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年九十读《孤桐》

2020年03月 28日 08:1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丁家桐

中唐元和四年左右,白居易在长安担任翰林学士,年近不惑,得便时四处走走,探幽访胜。某日,他进入深山,寻访到一处古庙,名“云居寺”。寺中引起他兴趣的,不是建庙碑文,不是佛像,而是一株树。树是梧桐树,树干挺直,生长状态良好,“亭亭五丈余,高意犹未已”,郁郁苍苍。庙里的老和尚告诉诗人,他已90岁了,树是他当小和尚时随手栽种的。“一颗青桐子”,想不到多年后长得如此高大,诗人听了很感触,回城后写了《云居寺孤桐》。    

先祖命名,敝人名“桐”。痴长至90岁,油然忆起早年读过的这一首诗。寻寻觅觅,找着了书页泛黄的旧本,周汝昌选注,王士菁序。翻到《孤桐》页,约60年前读诗者旁批尚在:

千年前,乐天似为余而作。难能者,九十不易;更难能者,“孤直当如此”,更不易也。

当年,我对活到90岁是不抱希望的;至于“孤直”,难的不是过去,而是以后。过头话是说不得的。岁月匆匆,真的活到了山僧年纪,重展前篇,反复沉吟,免不了感慨丛生。

先说山僧。老和尚在深山大壑活了一辈子,活到90岁,实在不容易。诗人说他“山僧年九十,清净老不死”,似乎不恭,其实是大实话。几十年斋饭,吃得够多了。老和尚老而不死,靠的是“清净”,几十年风风雨雨,规规矩矩当和尚,晨钟暮鼓,心静如水吧。古云“仁者寿”,也可能是一生做过些善事,但何种善事,山僧未说,诗人未写,我们便无从知道。我们知道的只是当年和尚在适宜的地方,于适宜的条件下种了一棵树,免不了浇水施肥,勤加看护,最终长成了参天大树。认真种树有益于庙,有益于人。人之一生,倘若只做一件好事,扶贫济困、救死扶伤、歧路指引、排难解纷、修桥补路、兴学助残,甚至于某事主持了一次公道,某案勇敢地作了一次证言;再小一点的事,譬如种了一株树足以荫蔽后人,都是值得后人怀念的。

再说那棵树。树是梧桐,因树皮泛绿,又称青桐。在我们民族的想象中,树是有灵性的。《天仙配》里的槐树会说话;扬州唐槐会是一个小小的国家;蒲松龄的小说里,老树洞中藏着美女。现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梧桐又高又直,昂立梵宇,诗人因树想到自己,想到朝廷,想到政争,“寄言立身者,孤直当如此”,为子孙后代留下名言,值得永恒铭记。

诗人咏物言志,发出这样的感慨,自然是有历史背景的。宦海浮沉,此时风险甚大。诗人借青桐自喻,激励他人,也激励自己。只是,中唐远矣,白公远矣,九十老僧远矣,五丈青桐远矣,还需回到当前。当前重读名诗,重读早年批注,忆及那庙那树,那人那诗,意犹未尽,信手凑成小诗三首,聊当岁月留痕吧:

衰年九十读孤桐,桐阴遍地告僧翁。

种树益人益世界,谁言万事尽成空?

衰年九十读孤桐,始信人穷道不穷。

立身孤直并清净,还需正气盈心胸。

衰年九十读孤桐,今古孤桐一线通。

经历繁华严冬至,黄叶飘零唱大风。

附:《云居寺孤桐》·白居易

一株青玉立,千叶绿云委。

亭亭五丈余,高意犹未已。

山僧年九十,清净老不死。

自云手种时,一颗青桐子。

直从萌芽拔,高自毫末始。

四面无附枝,中心有通理。

寄言立身者,孤直当如此。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