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姑妈

2020年07月 18日 07:3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靖文玲

姑妈和姑父一直生活在小镇上。两个儿子大学毕业后,都在省城工作,建立了小家庭。儿子的第一个小baby降生,姑妈和姑父一起去省城帮他们带孩子。大家都以为,她在省城最多待个一两年就会回来了,没想到,她竟留在了省城,因为姑父得了糖尿病,出于医疗条件的考虑,两个儿子都希望他们能够留下来。

我去省城看姑妈,她正在做鞋垫,说姑父脚汗重,多做几双透气的鞋垫给他。姑妈隔三岔五就要陪着姑父去医院,每天还要为姑父注射胰岛素,一天要给姑父做上五顿餐。姑父无奈地笑着说:“我现在直接就是废人了,爱英太辛苦了。”姑妈说道:“废人就废人了,把你当小鸡子养,以前养的小鸡一天就吃五顿。”

那个时候,姑父还能说能走,还能逗姑妈开开心;过了两年,腿上没什么劲儿了,姑父时常被姑妈放在轮椅上,在小区附近推来推去。生病时间长了,姑父变得很脆弱,姑妈不在身边他就哭,有亲朋好友来看他,他也感动得流泪。姑妈就说他了:“你现在就知道哭。”姑父见姑妈怪他,哭得更凶了,姑妈把他搂在怀里,边拍边哄着:“哦,哦,不哭不哭……”

我又去了省城,姑妈正在给姑父做围兜。姑父每顿饭都要喂了,胸前不是米就是汤,还是戴上个围兜较好。姑妈对我说:“刚来省城忙着带小孩,好容易孩子大一点了,你姑父又得了糖尿病,离不了人。这些年,我除了菜场就是家里,到今天都不知道省城是个什么样子。”我问她:“表哥表嫂找个保姆给你,你为啥不肯呢?”姑妈叹了口气:“人家哪有我照顾得好呢。再说你姑父只希望我一个人照顾。”

我父亲70大寿,姑妈和表哥表嫂一起回来了,请邻居临时照看一下姑父。刚吃了几口饭,就接到邻居的电话,说姑父哭得厉害,快招架不住了。姑妈在电话里半哄半吓,如果他不哭,就马上回来,再哭就不回来了。电话那头立马停止了哭声。姑妈和表哥表嫂急匆匆赶回去了。

饭桌上的一位大婶,以前和姑妈在一个厂里,说:你姑妈是个多好的人,只要能帮的她都帮;如果有人吵架,只要她去了,啥事就都平息了;邻居送她点蔬菜吧,她都要还上两斤肉去……

没想到第二天,表哥又来了,说他母亲发火了,“舅舅过大寿,份子钱不让出就不出了呀!”硬是罚着他的儿子从省城把钱给送来了,说钱送不出去就别回来了。

一次,姑父突然发病,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姑妈就使劲掐姑父两边的腋下,掐了好久给掐醒过来了,又多活了几年。为了照顾姑父,她每天下午都会准时坐在电视机前,看央视的养生节目,怎么样急救,怎么样合理搭配饮食……看姑父的气色,哪像多年的糖尿病人?白里透红的。

姑妈又在家做尿布垫了,她说姑父现在已大小便失禁。姑妈每天帮姑父擦洗身子,帮他翻几次身。姑妈边说边放下手里的活计,揉了揉肩,我问她肩怎么了,她说:“每天要把姑父拖起来,喂他吃饭喝汤,吃完还要再把他慢慢放平,一天要好几趟,我一米五,你姑父一米八几,实在有点吃不消啊!你表哥表嫂把保姆都给找回来了,我把人家回了。我现在还能行,等到不行的时候再说吧。”临走前,我让姑妈躺在沙发上给她做了个按摩,发觉她的肩上没什么肉,姑妈吸了一口冷气:“小东西,你给我轻点。”看着她打起了轻微的呼噜,我轻手轻脚地关门离去。快走到公寓门口,接到了姑妈的电话:“小东西,你走也不说一声,没有礼貌。你这两下子跟谁学的呀,太舒服了,常来给我按按啊。”没过几秒,姑妈又改口了:“你们都忙,把小家伙带带好,不要老往我这跑啊。”

姑父只认识姑妈一个人了,我们全家去看他,我的老父亲也流泪了。不一会儿,外地的大伯大婶们也来了,约好了似的。到最后,屋子里只剩下了啜泣声,只有姑妈,没有流泪。

过了几日,姑父又突然发病,不省人事,请到家里的护理医生奋力急救,姑妈也使劲掐着姑父的腋下,一点反应也没有。到了医院再次抢救,医生说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姑妈喃喃自语:“这次怎么就掐不活了呢?掐不活了呢?”

从医院回来,姑妈啥也不说,不是给姑父的遗像擦擦掸掸,就是把姑父的那张床用布抹了又抹,吃饭、喝茶、睡觉都很正常,只是不说话。出殡那天,大家搀扶着姑妈走进殡仪馆,姑妈还是不说话,当她看到静静躺在那里的姑父,她嘴角微动,既而脸开始抽搐,最后扑倒在了姑父身上,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桂生啊,你醒醒啊,我从来就没有嫌弃过你呀……”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