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穗槐

2020年05月 23日 08:0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秦一义

5月14日,《扬州晚报》A13版上刊登了记者向家富的报道《Hi,还记得我吗?我叫紫穗槐》,图文并茂,勾起了我对那段尘封的岁月的回忆。

大集体时,我们家乡引种过紫穗槐。紫穗槐可以用它的宿根移栽,可以用它结的种子播种,也可以剪枝扦插。我扦插过它——将它的茎干剪成一段段的,有筷子长,插在河浜等隙地里。别担心它不活,它像杨树枝子一样,落地就生根。

当年生产队里栽种它,不指望它成材,派上什么大用场。它是灌木,高不过成人的个子,指头粗的枝条,成不了大器,打不了家具,做不了栋梁。但它也不是一无是处,乡亲们栽种它,自然看好它的优势。

一是——它的叶子是上好肥料。一年可采摘两至三次。因为它特能长叶子,从根部长起,一直长到顶部,一根柔柔的枝条,要生出好多叶子。

采摘它的叶子很容易,在行的人会这样做:左手抓住一枝条的头,右手的虎丫顺着茎干,由上而下地捋去,一直捋到根部,一根枝条就能捋一大把,捋过叶的茎干,除了一个嫩头,个个都是光杆儿。捋它时,它会发出一些气味,流出一些灰紫的汁液。它发出来的气味不太好闻,比折断杨柳枝发出的青涩味还难闻,不客气地说,有点恶臭味,或许正是它更具有好肥料的特性。它的灰灰的汁液,有黏性,沾到人的皮肤上,一道道的,像出血后形成的累累伤痕,一时半会是洗不掉的,沾在衣服上也是,要洗几水痕迹才会渐渐消失。捋下来的叶子和红花草、苕子、苜蓿等绿色植物一起,用河泥糅合起来,俗称搪草粪,经过若干天的堆置发酵,栽秧时下到田里作秧苗的基肥,出肥时,臭烘烘的。庄稼喜欢呢!

二是——它的枝条不同于别的灌木,它几乎不分杈,只一丛丛地、一茎茎地立在河岸上,像芦竹一样的挺拔,又似芦竹一样的泼皮。初夏开着深紫色的花,一穗穗的,每穗花有四五寸长,随风摇曳。这大概是名字的由来吧。它的柔柔的枝条具有杞柳一样的韧性,是编织的好材料。

只要它立足大地,就年年给你收获。收获它的叶子,收获它的茎干。

深秋或初冬,它像落叶植物一样,不再生长叶子,生产队就安排人割紫穗槐,只留下泥土下的根,好让它春风吹又生。割下来的枝条,按人口分到户。农户用分得的紫穗槐编篓筐、编篮子。

改革开放后,农民种田越来越依赖化肥,不再向“海陆空(捞水草、锄旱草、抹树叶)”要肥料,紫穗槐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之前我家屋后河坎上的大树下面长着一丛紫穗槐。它从何而来?是风媒?是鸟媒?不得而知。起初是瘦弱弱的几茎,年年割,年年长,根越冒越多,枝条儿越长越多,几年工夫,就长成蓬蓬的一大丛了,每年都能收割一大捆的。除了编篓筐、做篮子,就是当柴禾烧锅。2013年,村庄改造,河岸统一绿化,一丛紫穗槐被挖掉了。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