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最是扬州柳

2020年03月 28日 08:16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周游

有朋友下扬州,我自然乐于当好“地主”。逛了东关街,走进瘦西湖,脚下一道长堤,滨湖倚坡,间株杨柳间株桃,逶迤北去……

“长堤垂柳最依依,才过虹桥便入迷。”(陈其工《长堤春柳》)朋友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扬州的春天是从哪开始的?”我答:“扬州的春天是从杨柳枝头开始的,唐代贺知章有《咏柳》诗云‘二月春风似剪刀’,宋代释志南《绝句·古木阴中系短篷》诗云‘吹面不寒杨柳风’……”又问:“唐代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诗云‘烟花三月下扬州’,何谓‘烟花’?”我说:“所谓烟花,就是杨柳花絮,满天飞舞,似花还非花,如烟似雾,故有‘烟花’一说。”

据《开河记》记载:“(隋炀)帝自洛阳迁驾大渠,诏江淮诸州,造大船五百只。龙舟既成,泛江沿淮而下。到大梁,又别加修饰,砌以七宝金玉之类。于是吴越取民间女年十五六岁者五百人,谓之殿脚女。至于龙舟御楫,即每船用彩缆十条,每条用殿脚女十人,嫩羊十口,令殿脚女与羊相间而行,牵之。时恐盛暑,翰林学士虞世基献计,请用垂柳栽于汴渠两堤上,一则树根四散,鞠护河堤,二乃牵舟之人护其阴,三则牵舟之羊食其叶。上大喜,诏民间有柳一株,赏一缣,百姓竞献之,又令亲种,帝自种一株,群臣次第种,方及百姓。时有谣言曰:‘天子先栽然后百姓栽。栽毕,帝御笔写赐垂柳姓杨,曰杨柳也’。”既然传奇,难免杜撰成分。其实,古老的《诗经》里面早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的经典诗句。我怀疑《开河记》作者绝非“等闲插柳柳成荫”(关汉卿《包待制智斩鲁斋郎》),而是“故意栽赃”。不过,杨柳已在扬州扎根,而且深入人心,且被评为市树。

多情最是扬州柳。身边的垂柳就像多情的少女在水一方梳理自己的秀发。古雅的画舫在灵动的湖面推波而行。船娘在唱陈小奇的歌曲《烟花三月》。当我听到“烟花三月是折不断的柳/梦里江南是喝不完的酒”的时候,对面湖心岛上的茂密柳林飞出几只白鹭。我赶忙拿出手机定格了“一行白鹭上青天”(杜甫《绝句》)的精彩瞬间。

半道有亭凸出湖中,即晓烟亭。这座攒尖翘角式的四柱方亭,显然是让我们在此驻足静静地猜摩欣赏美景的。亭内面西的“长堤春柳”匾是清代书法家陈重庆的手笔,且有联曰:

佳气溢芳甸

宿云澹野川

此联为著名书画家、齐白石弟子王板哉所书,上联出自赵孟頫《张詹事遂初亭》,下联出自元好问《濦亭》。

桃花太艳,所以我最爱这里“一片晴波翠袖招”(马曰璐《南园春柳词》)的风景。“怜她亭亭玉立柳,送客迎宾总多情”(林散之《瘦西湖畔》),经过千年的沿袭,眼前的柳色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都更为楚楚动人……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