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的桥

2020年07月 18日 07:3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王文大

高邮东乡三垛是典型的里下河水乡。这里,大河纵横,水网密布,便舟楫,利灌排,福泽千秋。盛产的青虾、紫蟹、黄鳝、银鲫、河蚌、肥耷耷的大麻鸭和双黄鸭蛋,还有菱角、荸荠、莲藕、茭白、茨菇、莼菜、芋头、芡实等等,无一不是河的孕育、水的滋养。哦,还有稻米,尤以晚稻香粳最为珍贵,汪曾祺先生说:“晚稻香粳——这种米是专门煮粥用的。煮出粥来,米长半寸,颜色浅碧如碧螺春,香味浓厚,是东乡三垛特产。”汪先生真是宅心仁厚,几行文字让三垛及其特产名扬全国乃至世界,令内敛木讷、不善招摇的三垛人感动不已。

然而,事物都有两重性,河流也绝不止于“唯美”。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先不必说,单就一水横陈、如隔千里,给人们带来的不便甚至危险就一言难尽。上世纪80年代以前,北澄子河没有一座桥(指三垛境内),我小时候去乡下外婆家,须乘摆渡,遇风急浪高,船工操篙荡桨,拼尽全力,满船乘客在风波中出没,险象环生,时有翻船事故发生。从外婆家到大姨家,又隔着一条河,唯一的办法就是坐着澡盆划过去,第一次还真是胆战心惊。

1964年参加工作,在当时的平胜公社南宋粮站。那时,为方便农民送粮和粮食调出时大型船队停泊,粮站都临大河而建。夏征期间,每天下午得准时去河南的电话杆下,接上耳机收听县广播站的天气预报(当时广播信号借用电话线传输)。没有桥,是朱大哥带着我划一条小船,往来大河南北。夏日多雨,遇台风更是风雨交加,河阔浪高,小船像一片树叶在风浪中颠簸。但收录天气预报不能耽误,它对粮食征收工作至关重要。当时我16岁,全凭朱大哥搏击风浪,一次次化险为夷。

1981年,在三阳公社工作。三阳河有两座木桥——季阮桥和王家桥,是三搭桥,下面有两个支点,每个支点是用两根木棍构成“A”字形杵在河里,上面凌空搭着木桥,没有栏杆。三阳河是重要航道,为了保证有桅杆的大型帆船通行,桥架得很高,远远望去,像两个细脚伶仃的圆规,上面挂着一根细长的电线在风中摇曳。由于年久失修,桥桩歪斜,桥面晃荡,走在上面真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老百姓形象地称之为掉魂桥、奈何桥。那天,我去季阮大队办事,由于连日暴雨,桥头的路基被冲毁,形成一个很大的豁口,无奈,只好从豁口下面爬上桥头。刚抬脚迈步,谁知一步三摇,吓得连忙蹲下,手脚并用,几乎是爬着过桥的,狼狈万状。

往事不堪回首。如今的三垛,随处可见大桥横跨、长虹卧波。单北澄子河就建了4座大桥,三阳河建了5座大桥,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双车道甚至4车道,可通数十吨大卡车。大桥连接着公路、铁路,直抵海关、空港。昔日的摆渡早已完成历史使命,再也寻不到它的踪迹。村组之间、圩口之间、田亩之间,凡有河流阻隔,皆有水泥桥相通。活水车可以直接开到养殖户的鱼池、虾塘,然后,满载鲜活鱼虾远销各地。老百姓由衷地感受到社会的进岁,时代的更新,感受到改革开放的成就,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伟大变迁。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