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父体是怎样炼成的

2020年06月 29日 07:54 | 来源: 扬州日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那文化线条,如滚滚运河总在流淌;那翰墨衣钵,像绵绵蜀冈从未断层;因为,透过凝结在纸上墨的点线,我们看到了中华血脉。

■ 王资鑫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的风雅,曾经在扬州演绎过一个现代版,搁笔的“李白”是谁呢?正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启功。有一年,这位对扬州情有独钟的老先生下扬州,游瘦西湖,主人请他为名。当他走到公园南大门,不由得抬头欣赏起匾额“瘦西湖”题书,迎面扑来的,是三个大字的雄浑气势、生动气韵、超凡气质!这位当代书坛泰斗连连击节赞“好”!遂坚辞不再题名。这则文化轶事既见启老的虚怀若谷,又可见书家的笔力千钧。这位书家,就是孙龙父。

1917年是小龙年,这一年出生于泰州的孙龙父,以故取名珑,字愳玲,三十岁后,据“潜龙易象,渔父骚心”改字龙父,遂以字行。他的父亲名伯骅,悬壶三泰,精岐黄,笃书画,一派儒医风范。龙父生活在这样一个渊博的家学环境中,可谓得天独厚,幼年便熟读精思,绍继儒学,少年即善诗词,金石书画才华横溢。中学毕业后东进沪上,考入上海私立持志大学法科法律系,这所爱国名校由他的同乡——扬州何园后人何世桢和何世枚创办,由于弟兄俩皆有留美法学博士的出身背景,且名师云集,致使这所大学的法科教育质量在民国年间名列前茅。4年学制,居敬持志、进德修业,孙龙父面前,展示了一条大律师的职业大道,孰料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打响,持志大学沦入倭手,继之全面抗战爆发,龙父学业受阻,后辗转正风文学院卒业,不得已返镇扬,鬻金石,卖书画,资生活,以早熟书家而名噪大江南北,至上世纪50年代,刚过而立之年的他,实际已成扬泰地区书坛盟主矣。为赏明月驻扬州,解放后,他先后执教于扬州中学、苏北师专、扬州师范学院,为古典文学教授,直至1979年患脑疾谢世。

龙父一生,用六十三个春秋的苦斗,自我雕塑了一个卓越的双重人生:既是教育家,又是文化艺术家,而且,是唯一的“上继八怪优秀传统、兼擅诗书画印、为现代扬州艺坛大增光彩的、难能可贵的文化通才”——这是已故文史大家、南大卞孝萱教授《龙父先生书画篆刻作品选》序的权威评定。确实——

龙父之诗精老绝唱,亦喜填词,自制“短褐论文天地间”印,是他的文学写照,亦是他书画印的底蕴修养。

龙父之画出神入化,擅画花卉,间作山水,水墨滃郁,品格清高。

龙父之印妙不可言,用刀如笔,诸体入款,自成面目,与罗尗子、桑愉合称江苏印坛三宿;他的朱砂画印亦称一绝,以金石味列上乘之作。

龙父之书呢?倘说,诗画印是龙父的文艺高原,而书,则为高峰。于书体,他无所不工;于书道,他无所不能,楷书取法颜欧褚赵;篆书老笔纷披,气象森然;隶书有金农意蕴,老辣凝重,各体连贯一气,隶有篆情,篆有隶意,最终,在他的书法王国中,形成了“孙氏三绝”,即章草、汉简、篆书,内中以章草尤精能。由此,中国书苑横空出世了一个崭新的章草体:龙父体!

龙父体出现的原由何在?书画家萧平点明了“创造”二字,可谓中的。他自制印章中的名言“嗜好与俗殊酸咸”句,作为龙父艺术法则宣言,大声宣告了他的书法价值取向:不矫饰,不媚宠,不为俗囿,不取模仿,不复制经典,不拷贝权威,既躬承古典,吸收北碑理论之内核,又自运新意,合理冲破碑体之规律化,“沿两汉上下求索”,于二王、唐书、汉隶间洞察——这意味着,龙父颠覆了惰性僵化思维,向新的书法领域勇猛精进了。在漫长的寻觅之旅中,瘦西湖畔那盏不眠灯光,用创新笔墨与人生对话,数千回提按顿挫、圆转方折,数万次布黑分白、排列组合,最终龙跳天门、虎卧凤阁,形成章草独家风貌,成为中国书法风格参照系里识别度极高的龙父体。可见,龙父体作为书苑的一朵奇葩怒放,需要的不止是书技或书艺层面的努力,更是设计指导思想的突破。从这里,我们看到了龙父之胆魄,之眼界,以及不同凡响之文化价值观。

在完成龙父体的征途上,龙父作过怎样的匠心经营?他曾刻过三方印章,自我揭秘龙父体从孕育到出世三大步,我们称之为“三段论”。 论家品味,颇多感悟,其中张郁民教授是“三段论”解读甚为用心的一位。

第一方印“章素合参”, 表述的是40岁之前龙父的书法追求,属于龙父体产生的第一阶段。章者,章草也;素者,怀素也。即将章草与怀素草书相互融合,形成含蓄与恣肆的冲和,凝重与流畅的参合,这一阶段的代表作《节临怀素自叙》《月冷笼沙》,几乎都具备了这样的书法特征:较章草为飞动飘逸,比怀素为沉着敦厚。

第二方印是“合以隶行”,表述的是40—50岁之间龙父的书法追求,属于龙父体产生的第二阶段。草书尤重势,然而,倘若只是吊在草书一棵树上,无论怎样使尽自身解数,牵连勾环,依然无法酣畅求势。突破局限,必须草外求草,于是龙父将开拓眼光投向了更为广阔的书法领域,他的选择,可称睿智,这就是合以隶行,即取法汉隶,渗入草书,取势跌宕,结体庄和。这一点,也为作家姚社成所佐证,他以为,龙父体“其根源来自运动的隶变”,即将西汉简牍古隶之大雅与民间隶书之大俗“两相调配”。如此,草带隶意,兼有篆体笔势,行楷结构的助阵,共同壮大了草书“聚集墨成形,任意笔为体”的内涵。这一阶段的代表作《雨湿孤蒲斜日明》,以沉着之落笔,艰涩之行墨,飞腾之气象,初步掀开了龙父体艺术个性的冰山一角。十年磨一剑,雄视千古的龙父体呼之欲出了!

第三方印是“三章六草一分吾”, 表述的是50—63岁之间龙父的书法追求,属于龙父体产生的第三阶段。龙父回眸研墨一生,倘说书艺十分,则内涵章草三分,今草六分,而只有一分是己意,这实在自谦了。其实,能与之匹配辉映的,唯板桥“六分半书”耳。龙父体成熟了!

今天,当我们走进位于泰州稻河古街的孙龙父纪念馆,欣赏孙氏强烈风貌的草书体系《飞来山上千寻路》《朝辞白帝彩云间》……我们好似看到当年总是站着作书的龙父先生,挥动大笔,身不知所在,神凝聚劲毫,和以气,注以力,撒得开,收得住,在天纵的置陈中,在险峻的笔势中,那“点”如高空坠石,力敌千钧;在骨劲的书风中,在无方的变化中,那“使转”如游动之环,旋转圆满。方与圆、藏与出、枯与湿、浓与淡,喷薄出雄迈情感,浓缩着坎坷人生,相参出一个新的文化意境。这意境往往让我想起王国维的古今之成大学问者必经“三境界”论,从独上—憔悴—蓦见,不正是“龙父草书”产生三阶段的翻版?所以,他才与林散之、高二适、费新我并称江苏“书坛四老”。

孙龙父先生现有子4人,名福民、放、伟、扬,皆俊彦人才,各有所成。尤其是小儿子孙扬幼承庭训,踵武赓续,加之刻苦钻研,锲而不舍,一手章草写得大气磅礴,一脉真传乃父遗风,已成扬州书苑中坚人物。尤可喜者,龙父之重孙辈亦已临帖,孙体草书代代相传,后继有人,想来龙父先生会含笑矣。

从汉末扬州一代绝手皇象的典范性章草,到现代焕发更强生命的龙父体章草,1800年来克绍箕裘,若踵相接。历史的嬗变以互补性和独立性诠释了中国书法的这样一个史实:那文化线条,如滚滚运河总在流淌;那翰墨衣钵,像绵绵蜀冈从未断层;因为,透过凝结在纸上墨的点线,我们看到了中华血脉。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