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的柑橘树

2020年05月 23日 08:0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张方修

老宅很老,从我的爷爷算起到现在,已经是住过五代人了。

老宅的后面是一排柑橘树,也已年逾百岁。是先有老宅,后有柑橘树的。

爷爷年轻的时候,农忙时给地主种地,农闲时贩点鱼虾走乡串户叫卖,有时还会把北方运来的黑碗、石磨运到六合、天长,苦点血汗钱。独轮车吱吱呀呀,爷爷和几个同样贫穷又于心不甘的青年,一滴汗珠摔八瓣,幻想着凭劳动改变命运。

靠着一家人的勤劳节俭,爷爷在村东头建起了两间低矮的茅屋,算是有了家。

没钱的人家,过日月都是用的穷办法。有钱人家房子大,有院子,高大气派。爷爷穷,但善动脑筋,于是想出用土生土长的柑橘树围院子的点子,把柑橘苗像扎篱笆一样在茅屋两侧和后面栽成一个U形的柑橘园。

柑橘树常年满树碧绿,即使冬天叶子落了,树干也是青绿可人。几年过去了,长有一人多高,浓密的枝丫连鸡都钻不进,加上枝条布满长刺,顶得上呱呱叫的围墙。

到我父亲这辈,人丁开始兴旺起来,兄弟三人,姐妹四人,家里日子也慢慢好些了;但人多要吃要住,于是又在老宅上盖了两间边屋。柑橘树也长得更高了,每年春天,满树雪白的小花,虽然不大,但雅致,鼻子凑近闻闻,淡淡花香沁入肺腑。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读过几年私塾的父亲参加了革命,后来任共产党的区委书记,又把他血气方刚的两个弟弟带出参加区小队,从此老宅成了名副其实的革命堡垒。爷爷奶奶热情接待南来北往的革命者,帮着传送消息。妈妈和姑姑们积极支前,护理伤员,动员妇女参加识字班,鼓励扔掉裹脚布放开双脚,反对包办婚姻。

1946年国民党发动进攻,父亲随主力部队北撤山东,两个叔叔编入地方武装坚持斗争,爷爷奶奶逃入湖区躲避,母亲则星夜投奔远嫁洪泽湖西岸应山集的二姑家。还乡的地主,疯狂地进行阶级报复,我家是他们攻击的重点对象,地主挖地三尺。老宅彻底被毁,唯有柑橘林在腥风血雨中顽强站立。

1948年,父亲随部队打回老家,任区委书记。爷爷奶奶,妈妈相继返家,一家人始得团圆,老宅终于得到重建。

从解放到现在,老宅上的房子翻盖了一茬又一茬,从一开始的土墙麦草顶,到土墙瓦顶、砖墙瓦顶,现在是洋气大方的砖混结构的两层小楼。尽管房子变了一次又一次,唯一没变的是柑橘林,一百多年过去了,仍然枝繁叶茂。

建国后,父亲在县里工作,闲暇时间经常带着我们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叔叔婶婶。我每次都是心怀喜悦和新鲜,到老家后便迫不及待地和兄弟姐妹们在房前屋后乱疯,明知柑橘果子是苦涩的,也要摘下来尝尝,然后把它变成武器乱扔乱砸。柑橘林里有许多鸟窝,我们会好奇地摸鸟蛋,抓小鸟,惹得大鸟着急发怒,频频在我们头上俯冲。

去年秋,我又去了老宅,家乡今非昔比,被老百姓誉为富民路的省道贯穿南北,道路两旁的桃树果实累累,我们带着儿孙钻进桃林,一边品尝鲜美可口的冬桃,一边尽情地采摘。不远处成子湖度假区彩旗招展,游人如织,人们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

党的惠民政策,结出了硕果,不仅建了省道,还引来了许多项目,原本偏僻落后的乡村一跃变成旅游景区、特色产业聚集区,大片土地得到流转,农民在家门口上班,贫困的老区人民从此走上了富裕路。

老家什么都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和生活方式天翻地覆,唯一没变的是站立在老宅后面的柑橘树,见证了社会的百年巨变。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