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母亲

2020年05月 20日 07:50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母亲虽然没有给我指出个什么人生方向,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教我做人的道理,但她却百分之百顺从我的心意,在一些困难面前,她总是豁达开朗,“有一双勤劳的手,就能吃到饭。”

□ 柳西元

这几年,越来越觉得母亲可爱了,尤其有这么几个小细节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母亲是不识字的,以前她不会打电话,父亲让她记住我们的号码,把手机号码写成大大的数字放在抬头就能看到的挂历上。母亲拨号要花出很大的力气,结果不是多几位就是少几位。母亲第一次打通我的电话让我十分惊喜,因为她真的在背后花了很大的工夫,这甚至比她年轻时挑担子还要难。实际上,每次跟父母通电话,我都是打电话给父亲,母亲就会在旁边着急地插话。细致的父亲虽然知道母亲不会用电话,还是在几年前就给她配了一部手机,可是母亲经常把手机扔在家里,父亲打不通电话就发急,母亲就说,“我手机放在身上不习惯。”把父亲气得没话说。

母亲既不是完全的知书达礼,又不是彻底的母性柔情,但她是我的母亲,我知道在她那些看上去粗糙的爱中有很重的一部分是爱我的,是爱姐姐的,是爱父亲的,是爱我这个小家,爱姐姐那个小家,爱外婆舅舅他们那个大家的!她的爱质朴无华,就像这过去的岁月一样质朴无华。

母亲现在看上去健康的身材跟父亲描述她刚嫁给他时的形象大相径庭,父亲总是这样说,“你妈那时候就像南头的小学珍那样饥瘦的小个子!”母亲也不否认,我听母亲忆苦思甜说她曾经在几岁时跟外婆出去乞讨过,母亲的脚跑得裂开了一个小孩嘴巴那么大的口子,她疼得直哭,外婆舍不得母亲这个老巴子又是唯一的闺女,可是没有办法。母亲很能吃苦,父亲做了干部之后更是如此。上工、种地、编柴席、养猪养鸡鸭鹅,伺弄菜园,洗衣做饭……几乎都在母亲身上。

我小时候,母亲会把我带着走亲戚出人情,她就是这么实在地宠爱我。家里烧好吃的,她也会用小碗先给我和姐姐盛一碗。母亲还喜欢养狗和猫,有一次用蛇皮口袋带回来一只漂亮凶猛的小花猫,家里那条温驯的黑狗跟母亲去拖柴在运河堤上被汽车撞倒之后,母亲又从柴滩上带回一条狗。现在想起来,母亲爱小猫小狗的善心一定源于她童年悲惨的生活。

母亲虽然没有给我指出个什么人生方向,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教我做人的道理,但她却百分之百顺从我的心意,在一些困难面前,她总是豁达开朗,“有一双勤劳的手,就能吃到饭。”我一直忘不掉那幅场景:宽阔的安宜南路,人来车往中,高大的母亲,飘拂着花白的头发牵着孩子的小手,阳光的侧逆光从梧桐树的罅隙中洒落下来,远远地,我看到这对祖孙牵手走来,那是一幅多么美妙的画面啊!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