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成月自来

2020年05月 21日 08:19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曹永森

一直知道梅静擅长写小说散文,也读过她的作品《因为爱的深沉》《如山若水》,还参加过她的作品评选。去年听说她忙着写一本关于民间工艺的书。同是文字写作,却如同体育活动中的打篮球与打乒乓球,是另一家功夫的另一码事。

收到了梅静的书稿,读着读着,不由得想起了一句古语:“开池不待月,池成月自来。”感慨也由此而生,顺手写下了一句话:“在这本书里,我们看到了扬州的人文和历史,以及扬州人的生存智慧和生活方式。”

这些年,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民间手工艺正在急剧萎缩。尤其是在城市,高楼大厦越来越多,而民间艺人却是日渐凋零。这一趋势,当下正在持续,虽说有非遗保护项目,也有非遗保护的管理机构,却是未能真正化解“人去艺绝”的窘境。在这样的情境下,扬州作家梅静将写小说、写散文的视野转换到民艺领域,关注身边的传统文化,关注知名或不知名的手艺人,并且坚持数年,做田野调查和民间采风,出了这本《念物记——扬州手艺人》。

田野调查和民间采风,说起来容易,听起来似乎还有些浪漫和自得,然而真正投身其中,伴随着的一定是奔波、辛劳和经年累月。抑或,还不被他人所理解。正如梅静在《后记》中所言:“有人说,在凡事都讲效益的今天,我这样的写作有点不值。”但她却有另外一种认知:“我觉得自己收获了很多。每一项技艺,都如同一扇神奇的窗户,引领我走进传统文化的广袤天地,使我不断地增长见识。每一次与艺人的对话,又仿佛是一次灵魂的洗礼,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心中有念,什么是秉烛前行。”这些认知,对梅静来说,其实也是一种“池成月自来”。

通常,我们读实录类的文章,思维多是理性的,文字也多平直质朴,整本书看下来,如若不是为了研究,很难有阅读的快感。梅静的笔触,却让我们看到了实录类文章的又一种讲述方式,她的文风和文采,使得客观的描述,有了温度;冰冷的物质,有了情感。写物如此,写人更是情感横溢,如歌如泣。这样的文字在书中还有许多,慨叹由衷,情由心生。读着读着,会让人闭目沉思,甚而掩卷嘘唏。

读了梅静的这本书,让我们看到了文学作者别具的一种特质。民间文化研究,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我们不能排斥文学描写。文学描写是从日常生活中提炼出来的,饱含着对人生意义和价值的认知。从情感的细腻与深刻来说,文学描写有其所长,不能认为是情绪化,更不能说是缺乏距离感,缺少客观态度和科学精神。民间文化反映的是百姓大众的生存智慧和生活方式,是活态的“现在进行时”,对于这种生存智慧和生活方式,我们要用心灵去感受,用性情去描述。

《念物记》用有情有义的文字,写出了有情有义的手艺人。我们期盼有更多的文化人,像梅静一样,用饱蘸情感的笔墨,为扎根于百姓大众的民间文化,为手艺人的“现在进行时”不断地鼓与呼。

活动预告

《念物记》首发式

时间:5月22日(周五)8:18

地点:扬州486非遗集聚区(盐阜路个园北门对面)

扬州女作家梅静耗费四年光阴,以田野调查的方式,探寻扬州手艺的前世今生,创作而成《念物记——扬州手艺人》一书。全书用15万文字、300余张图片,详细记录了23项技艺的千年传承,以及数十位艺人的百味人生。5月22日,486非遗集聚区将举行《念物记——扬州手艺人》首发式,以及扬州传统手艺活态展示,扬州传统手艺保护与发展论坛等。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