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一个梦

2020年03月 29日 08:09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马海霞

父亲已去世多年,每当想起父亲,便想起父亲的北京之行和他的遗憾。

1984年春,父亲所在的村办企业效益不错,领导心里一乐,要带着职工进京旅游。我听后比他笑得还灿烂,扬眉吐气的日子终于盼来了。当时,多数农村孩子眼睛最远只望到县城。

父亲临行时,我和二哥一人牵着他的一只手,抬着脸告诉他,回来时一定要给我们带礼物。

父亲前脚刚踏出家门,我和二哥已经开始在家扳着手指头倒计时了。每天放学回家进大门口便问:爸回来没?母亲在屋里回:没有,还早着呢。

那几天的日子慢得让人心烦。父亲走后第五天,母亲说,应该快回来了。听后,我上课也会偷乐,父亲就要带着礼物回来了。一放学我便撒丫子往家跑,推开屋门不见父亲,还不死心,满院子找,如此煎熬了两天后,父亲终于回家了。父亲从北京带来了十几盒果脯,还有两个崭新的塑料海绵铅笔盒。

那个年代,同学大多用的是铁铅笔盒,班里就我一个人用塑料海绵而且还是双层铅笔盒,这足以勾出他们藏在心里的羡慕。

父亲把果脯分送给亲友一些,家里留下几盒,有小伙伴来家玩,我便从盒子里取出几颗送他们尝尝,还不忘眉眼笑弯,挺着腰板告诉人家,这些都是父亲从北京带回的。

父亲还带回了很多旅途见闻——他们到北京时,旅店都住满了,走了很远,才找到一家澡堂,在澡堂的长椅子上睡了一夜。父亲从北京带回很多景区照片,一张一张指给我们看,母亲边看边叹息,说自己啥时候能亲自去北京看看,父亲答应母亲有机会一定领着她逛逛北京城。

父亲的那次北京之行,一直萦绕在我记忆里,挥之不去。我长大后去过很多地方游玩,去过北京好几次,也到过比北京更远的地方,皆无父亲那次旅行的味道。

父亲只出过一次远门,外出旅行过一次,他对母亲的承诺终成泡影,因为母亲晕车,实在去不了远方。父亲晚年小脑萎缩,喜欢往外跑,他常常忘记家门,忘记自己是谁,经常走丢。一次父亲又不见了,我们在附近的家属区找到了他,他正围着一辆大客车转。问他,要开到哪去。他说,去北京,他要拉着一家人去北京。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