扬州。这次他被欧阳修挽留住了。他在这里会见了同乡、有“能臣”之称的江淮两浙荆湖发运使许元,还与夏侯铎、张唐民一起游览蜀冈大明寺。中秋那天,欧阳修约了梅尧臣、许元和新科进士王淇一起饮酒赏月。虽然那天天气不好,下了点雨,月亮一直没有露面,但他们的兴致很高,诗情很浓。王淇先作成一首,欧阳修立即写了《酬王君玉中秋席上待月值雨》:“池上虽然无皓魄,樽前殊未减清欢。绿醅自有寒中力,红粉尤宜烛下看。罗琦尘随歌扇动,管弦声杂雨荷干。客舟闲卧王夫子,诗阵教谁主将坛。”接着,梅尧臣又写出《和永叔中秋夜会不见月酬王舍人》:“主人待月敞南楼,淮雨西来斗变秋。自有婵娟待宾榻,不须迢递望刀头。池鱼暗听歌声跃,莲的明传酒令优。更爱西垣旧词客,共将诗兴压曹刘。”这样此唱彼和,直到深夜方才散去。在这些日子里,欧阳修请来画师来嵩为梅尧臣画像,并赠给梅尧臣一座寒林石砚屏,梅尧臣离扬夜宿邵伯埭,还托买藕芡归扬的人呈诗给欧阳修,表示了依依不舍的惜别之情。

梅尧臣此后几次有机会到扬州,欧阳修却早已离开了。至和二三年间(1055-1056),也就是欧阳修离开扬州七八年之后,梅尧臣再游平山堂,写下了《平山堂杂言》,表示对故人的思念。

短短的一年时间,欧阳修在为政、整顿吏治,建造景点,创造人文环境,开展文学活动诸方面,都做出了流传后世的业绩,时不在长,重要的是有所建树。扬州人乃至全国人都怀想欧公在扬州的作为,这确为扬州的历史文化锦上添花。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