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 母

2020年05月 20日 07:50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母亲颤抖着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那一方已经十分破旧的手帕,慢慢打开,里面只有一张十元的、几张五元的,还有几张一元的,剩下的全是角票,这是她的一点儿一点儿辛辛苦苦省下来的血汗钱!

□ 晓晴

我有两个母亲,生母和养母。一个给了我生命,一个给了我一个家。想起养母我不禁泪眼婆娑,她去世已经整整二十六年了。

从我记事起,母亲和父亲就已经很苍老了,母亲花白的头发总是乱糟糟的,穿一身灰色的脏兮兮的衣服。那时镇上很多人家已经渐渐富裕了,可我们家一直特别穷,父亲从不顾家,有一点儿钱就在镇上的小酒馆里花掉了,家里就靠种一点儿田过日子,很快,我上小学了,一到开学我便特别难过。望着别的孩子高高兴兴地带着学费穿着新衣拉着父母的手去学校报名,我的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羡慕。我们家里一分钱都没有,父亲不闻不问,甚至常常说的口头禅就是:“丫头读书有什么用,还不如买些鸭子放放。”母亲总是偷偷带着我出去借钱,好不容易凑足了学费,我想买一支新铅笔的钱就再也没有了。

除了借钱交学费,母亲还要常常出去借米、借油,借了总要还的,母亲自有她的办法。

那时乡下有很多细细长长的小河,小河的水清澈见底,小河就是母亲的财富,每到二月,春寒料峭,天气还很冷,母亲就开始下河了。她拎着一个蛇皮袋,裤子高高挽起,赤脚下河,把袖子一直卷到胳膊上,一手拿袋子,另一只手伸进冰凉的河水里,开始摸起来。河边的水草里、小洞里,这里一摸,那里一摸,摸到大大小小的河蚌、田螺,还有龙虾、螃蟹、小鱼什么的,半天下来,蛇皮袋里总会有很丰富的收获。太阳渐渐落山,母亲洗洗手脚爬上岸浑身湿漉漉地回家,回到家,她冻得浑身哆嗦,却还要继续劳作,把河蚌、田螺放进盆里爬,小鱼小虾洗净下锅煮起来,土墙的小厨房里一会儿就飘起了诱人的香味,这样的饭菜是我最丰盛的美味了,我像饿极了的馋猫一样一口气可以吃下三碗饭。

第二天天还没亮,母亲早已去镇上的菜场卖河蚌、田螺了,卖了一点儿钱她先还了债,还要买包最便宜的烟、一瓶最便宜的酒,但她从来不会忘记给我带回来我爱吃的小麻花,那小麻花又香又脆,她还会记得给我留几角钱买买本子什么的,剩下的钱用一块旧手帕包好,小心翼翼收起来防止给父亲发现。

母亲对我特别好,可小时候的我就是有点嫌弃她,因为母亲又老又丑。

有一次大概是三年级吧,天突然下雨了,我没有带伞,是因为我也不愿意带家里唯一的一把又破又旧的黄色油布伞,别的同学都带的漂亮的花绸伞,还是自动的。快放学时雨越下越大,课堂上的我不知怎么就走神了,突然,教室的门开了,一个熟悉的苍老的身影胆怯怯地站在门口,浑身湿透的她开口就喊:“丫头,我给你送伞来了,伞放在门口。”同学们都笑了,我的脸一下子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放学了,我根本没有去拿那把讨厌的伞,淋着雨回家了。

回到家,我气得对母亲大喊大叫:“谁让你去我学校的,谁让你去的?以后永远不许去,不许去!”母亲像做错事的孩子想辩解什么却没有说。现在想起来真的特别后悔,可是母亲却从来没有责备过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惯着我。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我读初三那一年,我清楚地记得没有几天就是中秋节了,那天中午放学回家,母亲半躺在门口,父亲坐在台阶上,母亲的嘴唇发紫,她哆嗦着直喊冷,浑身直抖,我哭喊着送母亲去医院,父亲只是冷冷地说:“钱呢?”母亲颤抖着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那一方已经十分破旧的手帕,慢慢打开,只有一张十元的、几张五元的,还有几张一元的,剩下的全是角票,这里面是她的一点儿一点儿辛辛苦苦省下来的血汗钱!我哭着跑去邻居家借板车,邻居们都赶来了,大家把母亲扶上板车送到了医院,大人们都安慰我说不要紧,要我先去上学。晚上下了晚自习,我赶往医院,听医生说母亲一直吵着要回家,只好让她回家了。我马上又跑回家,母亲正躺在床上,桌上放着邻居们送来的豆奶粉什么的,这些营养品母亲从来没有买过,更没有吃过,她只是轻轻地哼着,指指桌上的牛奶糖,我剥了一块喂给她,母亲像小孩子似的吮吸着,吃了几口就吐了出来,一会儿要解小便,我扶母亲起来,母亲一直很轻很瘦弱的身子突然变得很重很沉,压得我根本扶不动,她一下子重重地栽倒在地。我吓坏了,父亲和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把母亲弄上床,母亲又不住地要解小便,下来又没有,这样几次,后来我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凄惨地喊了起来,母亲没了。

就在那天,我没有了母亲,那年我十七岁,几天后就是中秋节。

后来,我从邻居们的口中才知道小时候的我体弱多病,母亲抱回来养着的时候我才刚满月,瘦小的就像一只小猫,是母亲用小米粥一口一口将我喂养大,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我当心肝宝贝似的惯着,下河淘米洗菜都要驮着我,一直驮到五六岁,七八岁了还是抱着一口一口喂。

可等我懂事的时候,养母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子欲养而亲不待”,我深切地体会到这句话的痛苦。她是我的养母,但是她养育了我,她就是我的母亲,愿天堂的母亲一切安好!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