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淹死的孩子们

2020年07月 18日 07:3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庞余亮

我们都是没有淹死的孩子。

为什么这样说?是因为只要夏天,我们的村庄必须都要淹死一个或者两个孩子。

这里的必须是宿命,太多的水,太多的孩子,贫穷的日子里,大人们忙着生计,孩子们就这样在水中浮沉,有些孩子沉下去了,再也没有浮上来。

我母亲总是带着我去看那个死去的孩子(他是我们的玩伴),我会从人缝中挤到最中心看那个孩子,他戴着令人羡慕的火车头帽子,穿着过年才穿的新棉袄躺在草席上,很多人都在叽叽喳喳地说这个孩子的好话。我心里却惧怕极了,我母亲在陪人家流泪后警告我说,不要去河边,河里有水獭猫。

我不知道水獭猫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只知道一个又一个死去的孩子都是它拽到深水里淹死的。长大后才知道水獭仅仅像猫样小。

因为村庄四处环水,在我没有学会游水之前母亲是很不放心的。我的一个姐姐就是在6岁时淹死的。到了7岁,母亲就逼着脾气不好的父亲教我学游水。我父亲教我学游水的方式非常简单,他把我带到河心,然后把我扔到了水里,他认为我会在本能中学会游水,他说爷爷就这么教他的。可是我一直往下沉就是不划水。他等了一会儿,见势不妙只好亲自下河去捞,然后把淹得半死的我拖上来狠狠地打了一顿,然后再次把我扔到水里。

终于,在本能中我学会了扑通扑通的狗刨式。回到家中,父亲对母亲说,他不会被淹死了。

学会了游水的我们整天泡在水里,有时我们也像水鸟一样蹲在横生在水面的杨树上看不远处的一场好戏。我们本族的一位哥哥模仿我的父亲也教他的独生子学游水,他的独生宝贝在船离岸时就大呼小叫。伯伯,救命啊。婶娘,救命啊。哥哥,救命啊。

救命声此起彼伏,他越喊我们就越笑,大家都忘记了自己学游水时的笑话。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学了好几个夏天也没有学会游水,几乎每一个夏天都有这样一个有趣的风景。他喊着,我们笑着,笑声在水面上弹跳着。

辛苦了一上午的大人们在树阴下午睡,他们常常不理会这样的呼救,但有时也会睁开眼来,嘟囔一句,怎么,又杀猪了?然后再沉沉睡去,任凭这河面上的喜剧一年又一年地上演。

后来,那个独生宝贝没有成为被淹死的孩子,学会了游水。

学会游水以后,没有淹死的孩子们就成了水里的黑蝌蚪了,直至二十只指甲都生满了黄黄的水锈。没有了水的威胁,我们一起摸鱼、掏蟹或者偷瓜。

但由于整日呆在水里,影响了许多活计的完成。忽左忽右的大人们会用柳条惩罚我们,老师们则会用晒太阳的方式惩罚我们。

每当暴力的惩罚来临,我们都会羡慕那些被淹死的孩子。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