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大妈”的粽子

2020年06月 28日 08:5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徐少平

大伯高高的个子,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爱读古书,和我父亲谈得来,村里人都很敬畏他;大妈老家常州,说话有点“蛮”,从我记事起,大家都称她“蛮大妈”。

“蛮大妈”是在江南水乡滋养大的,高高的发髻,淡淡的蛾眉,素装淡抹。走起路来摇曳生姿,与人说话一脸浅笑,是那种只有在江南山水画中才能见到的小家碧玉。她没有多少爱好,最爱侍弄菜园。门口菜园里,种了各种各样瓜果蔬菜,吃不了,还经常送些邻居。小时候我最爱吃大妈家的香瓜了,甜滋滋,脆生生的。

端午节,家家户户包粽子。别看大妈是城里人,包粽子却很有一手。几片粽叶在大妈手中,上下翻飞,不用绳子,叶角一穿,没几下就好了。大妈包的粽子馅儿品种也很多,每次粽子煮好后,总叫我去尝鲜。轻轻地剥开粽叶,露出乳白色的糯米,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我喜欢蘸点白糖,细细慢慢地品着,满口都是惬意。大妈每次总要我吃个红枣粽子,说红枣粽子吃了就能“早中状元,荣宗耀祖”。嘿,我哪是考状元的料呢,只是后来考上师范,跳出农门,也算没辜负大妈的一片良苦用心。

民谚说“清明插柳,端午插艾”。端午,除了包粽子,还有插艾草的习俗。过节前一两天,天刚亮,乡亲们就起来去田里采艾草。采早了不行,唯有这两天的艾草不同寻常。听老人说,新生儿出世三四天,用艾水洗了全身,能败毒消火,护佑一生;大人平时用艾水泡脚洗澡,能活血化瘀,防治百病呢。别的人家都去采艾草,“蛮大妈”却照常侍弄菜园。乡亲们都奇怪,但又不便问。两年、三年过去了,村里平平安安,大妈家也平平安安。有人说是大妈家沾了全村人的光,大妈听了,只是笑笑。

许多年过去了,“蛮大妈”早已作古。又一个端午节来到了,空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粽香和淡淡的艾草香……我又想起我的“蛮大妈”!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