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的人文美食情结

2020年07月 18日 07:31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陈忠明

【作者手记】

2000年,扬州出版了《中国淮扬菜》大型画册。已故扬州著名烹饪理论家聂凤乔先生曾主张用郑板桥的一句诗作为其标志,但限于当时的条件,未能完成此设计。二十年了,我曾和很多扬州烹饪行业的朋友聊起扬州美食的标志(logo)如何设计,郑板桥的“柳条穿鲤、竹笼装虾、蒲筐包蟹”诗越来越是一幅生动的扬州美食的标志(logo),只是这十二个字包含的具象元素达六种,柳条、鲤鱼、竹笼、青虾、蒲筐、螃蟹,设计难度很大。一个好标志(logo)的设计越简单、越简洁越好。至今未完成聂老的愿望,希望有设计高手从事研究完成。

客居“虾螺鱼藕乡”

郑板桥《思归行》:“臣家江淮间,虾螺鱼藕乡。”直白地说出扬州美食原料:鱼、虾、螺、藕。文人的介入是清代中叶淮扬菜走上巅峰的催化剂。文学介入扬州美食,远在汉赋、唐诗、宋词时便已结缘,但以清代为盛。现在我们能欣赏到的清人咏食史、咏采料、咏菜点、咏宴席、咏厨艺、咏酒楼、咏食俗、咏茶话的诗篇至少在数百篇,使淮扬菜格调更加高雅,大大提升了文化品位。

郑板桥出生于原隶属扬州的兴化市,在他有生之年三分之一时间客居扬州。

康熙五十七年戊戌,郑二十六岁。设塾于真州之江村,有《村塾示诸徒》诗。

雍正九年辛亥,郑三十九岁,客于扬州,有《客扬州不得之西村》一诗。

乾隆四年己未,郑四十七岁。卢见曾为淮南盐运使。十月,郑板桥作七律四首赠之。诗的后记云:“乾隆四年十月廿日,恭赋七律四首,奉呈雅雨山人卢老先生宪台,兼求教诲。”

乾隆五年庚申,郑四十八岁。五月,为董伟业耻夫扬州竹枝词作序。竹枝词之一云:“梦醒扬州一酒瓢,月明何处玉人箫?竹枝词好凭谁赏,绝世风流郑板桥。”

乾隆二十一年丙子,郑六十四岁。与程绵庄等九人聚饮扬州,并作《九畹芳兰图》以纪其盛。

乾隆乙亥,卢雅雨再为两淮转运使。是年红桥修禊甚盛。扬州画舫录卷十:“卢见曾,字抱孙,号雅雨山人,山东德州人。公工诗文,性度高廓,不拘小节。形貌矮瘦,时人谓之矮卢。辛卯举人,历官至两淮转运使。丁丑修禊虹桥,作七言律诗四首云。其时和修禊韵者七千余人,编次得三百余卷。”先生(郑板桥)亦预其会,有和雅雨山人红桥修禊诗四首、再和卢雅雨四首。

乾隆二十三年戊寅,郑六十六岁。五月,友人慎郡王卒。作词《扬州西村感旧调寄贺新郎》。

乾隆二十五年庚辰,郑六十八岁。撰板桥自序及刘柳村册子于扬州汪氏之文园,叙己之生平志趣颇详。

乾隆二十七年壬午,郑七十岁。画兰竹石,并题云:“……今年七十,兰竹益进,惜复堂不再,不复有商量画事之人也。”扬州客斋写兰竹石赠六源同学,并题二十八字见志。

乾隆二十八年癸未,郑七十一岁。卢雅雨官两淮都转运使,清明日招先生及诸名人泛舟红桥,各纪以诗。郑板桥与袁枚相晤于卢雅雨席上,袁枚有诗投板桥明府:“郑燮三绝闻名久,相见邗江意倍欢。遇晚共怜双髩短,才难不觉九州宽。红桥酒影风灯乱,山左官声竹马寒。底事误传坡老死,费君老泪竟虚弹。”

主张“儒家风味孤清”

郑板桥是美食家。他参加过卢雅雨举办的“红桥修禊”,写下“张筵赌酒还通夕,策马登山直到巅”,“日日红桥斗酒卮,家家桃李艳芳姿。诗人千古风骚在,写出幽怀几砚间”的诗句,品尝过一些淮扬大宴名菜。金农说他“风流雅谑,每逢酒天花地间,各持砑笺纨扇,求其笑写一竿,墨渍污襟袖,亦不惜也”。

郑板桥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有人文情结的美食家。郑板桥有自己独特的饮食观,主要是儒雅超逸,韵溢品高;师法自然,返朴归真;取材广泛,清新鲜活。郑板桥言故乡:“臣家江淮间,虾螺鱼藕乡。”“……稻粱千里熟,歌舞数州连。鱼蟹无多算,鸡豚不计钱……”他的民本色彩浓厚的饮食观,同情弱势群体,“可怜我东门人,取鱼捞虾,撑船结网;破屋中吃秕糠,啜麦粥,搴取荇叶蕴头蒋角煮之,旁贴荞麦锅饼,便是美食……”“天寒冰冻时,穷亲戚朋友到门,先泡一大碗炒米送手中,佐以酱姜一小碟,最是暖老温贫之具。暇日咽碎米饼,煮糊涂粥,双手捧碗,缩颈而啜之,霜晨雪早,得此周身俱暖……”

他主张“白菜腌菹,红盐煮豆,儒家风味孤清”,“食禄千万钟,不如饼在手”。他崇尚“左竿一壶酒,右竿一尾鱼,烹鱼煮酒恣谈谑”的闲逸生活。他提倡田园清供之味,赞扬“江南大好秋蔬菜,紫笋红姜煮鲫鱼”,“三冬荠菜偏饶味,九熟樱桃最有名”。他认为原料要就地取材,讲究鲜活,“卖取青钱沽酒得,乱摊荷叶摆鲜鱼。”“湖上买鱼鱼最美,煮鱼便是湖中水。”他对扬州这一带的物产赞不绝口:“水落鱼虾常满地,湖多莲芡不论钱。”“扬州四月嫩晴天,且买樱笋鲥鱼相啖食。”“江南大好秋蔬菜,紫笋红姜煮鲫鱼。”“共说今年秋稼好,碧湖红稻鲤鱼肥。”

最喜“湖上买鱼鱼最美,煮鱼便是湖中水”

郑板桥《由兴化迂曲至高邮七截句》更是道尽了江淮大地的风光风俗:

“百六十里荷花田,几千万家鱼鸭边。

舟子搦篙撑不得,红粉照人娇可怜。

烟蓑鱼笠水云居,鞋样船儿蜗样庐。

卖取青钱沽酒得,乱摊荷叶摆鲜鱼。

湖上买鱼鱼最美,煮鱼便是湖中水。

打桨十年天地间,鹭鸶认我为渔子。

买得鲈鱼四片腮,莼羹点鼓一尊开。

近来张翰无心出,不待秋风始却回。

柳坞瓜乡老绿多,么红一点是秋荷。

暮云卷尽夕阳出,天末冷风吹细浪。

一塘蒲过一塘莲,荇叶菱丝满稻田。

最是江南秋八月,鸡头米赛蚌珠园。

船窗无事哺秋虫,容易年光又冷风。

绣被无情团扇薄,任他霜打柿园红。”

郑板桥日常饮食是原生态的,“白菜青盐粯子饭,瓦壶天水菊花茶。”

郑板桥在山东做官时,曾给李鱓写信,怀念扬州应时鲜鱼佳蔬,表示“神魂系之”,“惟有莼鲈堪漫吃,下官亦为啖鱼回。”“……鲈脍先尝应忆我,蕨薇堪饱莫开扉。……鹤儿湾畔藕花香,龙舌津边粳稻黄。小艇雾中看日出,青钱柳下买鱼尝……”

汪曾祺的文字

“念想郑板桥”

当代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的许多文章写到兴化、念想郑板桥。如《大淖记事》:“大淖的南岸,有一座漆成绿色的木板房,房顶、地面,都是木板的。这原是一个轮船公司。靠外手是候船的休息室。往里去,临水,就是码头。原来曾有一只小轮船,往来本城和兴化,隔日一班,单日开走,双日返回。”“这里还住着二十来个锡匠,都是兴化帮。”

汪曾祺《故乡的食物》写到炒米和焦屑:“小时读《板桥家书》:‘天寒冰冻时暮,穷亲戚朋友到门,先泡一大碗炒米送手中,佐以酱姜一小碟,最是暖老温贫之具。’觉得很亲切。郑板桥是兴化人,我的家乡是高邮,风气相似。”“郑板桥说‘穷亲戚朋友到门,先泡一大碗炒米送手中’,”也是说其省事,比下一碗挂面还要简单。……我们那里吃泡炒米,一般是抓上一把白糖,如板桥所说‘佐以酱姜一小碟’,也有,少。”

汪曾祺《徙》中提及郑板桥《潍县暑中寄弟墨》,“把郑板桥的主要几封家书和一些题画的诗也都印发下去。学生看了很有兴趣,这种做法在当时初中国文教员中极为少见。”

汪曾祺先生在《故里杂记》里,写到民间艺人怀抱渔鼓,手打筒板,唱《板桥道情》,“老渔翁,一钓竿。”

汪曾祺在《钓鱼的医生》里写王淡人的居住环境,“王淡人的医室里挂着一副郑板桥写的(木板刻印的)对子:‘一庭春雨瓢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汪曾祺《扁豆》开篇即介绍了我们那一带的扁豆,北京人叫“宽扁豆”,接着就引用了郑板桥诗句,“一庭春雨瓢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

本版绘图 沈江江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