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是蜀葵

2020年06月 28日 08:5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徐方芳

漫漫长夏,我们时常邂逅蜀葵。

几棵,一丛,一片,秆直叶阔,主干生花,左一朵右一朵,自下而上一串花,一团一团明艳绮丽,玫红、粉红、洋红、鹅黄、粉绿、浅粉到紫红渐变,黑紫一簇嫩黄蕊,纯白一晕胭脂心,桃红一圈白雪边……朵朵好颜色,有夏的蓬勃却不含夏的暴烈,有夏的鲜亮而没有夏的炫目,暑热炎炎,蜀葵花儿是扑面而来的一味凉。蜀葵花的型,亦像是费了心思剪裁连缀的,小锯齿,微波浪,柔纹理,浅褶皱,单瓣若酒盏、铃铛,重瓣如绣球,绢绸质地,棉绒手感,布帛衣衫一般的柔软熨帖,蜀葵捧出的是完完全全的好心好意。

形色俱佳,赞誉自不会少,或言冠冕群英,或言能与牡丹争艳,甚至有让文君、神女惭愧之说,大约是面前蜀葵可喜至极,惹得诗人们纷纷禁不住写下浮夸溢美之词。其实蜀葵之美,不在倾世绝伦,而在率性敞开地美出了自身的美。不是攀缘缠绕的柔弱婉媚,也不是横斜盘曲的雍容端雅,不是披散倾泻的狂野烂漫,也不是直冲云霄的高傲冷漠。蜀葵身量一人高,看花不需仰望亦不必俯身,不经意一瞥,繁花入眼;花朵不大不小,恰好托在手心,可玩赏也可簪戴;一秆直立,停匀颀长,随心随性披挂一身花,故又名一丈红、戎葵。飒爽英姿一派豪侠之气,又不像来去无踪的冷艳侠女,而是活泼洒脱一大妞,健步如飞走路,高声大气说话那一种,可南可北,可城可乡,若生在市镇就冠以市名镇名,生在乡村便冠以村名寨名。路边、门外、窗前、楼下、墙根,栅栏边、花圃中,处处蜀葵丽影,却少有盆栽——蜀葵这大地的小女儿,终归有点野性,小小花盆怎么能容纳?它只钟爱天然的土壤,不管肥沃瘠薄,一样撒欢一般蔓延,绿叶硬朗,繁花累累,蜀葵美在眼前,美在身旁,美在俗世。

属于民间的蜀葵还有很多民间小名。在故乡,蜀葵叫秫秸花,蜀葵始花,正值收麦、栽秧、播玉米、点豆子、种花生时节,农人汗滴禾下土之际,短暂歇息的光景,见屋角田头数茎娇艳,轻松喜悦之余不免又与庄稼搭上关系,随口唤作秫秸花。南方则多称端午花,南方子民忙忙碌碌插艾蒿煮鸭蛋包粽子,五月清香里,满院蜀葵朵朵妍丽,开成画屏锦帐,凝眸端详间欣然命名端午花。人间世耕作饮馔,纪念传承,夏季里的绵延生息,想来蜀葵是悉数见证了。

夏日里开花的蜀葵,梅雨天是一角晴朗,烈日里是一份清凉。一个夏季,就这样不止息地开着,立夏在开,小满在开,芒种在开,夏至在开,小暑大暑还在开;待到明年,籽播根生,又是青秆绿叶花嫣然。人们外出、归来,抑或寻常经过,蜀葵总在目之所及处,坦然、恬然,亭亭而立,笑靥亲和。当你一步步走近,蜀葵也像正一步步走来。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