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张名琴扬州安弦发声 听! 当年苏东坡弹过的琴

2020年06月 08日 08:2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襄”琴

璐王"中和"琴

“松石间意”琴

“凤鸣”琴

马维衡弹奏唐代“襄”琴

在中国古琴史上,中国三峡博物馆馆藏的宋“松石间意”琴可以称得上是“国宝”,该琴最为独特的就是琴身的12则铭文,其上有苏东坡、沈周、唐寅、文征明、祝允明等书画名家的题刻,也是迄今为止国内所见题刻最多的一张古琴。

昨天,这张“松石间意”琴终于被小心翼翼捧了出来,安上了丝弦,调整了琴音,演奏出了一首广陵琴曲《平沙落雁》。琴音从千年的琴腔中共振,琴音在坚韧的丝弦上起落。这一刻,“松石间意”,等待了千年。千年古琴,扬州发声。

和“松石间意”琴一起来到扬州的,还有三张中国名琴,唐代“襄”琴、北宋“凤鸣”琴和明代璐王“中和”琴。中国三峡博物馆举办“古琴新声”活动,专程来到广陵琴派发源地扬州,四张古琴首次安弦,在扬州一起发声。

四大名琴齐聚扬州

还有苏东坡当年弹过的琴

公元1095年,夏夜,微风吹过,整片竹林里,都弥漫着一股清香。这一晚,苏东坡的心情非常不错。因为,他得了一张好琴。在宋代,一张好琴,价值不菲,就连他的老师欧阳修,也曾为一张好琴,茶饭不思。手中的这张琴,琴面光洁如镜,丝弦柔韧弹性,吟猱绰注之间,音色舒缓处如高山流水,急促处如崩崖裂石。苏东坡大喜,在琴背上,刻下“绍圣二年东坡居士”的字样,以示欢喜。

到了明代,这张琴辗转到了江南,这片风柔水暖的地方,不断滋养着这张古琴的音色;古朴松透,余韵悠扬的琴声,也吸引了众多文人闻声而来。就连“江南四大才子”中的唐伯虎、祝允明、文征明,也忍不住在琴背上刻文,镌刻自己对这张古琴的情有独钟。这张琴,名为“松石间意”。

时光穿越千年,“松石间意”琴再次被奏响,是在扬州的老城区。和“松石间意”一起来到扬州的,还有三张中国名琴。

一张是唐代“襄”琴,距今已有1400余年,该琴铭文中的“莆阳蔡氏”,乃指北宋大书法家蔡襄。

一张是北宋“凤鸣”琴,此琴琴底项部题篆书琴名“凤鸣”二字,其下阴刻行草四言诗两行:“凤皇来仪,鸣于高岗。文章瑞世,其道大光。”落款为:“景祐元年春日,清画堂主人题。”款下一方章,篆文为“王元颖印”。

一张是明代“璐王中和”琴,琴底项部楷书琴名“中和”,龙池下楷书五言诗一首:“月印长江水,风微滴露清。会到无声处,方知太古情。”落款为“敬一主人”,诗下一宽边大印,篆书“潞国世传”。

这四张古琴“组团”来到扬州,被安上丝弦,奏出新声。演奏者上海龚一、天津李凤云、扬州马维衡,都是目前国内琴家中的佼佼者。

三天之内,每人各自用一张琴,演奏一首古琴曲。龚一演奏的是《离骚》《大胡笳》《洞庭秋思》《醉渔唱晚》,李凤云演奏的是《流水》《广陵散》《鹤鸣九皋》《相思曲》,马维衡演奏的是《平沙落雁》《良宵引》《忆故人》《山居吟》。

“国宝级”安保待遇

四张古琴入馆后首次发声

这四张古琴,北宋“松石间意”琴、唐代“襄”琴是国家一级文物,北宋“凤鸣”琴、明代“璐王中和”是国家二级文物,现藏于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无论是从历史时间,还是文物价值,这四张古琴,都堪称是“国宝级”。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相关负责人黄小戎介绍,目前馆藏古琴48张,很多都是在抗战期间,居于北方和江浙一带的文人雅士及古琴名师,纷纷来到重庆避祸,因而大量珍贵古琴从全国各地汇聚到重庆。在馆藏的48张古琴中,以唐代“襄”琴、北宋“松石间意”琴、北宋“凤鸣”琴、明代“璐王中和”琴最为珍贵。

“平时这些古琴是很少展览的,更别提出博物馆,出重庆了,非常珍贵。”黄小戎介绍,他们在思考,如果不去利用,那么这些古琴永远都是博物馆内的陈列,国家号召要让文物活起来,他们构思了“古琴新声”活动,就是要让现代人,都听一听,千余年前的中国古琴,到底是什么声音,有着如此经典而迷人的魅力。“这次来到扬州,也是这四张古琴进入博物馆以来,首次安弦发声。”

这四张古琴从重庆运至扬州,请来的安保公司,是为故宫博物院做安保工作的。光是运费和保费等,就要十多万。到了扬州,每晚都送到扬州博物馆库房保管,而且有着严格的时间管理制度,上午8点30分出库,下午4点30分回库。

为何要来扬录制?

扬州是广陵琴派的发源地

录制古琴新声,为何舍近求远,远道而来扬州?这份千载难逢的机缘,和扬州的中国古琴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马维衡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几年前,重庆中国博物馆就邀请我,前往当地为博物馆鉴定古琴年份。一般来说,时代久远的古琴,会有铭文,但是这个并不准确。每个时代的古琴,其实都有时代的痕迹,古琴自己会说话。”马维衡说。

马维衡介绍,在古琴历史上,宋琴制作达到了一个高峰,在唐代的基础上,宋人斫琴更有文人气。比如在颜色上,宋琴基本上都是黑色,古朴典雅,一脉相承。而在音色上,更是清虚高远,更符合文人的性情。宋代大文人欧阳修、苏东坡等人,都以爱琴为乐。同时,宋人斫琴,不惜好料,都是上好的鹿角霜和生漆,经过时光的洗礼,漆面断纹起峰,以“松石间意”琴为例,当年光洁的琴面,经过光阴,自然形成流水断纹,浑然天成,美不胜收。

当时,马维衡为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鉴定了不少中国古琴的年代,这次听闻“古琴新声”的活动,立刻邀请对方来到扬州,并让中央音乐学院的高云鹏操刀录制。

“来到扬州录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扬州是广陵琴派的发源地,如今有很多广陵琴人活跃在中国琴界,来这里录制,也是为这四张绝世好琴,找到当代知音。”黄小戎说道。

当然,在古琴来到之前,黄小戎也实地考察了扬州,包括录音棚的设备等,一切都很令人满意,这些都促成了四张名琴,齐聚扬州,共奏新声,齐襄盛举。

三位名家同室操琴

12首琴曲见证古琴界佳话

绝世好琴,须有名家来弹。龚一、李凤云、马维衡,都是当代琴家中的佼佼者,由他们来担任演奏者,唤醒这四张千年古琴的灵魂,那是再也合适不过的了。

龚一录完四首琴曲,说了两个字:“开心。”从他的神情上看,这种开心溢于言表。

李凤云录完,说了四个字:“痛快、舒服。”痛快是一次性弹了四张名琴,舒服是真正身心得到了满足。见多识广的她也知道,能有这样的机会,实属难得。她还邀请先生、著名笛箫演奏家王建欣,琴箫合奏了《凤凰台上忆吹箫》《微笑》等曲子。

马维衡录完,也说了四个字:“酣畅淋漓。”“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古琴是一种古老而神奇的乐器,寄托着每一位弹琴者的情思。当我在演奏‘松石间意’琴时,我就是在和苏东坡对话,我就是在和唐伯虎交流,这种奇妙而独特的感觉,就是琴人最大的幸福。”马维衡说道。

马维衡介绍,为了演奏这四张古琴,自己提前了很久做准备。首先这四张琴是丝弦琴,而现在的古琴多为钢弦,丝弦琴音更加绵长悠远,纯朴自然,特别是走手音,那种丝弦的余音,真可谓是袅袅不绝。

因为录制的时间有非常严格的控制,以往一天只录一首琴曲,现在须在一天之内录完四首琴曲,每一张琴最适合演奏哪一首曲目,也是要选择好的。“都是名琴,音色各有千秋,有的清亮婉转,有的深沉厚重,四首琴曲,都要找到最合适的那张琴。”

三天时间,录制完毕,四张名琴,即将回渝。黄小戎介绍,在扬州的录制非常满意,期待这12首琴曲早日问世。他们已经和腾讯音乐达成协议,这12首琴曲,将来会在QQ音乐等平台上播放。届时,三位名家、四张名琴、重庆收藏、扬州录制的这段古琴佳话,就会在行云流水般的古琴声中,世代相传,余音不绝。

记者 王鑫

四张名琴齐聚扬州

还有苏东坡当年弹过的琴

公元1095年,夏夜,微风吹过,整片竹林里,都弥漫着一股清香。这一晚,苏东坡的心情非常不错。因为,他得了一张好琴。在宋代,一张好琴,价值不菲,就连他的老师欧阳修,也曾为一张好琴,茶饭不思。手中的这张琴,琴面光洁如镜,丝弦柔韧弹性,吟猱绰注之间,音色舒缓处如高山流水,急促处如崩崖裂石。苏东坡大喜,在琴背上,刻下“绍圣二年东坡居士”的字样,以示欢喜。

到了明代,这张琴辗转到了江南,这片风柔水暖的地方,不断滋养着这张古琴的音色;古朴松透,余韵悠扬的琴声,也吸引了众多文人闻声而来。就连“江南四大才子”中的唐伯虎、祝允明、文征明,也忍不住在琴背上刻文,镌刻自己对这张古琴的情有独钟。这张琴,名为“松石间意”。

时光穿越千年,“松石间意”琴再次被奏响,是在扬州的老城区。和“松石间意”一起来到扬州的,还有三张中国名琴。

一张是唐代“襄”琴,距今已有1400余年,该琴铭文中的“莆阳蔡氏”,乃指北宋大书法家蔡襄。

一张是北宋“凤鸣”琴,此琴琴底项部题篆书琴名“凤鸣”二字,其下阴刻行草四言诗两行:“凤皇来仪,鸣于高岗。文章瑞世,其道大光。”落款为:“景祐元年春日,清画堂主人题。”款下一方章,篆文为“王元颖印”。

一张是明代璐王“中和”琴,琴底项部楷书琴名“中和”,龙池下楷书五言诗一首:“月印长江水,风微滴露清。会到无声处,方知太古情。”落款为“敬一主人”,诗下一宽边大印,篆书“潞国世传”。

这四张古琴“组团”来到扬州,被安上丝弦,奏出新声。演奏者上海龚一、天津李凤云、扬州马维衡,都是目前国内琴家中的佼佼者。

三天之内,每人各自用一张琴,演奏一首古琴曲。龚一演奏的是《离骚》《大胡笳》《洞庭秋思》《醉渔唱晚》,李凤云演奏的是《流水》《广陵散》《鹤鸣九皋》《相思曲》,马维衡演奏的是《平沙落雁》《良宵引》《忆故人》《山居吟》。

“国宝级”安保待遇

四张古琴入馆后首次发声

这四张古琴,北宋“松石间意”琴、唐代“襄”琴是国家一级文物,北宋“凤鸣”琴、明代“璐王中和”是国家二级文物,现藏于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无论是从历史时间,还是文物价值,这四张古琴,都堪称是“国宝级”。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相关负责人黄小戎介绍,目前馆藏古琴48张,很多都是在抗战期间,居于北方和江浙一带的文人雅士及古琴名师,纷纷来到重庆避祸,因而大量珍贵古琴从全国各地汇聚到重庆。在馆藏的48张古琴中,以唐代“襄”琴、北宋“松石间意”琴、北宋“凤鸣”琴、明代“璐王中和”琴最为珍贵。

“平时这些古琴是很少展览的,更别提出博物馆,出重庆了,非常珍贵。”黄小戎介绍,他们在思考,如果不去利用,那么这些古琴永远都是博物馆内的陈列,国家号召要让文物活起来,他们构思了“古琴新声”活动,就是要让现代人,都听一听,千余年前的中国古琴,到底是什么声音,有着如此经典而迷人的魅力。“这次来到扬州,也是这四张古琴进入博物馆以来,首次安弦发声。”

这四张古琴从重庆运至扬州,请来的安保公司,是为故宫博物院做安保工作的。光是运费和保费等,就要十多万。到了扬州,每晚都送到扬州博物馆库房保管,而且有着严格的时间管理制度,上午8点30分出库,下午4点30分回库。

为何要来扬录制?

扬州是广陵琴派的发源地

录制古琴新声,为何舍近求远,远道而来扬州?这份千载难逢的机缘,和扬州的中国古琴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马维衡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几年前,重庆中国博物馆就邀请我,前往当地为博物馆鉴定古琴年份。一般来说,时代久远的古琴,会有铭文,但是这个并不准确。每个时代的古琴,其实都有时代的痕迹,古琴自己会说话。”马维衡说。

马维衡介绍,在古琴历史上,宋琴制作达到了一个高峰,在唐代的基础上,宋人斫琴更有文人气。比如在颜色上,宋琴基本上都是黑色,古朴典雅,一脉相承。而在音色上,更是清虚高远,更符合文人的性情。宋代大文人欧阳修、苏东坡等人,都以爱琴为乐。同时,宋人斫琴,不惜好料,都是上好的鹿角霜和生漆,经过时光的洗礼,漆面断纹起峰,以“松石间意”琴为例,当年光洁的琴面,经过光阴,自然形成流水断纹,浑然天成,美不胜收。

当时,马维衡为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鉴定了不少中国古琴的年代,这次听闻“古琴新声”的活动,立刻邀请对方来到扬州,并让中央音乐学院的高云鹏操刀录制。

“来到扬州录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扬州是广陵琴派的发源地,如今有很多广陵琴人活跃在中国琴界,来这里录制,也是为这四张绝世好琴,找到当代知音。”黄小戎说道。

当然,在古琴来到之前,黄小戎也实地考察了扬州,包括录音棚的设备等,一切都很令人满意,这些都促成了四张名琴,齐聚扬州,共奏新声,齐襄盛举。

三位名家同室操琴

12首琴曲见证一段古琴佳话

绝世好琴,须有名家来弹。龚一、李凤云、马维衡,都是当代琴家中的佼佼者,由他们来担任演奏者,唤醒这四张千年古琴的灵魂,那是再也合适不过的了。

龚一录完四首琴曲,说了两个字:“开心。”从他的神情上看,这种开心溢于言表。

李凤云录完,说了四个字:“痛快、舒服。”痛快是一次性弹了四张名琴,舒服是真正身心得到了满足。见多识广的她也知道,能有这样的机会,实属难得。她还邀请先生、著名笛箫演奏家王建欣,琴箫合奏了《凤凰台上忆吹箫》《微笑》等曲子。

马维衡录完,也说了四个字:“酣畅淋漓。”“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古琴是一种古老而神奇的乐器,寄托着每一位弹琴者的情思。当我在演奏‘松石间意’琴时,我就是在和苏东坡对话,我就是在和唐伯虎交流,这种奇妙而独特的感觉,就是琴人最大的幸福。”马维衡说道。

马维衡介绍,为了演奏这四张古琴,自己提前了很久做准备。首先这四张琴是丝弦琴,而现在的古琴多为钢弦,丝弦琴音更加绵长悠远,纯朴自然,特别是走手音,那种丝弦的余音,真可谓是袅袅不绝。

因为录制的时间有非常严格的控制,以往一天只录一首琴曲,现在须在一天之内录完四首琴曲,每一张琴最适合演奏哪一首曲目,也是要选择好的。“都是名琴,音色各有千秋,有的清亮婉转,有的深沉厚重,四首琴曲,都要找到最合适的那张琴。”

三天时间,录制完毕,四张名琴,即将回渝。黄小戎介绍,在扬州的录制非常满意,期待这12首琴曲早日问世。他们已经和腾讯音乐达成协议,这12首琴曲,将来会在QQ音乐等平台上播放。届时,三位名家、四张名琴、重庆收藏、扬州录制的这段古琴佳话,就会在行云流水般的古琴声中,世代相传,余音不绝。

记者 王鑫

古琴档案

这些名琴 “名”在哪

唐“襄”琴

距今已有1400余年,铭中所谓“莆阳蔡氏”,指北宋大书法家蔡襄;落款“子京”和印章“子京父”,即明代收藏家项元汴。

琴底项部阴刻高3.9、宽3.3厘米的方形篆文印章式琴名“襄”;龙池两侧阴刻楷书四行:“宋人得唐琴如拱璧,喜刊章为记,向在京师,见雷琴数张皆然。”

宋“松石间意”琴

该琴琴底满刻铭文,连琴名共有文字题刻十二则,印章一个,是目前所见题刻数量最多的古琴。落款者多为宋、明、清著名文人,且以吴地文人为主,如苏东坡、唐伯虎、祝允明、文征明、沈周、文彭、王宠、石渠、陈庭鹭等。此琴原为苏州怡园主人顾文彬所藏,其上红色印章“坡仙琴馆”是怡园中专门收藏古琴的建筑。该琴形体浑厚,制作精美,断纹漂亮,题咏众多,是古琴中不可多得的精品。

宋“凤鸣”琴

此琴琴底项部题篆书琴名“凤鸣”二字,其下阴刻行草四言诗两行:“凤皇来仪,鸣于高岗。文章瑞世,其道大光。”落款为:“景祐元年春日,清画堂主人题。”款下一方章,篆文为“王元颖印”。

景祐为北宋仁宗赵祯的年号,其元年为1034年,此琴的制作年代即在此年甚至更早。清画堂主人与王元颖无考,可能是制琴者或藏琴者。1937年出版的《今虞琴刊》曾著录此琴,当时为袁钧所藏。袁钧字朗如,藏古琴甚多,因号十三琴斋主。

明璐王“中和”琴

琴背龙池上方刻“中和”2字,字体介于楷隶之间,填有金痕。龙池之下刻楷书五言绝句:“月映长江水,风微滴露清,会到无声处,方知太古情。”款刻“敬一主人”。其下刻篆书“潞国世传”方形大印。

明代的潞王朱常淓,也是当时热衷于造琴的著名人物。清王世祯《池北偶谈》卷十九《潞王琴》称:“故明潞藩敬一主人,夙尚风雅,曾造琴三千张。予犹见长安市上售其一,有隶书‘中和’二字。”

来源:中国三峡博物馆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