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平原》演绎乡愁 那片融入生命记忆的故土

2020年05月 23日 08:05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一个人的平原

一个人对于家乡的眷恋,是最浓烈的乡愁。在作家笔下,这样的乡愁,最为感动人心。21日下午,由江苏省作协和扬州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周荣池《一个人的平原》研讨会在南京召开,共同走入里下河,走入这片融入作家生命记忆的故土。

融入生命记忆的故土

周荣池是高邮市作协主席,80后的他,坚持乡土书写,先后出版了十余部作品,曾获江苏省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扬州文艺奖等奖项。长篇散文《一个人的平原》,是他继散文集《草木故园》《村庄的真相》、长篇小说《李光荣当村官》《李光荣下乡记》之后,又一部展示里下河尤其是高邮地区风光、风情、风俗的文学作品。

“关于童年记忆的回溯,充满淡淡乡愁的回忆,饱含淳朴感情的回味。”扬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李广春这样概括自己的阅读感受。

在作品中,周荣池满怀眷恋回望故土,与此同时,他对故土的书写又并未停留于怀旧式、恋物式的文字记录。里下河南角墩作为他出生、成长的地方,承载了他细腻又复杂的生命情感。作家费振钟认为,在书中,最重要的是周荣池试图重建一个与过往世界的真实关系,“这本书真正具有文学价值或精神价值的是:第一,回答了什么是生活;第二,回答了我所经历的是什么样的生活;第三,记住这样的生活并知道我们是以什么样的方法来生活的。”

“这里边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副总编辑王振羽说,“有矛盾、有误会,更多的是乡村的日常生活。”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张堂会把周荣池当作里下河平原的文化记忆垂钓者,但又指出这本书不仅仅是一种诗意的反馈,“它直面历史的苦难和困境,把乡土礼俗的人文面纱剥开之后,看到了在贫穷饥饿的底色之下,里下河平原如何演绎出生命力。”

乡土书写的现状与突围

扬州市文联主席仲衍书指出,“周荣池坚持为村庄写作、为土地写作,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赞誉。”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吴俊由周荣池的作品反思当前乡土书写的困境,“当前乡土书写面临两个比较明显的问题,一个是乡土体验表达的趋同化;一个是乡土书写价值的同质性。对于一个年轻又相对来说比较成熟的乡土书写者来说,应该更多考虑的是如何突破乡土书写的瓶颈问题。”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也就乡土写作进行过研究和思考。他认为,这本书有一个完整的结构,从“河流”写起,最后是“生死”和“回乡”。“这些结构的安排都有其用意。这本书其实不是九篇散文的合辑,而是有完整结构的。”

构建有张力的叙事文本

在这部新作品中,周荣池选择用散文这一文体作为表达方式,散文式的文学写作和社科类写作既有交叉也有区别。扬州职业大学师范学院副教授孙生民认为,周荣池“在描述故乡人事变迁的时候,虽然有考古式的介绍,但这些介绍一定是跟乡人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方式相联系的,有文学的意味深长的东西在里面。”

东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李丹称赞了周荣池的文本结构和书写顺序,一开始的章节是乡土缅怀式的、诗意的、抒情的,但这种气息在书的后半部分慢慢消散,“正是借由这个顺序,我看到了《一个人的平原》里确实是有一个人,那是一个在不断成长的周荣池。”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杏培认为,《一个人的平原》充满了文本张力,“这种张力主要来自这样几个方面,一个是局内人和局外人的双重视角,一个是情感的复杂性,想回又回不去的乡愁,这些都构成了文本张力”。       记者 王鑫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