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无法触及的粽香

2020年06月 28日 08:5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青小衣

儿时,当一家人还整整齐齐的时候,每年到了吃粽子的时节,爷爷就会包各色肉粽和蜜枣粽,而最令我欢喜的,是没有馅的白粽。

那白白的糯米,有棱有角,糯米的醇香和箬叶的清香混合扑鼻,垂涎欲滴。我飞奔进厨房,拿出盛有白糖的小瓷缸,用力蘸一下白糖,轻轻咬一口……这时老爹就会假装与我争抢,把我逗得哈哈直乐,妈妈在一旁“嫌弃”我们幼稚,又唠叨说当心打翻了瓷缸子。那时候的粽子是爷爷包好,奶奶蒸热,爸爸一起吃,再加上妈妈的唠叨,怎么都是家的味道。

后来上大学,从南方来到北国。家里人每次打电话都会问吃住是否习惯,要不要多寄些吃的来。我总是调侃自己的适应能力很强,扔哪儿都能长。又到了吃粽子的时节,一天,奶奶打电话带着哭腔说:和同学出去吃点好的,别委屈自己,你爷爷不在了,也没人包粽子了。我强忍泪水。

大学毕业后我继续北上求学,离家更远了。这时候生命中的又一挫折来临——父亲重病。常常接到家里的电话就从北京往家飞,真的好远,三个小时,我能把所有可能反复想上很多遍,然后再悄悄哭上很多遍。病床上的父亲周身插满管子。而病床前的我如矛扎心,泪流满面。两年后,父亲终于撑不住离我而去。就在父亲离开的前一个端午节,还打电话让我记得吃粽子。

多年过去,我始终没有回家乡。儿时的味道也已飘得太远,那是爷爷的操劳,是奶奶的关怀,是爸爸的宠爱,是妈妈的娇惯。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相继的生病和离开被无情地凝固在了岁月里。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