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鹅还是取螺?

2020年03月 28日 08:1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陈永光

俗话说,明前螺,赛肥鹅。

这话螺听了高兴,鹅未必喜欢。爱鹅的扬州人大概第一个不服气:老鹅哪里得罪你了?腊月以来,风鹅,活鹅,前赴后继,又是红烧又是煮汤,几乎让你吃绝了!寒冬过去,你这么快就移情别恋,还把旧爱当作新欢的垫脚石了!桌上摆盆鹅,摆盘螺,我看你是吃鹅还是吃螺?套用孟子那句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言,恐怕应该这样说:“螺,我所欲也,鹅,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螺而取鹅也。”呵呵,呵呵。

话又说回来,明前螺,赛肥鹅,鹅被拿来做陪衬,实则说明了鹅的高贵。正如赛螃蟹一样,真有螃蟹,何必大做虚假文章?千螺易得,一鹅难求。人心虽然思鹅,可眼前只有螺啊。有位皇帝说过:何不食肉糜?笑话如此出名,也变成俗话了。如果不是人人都有当皇帝的命,那么,我们就老老实实下水摸螺吧。

螺不长脚,不会自动跑到你的碗里来。春寒料峭,你得主动下水,一粒一粒地把螺摸索出来。大规模的作业可以用网推,也可以用特制的铁篮拉。但也都要去粗取精,辛苦淘洗的。垃圾多,水草多,螺少。况且,耥网有空的时候,铁篮也有空的时候。

夏天的时候,孩子们爱玩水。漂亮的借口是:摸螺,摸蚌,摸蚬。大人们把脸一板:摸什么摸,河里有淹煞鬼,天天摸螺蛳,要找替死鬼的。

吃点螺,真不容易。当你冒着生命危险,总算安全把螺取到岸上了,你还不能立即大开杀戒。先得清水养着,搁点麻油,让螺吐吐秽物。当然,口味重,不怕土腥味的可以猴急一点。

等螺“表里俱澄澈”了,还得断其后路,俗称“剪屁股”。操作过的人都知道,在“硬”和“滑”之间找到发力点,绝对是个技术活。搞得不好,夹着了自己的肉,说不出口的疼。

当螺终于端上桌后,尴尬的事又发生了,难者不知如何下口,无论如何使劲,总也无法将螺肉吸出,仿佛螺丝和螺帽紧紧咬合在一起。另一边,会者则手起手落,壳肉分离,转眼堆起了一座螺的小山。难者馋了,只得动用牙签,代替唇齿,来做低效的劳动了。那些要面子的人,干脆不吃了。桌上如果恰巧有鹅,正好让他们大快朵颐。像“明前螺,赛肥鹅”这种说法,打死他们,也不会承认的。

螺肉弹牙,又不像牛筋、海蜇那么长大,如同瓜子一般,很有咀嚼的兴味。从性能来说,螺肉甘寒,可清热利水。据说,还有明目的功能。俗话说,吃啥补啥,在吃螺这件事上,又令人不解了:浑身上下,你能找到螺蛳的眼睛吗?吃不长眼睛的东西,怎会让人目光明亮呢?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