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 影

2020年05月 20日 07:50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看着妈妈微弯着腰的背影和那空空如也的网包,还有她手中的那根小扁担,我鼻子不由一酸,眼前一片模糊,哽咽着低语道:妈妈、妈妈。

□ 清新书香

一九七三年,在上山下乡的浪潮中,我来到了位于金湖县境内的宝应湖农场八大队。那年我不到十九岁,面对截然不同的生活环境,非常不习惯,我想念家,想念父母。

那时从家里到农场的交通工具是宝应至金湖的小轮船,旅程要耗时五六个小时。

这一天,妈妈用一根小扁担,一头担着洗得干干净净的新被子,一头担着各种吃食,手上用网包提了一只小煤油炉,风尘仆仆乘船来看我。我高兴极了。当晩妈妈为我铺上了新被子,并用小煤油炉烧了几个菜。

第二天一早妈妈又乘船回去,我向队里请了假送她到刘圩船码头,一路上妈妈拉着我的手千叮咛万嘱咐,我欢跃地跟着妈妈的步伐走着,听着这平时在家颇觉得唠叨的妈妈的声音,心里愉快极了。

轮船到了,船慢慢停靠在码头上,水手们从船舷边放下一块短跳板搭在码头的石坡上。妈妈摸了一下我的头,又叮嘱了我一声,转身上了跳板。她左手提着来时装小煤油炉现已空着的网包,右手拿着小扁担一步一步向船上走去,湖风中的妈妈穿着一套深灰色的中式衫裤,梳着短发,几丝灰白色的头发被风吹起,看着妈妈微弯着腰的背影和那空空如也的网包,还有她手中的那根小扁担,我鼻子不由一酸,眼前一片模糊,哽咽着低语道:妈妈、妈妈。妈妈手中的网包兜走了我的心,妈妈手中的小扁担似钢针刺痛着我的心。

“呜……”汽笛一声长鸣,船略倒了倒,慢慢加大了马力,在一阵轰鸣声中向前驶去,妈妈倚靠在舷窗向我频频挥手的身影慢慢远去……

此后,每当我再读朱自清先生的《背影》时,脑海中总时不时浮现出妈妈走在跳板上时随风飘动的白发,还有她在舷窗后的身影,方觉朱先生的文字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感人,质朴的语言中流淌出的是为人子的心声,平淡的文字中描写出的是人间的真情。它似铁锤击打着人们的灵魂,它似明镜照亮了我的心灵。

一转眼,父母已故去三十多年了,而当年妈妈在跳板上行走的身影仍不时在我梦中出现。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