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寅碑“公后尘” 三字有新解?

2020年07月 01日 08:2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曾丰诗

曹寅碑

2017年6月26日,在扬州大虹桥修缮施工工地,施工人员在南侧桥腹发现了一块与曹寅有关的石碑。碑文内容为:“……公后尘。康熙五十一年岁在壬辰四月,江宁织造、通政使司通政使、盐漕察院曹寅题。”这一发现引起众多红学爱好者和曹学研究者的注目。

神秘的“公后尘”到底为何意?不少专家学者均作了研究,至今尚无定论。近日,仪征楹联学会会长高扬撰文,提出猜想:曹寅碑全文是一首诗,碑文中的“公”即欧阳修。

以“公后尘”结尾

文章、诗词,哪个更合理?

在高扬看来,曹寅碑上所刻“公后尘”三个字,如果作为文章结尾,似乎稍显仓促,难以收结全文,但是,如果作为诗词而言是可行的。所以,高扬有一个推测,他认为这块石碑上所刻是诗词,而非文章。也就是说,曹寅碑是一块诗碑。

通过与现存数块诗碑的形制进行对比之后,高扬发现,曹寅碑与其中多方诗碑较为相似,更加坚定了“曹寅碑是诗碑”的想法。

如果是诗碑,那么刻的是哪首诗?

高扬开始寻找以“公后尘”作为结尾的诗词,然而,通过查阅曹寅《楝亭集》及清宫御档奏折,均未见以“公后尘”为结尾的作品。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钦定四库全书·缘督集卷二》中,高扬发现了宋代曾丰《用山谷新诗徒拜嘉之句为韵赋五篇报尹直卿》中写道:“吾土欧阳公,一代不数人。文星蜚上天,山川效其珍。刘郭相望出,才藻岂不新。所恨狃时态,未蹑公后尘。”

曹寅是欧公“迷弟”

或因此诗与立碑主旨相合

令高扬感到惊喜的是,不仅仅找到了以“公后尘”这三个字作为结尾的诗词,更为重要的是,作者诗中所颂扬的人物,乃一代文豪欧阳修。

曹寅博学多艺,“令曹寅尊崇之‘公’定非等闲人物。”高扬根据资料判断,“曹寅对欧阳修十分崇拜。”曹寅私家藏书目录《楝亭书目》载,曹寅搜集的有关欧阳修著作有数百卷,“可见用力之勤,用心之诚。”

此外,曹寅和欧阳修跨越时空,步履有重合之处。如欧阳修被贬滁州时,留下了千古名篇《醉翁亭记》,而曹寅在滁州亦留下活动痕迹,最有影响的即1978年春在滁州来安县舜山发现的曹寅撰《尊胜院碑记》。至欧阳修由滁州调任扬州,更是留下了许多不朽的诗篇,而曹寅居扬州时间达数年之久,写下了诸多诗文,且对欧公之太守风流颇为推崇。

“能够证明曹寅对欧阳修之敬仰程度,莫过于曹寅自己的诗文。诗以言志,曹寅在诗文中多次赞颂自己的偶像欧阳修,并常借用、化用醉翁的诗句。”高扬介绍,《楝亭诗钞·卷六》载有曹寅24韵240字长诗——《尚中索书真州东园,予有愧焉,作诗留别,情见乎辞》。此诗开篇四句为:“庐陵揭高文,珠斗罗青天。楮墨向千载,咳唾犹芳鲜”。“庐陵,此处代指欧阳修。欧阳修是吉州永丰(今江西省永丰县)人,因吉州原属庐陵郡,欧公常以‘庐陵欧阳修’自称。”此外,无论是在诗中间的“仰怀欧阳子,再拜当题镌”,还是在末四句的“奂兮清宴堂,栌枅皆楠楩。子酹六一翁,更诵归田篇”,曹寅均表达了对欧阳修的敬意。不仅如此,“在《楝亭诗钞》的其他内容中,也多透露出曹寅对于欧阳修的敬仰之情。”故而,高扬认为,曹寅所提碑文中的“公”,极有可能就是欧阳修,该碑或许是为纪念欧阳修而立,“可能曹寅觉得曾丰的诗正合立碑主题,故而录题全诗。”

“题”字怎解?

题他人的作品是否合理?

曹寅碑的碑文落款中的“题”字,则是另一个让高扬感到有些许疑惑的地方。一般文人都是题自己的作品,所以不少学者认为,曹寅碑上所刻的,应该是其自己撰写的诗文。那么,可以“题”别人的作品吗?

在研究楹联的过程中,秦淮八艳之首柳如是“题望海楼联”引起高扬的注意,其内容为:日毂行天沦左界;地机激水卷东溟。这一联摘自元代柳贯《次韵鲁参政观潮》的颔联,其义与望海楼尤其贴切。“我们看到作品的上款为‘题望海楼’,而这两句并非是柳如是自己所撰,而是她书写。可见,‘题’也是可以书写别人文字的。曹寅的书法艺术水平颇高,再加上其身份地位不一般,故请其题字也顺理成章。”高扬介绍,在现存资料中,也均有他人请曹寅题写匾额等的记载。

高扬说,“曹寅碑上的文字我们目前无法见其全貌,作出这种大胆推测,目的是期望有更多的人关注、研究此碑。当然,也盼望着奇迹出现,某一天,镌刻完整碑文的石碑被人发现,揭开谜底,一解人们心中的种种疑惑。” 记者 林倩雯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