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英烈:一封与妻书 读出革命者的铮铮不屈

2020年03月 30日 07:28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骆何民烈士与妻女照片

◀骆何民烈士写给妻子的遗嘱

每到清明时,扬州烈士陵园工作人员都会向骆何民烈士献上鲜花寄托哀思,今年还特地从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搜集了不少珍贵资料。骆何民,这位15岁就投身革命的战士,七次入狱,为了人民的利益、心中的信仰战斗了20年,牺牲时距35岁还差10天。

“永别了!望你不要为我悲哀,多回忆我对你不好的地方,忘记我!好好照料安安,叫她不要和我所恨的人妥协……”骆何民烈士于1948年12月27日在临刑前,通过一位医生带出一封给妻子费枚华的遗书。仓促中留下的短短几十字,饱含了一个革命者视死如归、永不屈服的大无畏精神,也饱含了骆何民对妻子的挚爱、对孩子的依依不舍和对敌人的痛恨,可以看到共产党人钢铁般的坚定意志和不可动摇的革命信念。

牢房中夫妻的最后诀别

骆何民和妻子费枚华1942年结婚。他们没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海誓山盟,有的只是执子之手、相濡以沫的深情。颠沛流离的革命生涯,见证了他们爱情的坚贞。

骆何民入狱后,特务们对他施尽酷刑,一无所获,找到他的妻子,费枚华一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敌人对费枚华说:“你先生不说话是不行的,你要是不想他死,就快劝他自首吧!”特务们还故意安排受了重刑、双腿几乎难以支撑行走的骆何民与妻子见面。妻子看见他脚后跟血迹斑斑,又红又肿,忍不住难过地哭了。骆何民强忍伤痛亲切地安慰她:“没什么,里面蚊子很多,抓破了皮,涂了些红药水。”他们默默相视,一切尽在无言中。临别时,骆何民说:“不要悲伤,死并不可怕,只是对不起你,今后也只好靠你的努力了。望你好好抚育孩子,告诉她,爸爸希望她做个好人。”短暂的相聚竟是这对革命夫妇最后的诀别。

怒斥任国民党高官的表哥

骆何民1914年出生在扬州城区东关街附近的花旗所,1919年父亲病逝,母亲带着四个儿女进了左卫街(今广陵路)“全节堂”,在这个收容孤儿寡母的慈善机关里,靠洗衣缝补艰辛度日,抚养孩子。骆何民在这里度过了整整10年童年时光,也是在这里开启了革命征程。

“骆何民的妈妈叶子懿出身于扬州大户人家,其兄叶唯善曾任省立八中校长。”广陵区党史办主任周冠军告诉记者,1936年,叶唯善的长子叶秀峰升任国民党高官,衣锦还乡,偶尔去看望姑姑叶子懿。叶秀峰知道表弟骆何民坐过几次牢,希望他能跟着自己干。骆何民却说人各有志,每次见面总是不欢而散。

1948年12月27日深夜,革命即将胜利的前夜,骆何民牺牲在雨花台。临刑前,叶秀峰来劝降,骆何民说:“国民党剥削人民,欺压百姓,把中国糟踏到什么样子。你问问全国老百姓,他们需要你们吗?你们让老百姓生活得下去吗?和你们干,才是走投无路。赶紧杀了我们,逃命去吧。否则人民不会放过你们。”

烈士小传

骆何民(1914-1948),原名骆家骝,又名骆仲达,“文萃三烈士”之一,扬州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任共青团上海沪西区委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1938年后先后在《国民日报》《开明日报》《文萃》周刊工作。1947年7月21日,和陈子涛在家中被捕。1948年5月被押解去南京,同年12月27日在南京雨花台被秘密杀害,时年34岁。记者 姜涛


责任编辑:觅风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