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完人与民族英雄的友情 阮元和林则徐交往中的一二三

2020年03月 28日 08:1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阮  元,“身历乾、嘉文物鼎盛之时,主持风会数十年,海内学者奉为山斗焉。”“极三朝之宠遇,为一代之完人。”林则徐,是“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的民族英雄。两人志同道合,情深意厚。真挚的交往,成就了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林则徐曾经在扬州宝应与阮元舟中相见,促膝长谈;在京都西城谒见阮元,谈诗说文。而阮元则先后赠送了林则徐几件礼物,珍贵而高雅。

1

一座石屏开境界

阮元学富五车,著述等身,研究领域极其广泛,凡经史、数学、历算、舆地、金石、文字、校勘、训诂、方志、诗词无不涉及,他在大理石的推广收藏鉴赏方面亦可谓巨匠。

道光十五年(1835),阮元由云贵总督入都,以《孤山梅石图》石赠送时任江苏巡抚的林则徐,林则徐获此佳石,喜出望外,并回信致谢。

林则徐首先表示收到贵礼,深深致意。赞其“烟云吐纳”“树石萧疏”,然后由梅花的“横斜之影”,写到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的林逋,最后则表示自己惭愧没有逋仙的风致。

陆以湉《冷庐杂识·卷一》在记述阮元赠林则徐《孤山梅石图》石后赞言:“于此想见老辈风流,虽赠答间,亦有雅人深致。”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梅花的清逸风姿和高洁品质,是阮元与林则徐一生倾慕并以之为榜样的。我们从两位创作的诗词中可以窥见一斑,今各录一首,与君共赏。

阮元《游黑龙潭看唐梅》其一:

千岁梅花千尺潭,春风先到彩云南。

香吹蒙凤龟兹笛,影伴天龙石佛龛。

玉斧曾遭图外划,骊珠常向水中探。

只嗟李杜无题句,不与逋仙季迪谈。

林则徐《贺新郎·题潘星斋画梅团扇,顾南雅学士所作也》:

驿使曾来否?正江南小桥晴雪,一枝春透。谁向故国新折取,寄作相思红豆。休错怨丰姿清瘦。数点花疏绕冷韵,待宵阑独鹤来相守。香雪海,漫回首。

合欢扇在君怀袖。最多情团团月明,邀来梅友。不待巡檐频索笑,已共臞仙携手。且漫拟逃禅杨叟。但按醉花阴一阕,问几生修到能消受?纸帐底,梦回后。

阮元有《作石画记题以三十韵》,其末曰:“滇少诗画友,得友在石中。旧交久零落,叹息感于衷。岂无新交游,自顾嫌龙钟。宜此特健药,与之相磨礲。更如与谈理,点头向生公。我固爱石友,石亦依云翁。”言为心声情相通,阮元以自己所爱之物,赠予知己,更显其真情厚意,也难怪林则徐铭记难忘。

2

两方印章彰品位

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2015年春季拍卖会上曾经拍过一对印章,那是阮元应林则徐之嘱,为其刻制的山水薄意寿山石自用对章。

薄意,因雕刻层薄而富有画意,故名。它是介于绘画与雕刻之间的独特艺术,从浮雕技法演化而来,却比浅浮雕还要“浅”,是寿山石印章的一种独特的表现技法。

我们先欣赏其山水薄意。阮元精心构图布局,意境与气韵俱佳。按材施艺,因色构图,简而有致,将雕艺与画理融为一体。

图一,山林之中,树木高耸,枝干遒劲。有一人物头戴斗笠,眼望远方,若有所思。图二,参天大树,枝叶茂盛。骏马昂首,意气风发。马上人物,精神抖擞。真是刀过之处神情毕肖,妙趣横生。

印章边款为“少穆太傅疋命,弟阮元”。少穆,是林则徐的字;太傅,官名。疋命,即雅命。疋,古同“雅”,《尔雅》亦作《尔疋》。雅命,乃尊称对方嘱咐或建议之事。弟,是阮元谦称。

印文分别是:1.历官十三省统兵四十万。2.读书东观视草西台。

“历官十三省,统兵四十万”彰显了印章主人的宦迹及能力,林则徐另有“历官十四省总兵四十万侯官林则徐少穆书画印”,与此“十三省”有别,应该只是时间先后的加总算法所异而已。

“读书东观,视草西台。”这可以看作是一副对仗工稳的四言对。

东观,原指东汉洛阳南宫内观名。明帝诏班固等修撰《汉记》于此,书成名为《东观汉记》。章、和二帝时为皇宫藏书之府。后因以称国史修撰之所。南朝陈徐陵《谢敕赉烛盘赏答齐国移文启》:“臣职居南史,身典东观,谨述私荣,传之方策。”后来亦称宫中藏书之所。北周庾信《皇夏乐》:“南宫学已开,东观书还聚。”

视草,指古代词臣奉旨修正诏谕一类公文。《汉书·淮南王刘安传》:“每为报书及赐,常召司马相如等视草乃遣。”亦泛指代皇帝起草诏书。

西台,官署名,御史台的通称。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六:“唐人本谓御史在长安者为西台,言其雄剧”,以别分司东都,事见《剧谈录》。亦作中书省的别称,或作刑部的别称。

欣赏其印,于秀丽处显苍劲,流畅处见厚朴,观赏收藏俱佳。从其中更可见两位知己的品位相近、境界相类和情感相通。

3

三副对联融情感

《林则徐云左山房二种》内有《林文忠公抄集楹联》一册。其首页书眉题:“阮云台相公赠余一联云:‘天生才略摩麟顶,世有丝纶复凤毛。’又四联小对云:‘南天半壁,左海东阶。’又赠舟儿一联云:‘述德远闻和靖后,传家应在俭份间。’不一而足,联墨清劲秀挺,刚柔并济,足资赏鉴。”

此处记载了阮元曾经赠林则徐父子三副对联,前两副赠林则徐,第三副赠林则徐的长子林汝舟。

先看第一副七言联:

天生才略摩麟顶;世有丝纶复凤毛。

上下联分别用典。“摩麟顶”“复凤毛”,皆用典故,分别出自《陈书·徐陵列传》和《南齐书·谢超宗列传》。

徐陵字孝穆,东海郯人也。祖超之,齐郁林太守,梁员外散骑常侍。父摛,梁戎昭将军、太子左卫率,赠侍中、太子詹事,谥贞子。母臧氏,尝梦五色云化而为凤,集左肩上,已而诞陵焉。时宝志上人者,世称其有道,陵年数岁,家人携以候之,宝志手摩其顶,曰:“天上石麒麟也。”光宅惠云法师每嗟陵早成就,谓之颜回。八岁,能属文。十二,通庄老义。既长,博涉史籍,纵横有口辩。

新安王子鸾,孝武帝宠子,超宗以选补王国常侍。王母殷淑仪卒,超宗作诔奏之,帝大嗟赏。曰:“超宗殊有凤毛,恐灵运复出。”

丝纶,出自《礼记·缁衣》:“王言如丝,其出如纶。”孔颖达疏:“王言初出,微细如丝,及其出行于外,言更渐大,如似纶也。”后因称帝王诏书为“丝纶”。

第二副四言联:

南天半壁;左海东阶。

南天,指南方。有时特指岭南地区。

左海,东海。南朝梁元帝《〈金楼子〉序》:“左海春朝,连章离翰。”清代福州又有“左海”之别称,因为我国古代地名以东西方位而定,以东为“左”,以西为“右”,福州位于东海之滨,故称“左海”。清末福州城曾耸立有一座石牌坊,上书“左海流芳”四个大字,以示福州人才辈出。东阶,见于《史记·卷七十七·魏公子传》:“公子侧行辞让,从东阶上。”古代一般主人与宾客间的礼节,客人走西阶,主人走东阶。

此联对仗工稳,平仄是四言联的规范格式。联意符合受赠者的身份和地位,对林则徐的功绩和品德作了言简意赅的高度评价,再加上“联墨清劲秀挺,刚柔并济,足资赏鉴”,颇有价值。

丘复荷公在《愿丰楼杂记·卷九》里记载了这幅书法作品:民国十三年秋,在榕垣遇售旧书画者携阮文达公墨迹,为吾闽林文忠公书者。联云:“南天半壁;左海东阶。”文忠尝抚苏,文达籍仪真,为苏所部,而其入馆则在文忠前也。隶书,用《礼器碑》体,审为真迹,以番银二饼易得之。

阮元的第三副对联是赠林则徐长子林汝舟的,联曰:

述德远闻和靖后;传家应在俭份间。

联语从“述德”“传家”两方面作了肯定,是对林则徐父子两代一家人的颂扬。赞美父亲,儿子沾光;称颂子女,父亲自豪。林汝舟道光十八年(1838)考中戊戌科进士,殿试位列第二甲第六名,选庶吉士,散馆授翰林院编修。

石屏、印章、对联,从一个侧面看出两位清朝名臣大儒之间的深情厚谊。

作者后记

阮元和林则徐,两位知己品位相近、境界相类和情感相通。林则徐在自己的日记里记录了与阮元的交往,而阮元以《孤山梅石图》石赠送林则徐,亲撰对联三副与林则徐父子,均见于清人书籍记载。阮元应林则徐之嘱,为其刻制的自用对章之事,见于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2015年春季拍卖会上,成交价为RMB:189,750(含佣金),然有个别人根据印章边款怀疑是赝品,此有待进一步探讨。

阮元是名城扬州最闪光的名片,他的为官、为学、为人堪称典范。阮元的一生“沉其气,正其志,直其体”,为学尽才,为民尽力,为国尽心,他是扬州人的骄傲,是华夏民族的自豪。我们完全有理由建立一门“阮元之学”,深入研究、悉心探讨阮元的一生及其著述,继承其传统,绵延其文脉,弘扬其精神,彰显“阮学”之名,珍爱阮元留给人间的厚重而宝贵的财富。

■高扬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