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外公

2020年07月 19日 08:1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李木梓

从那以后,每每看见这把椅子,就会想起外公,仿佛他依旧坐在那把为他定制的椅子上,泡着杯浓茶,嗑着他最爱的南瓜子,看着电视。记忆最深处的外公就是他静默地坐在客厅那把椅子上的场景。

从小,我和外公相处的时间一直很少,外公于我是熟悉的陌生人,充满神秘感。每次跟着母亲去看外公,我们的交流就只是进门时的一声问好,极难得的时候才会聊上几句,也最多是关于最近的学习怎么样。我总想着,等下一次,等下次去看外公的时候一定要主动地和他多聊些什么,却没想到……

接到外公住进ICU的消息是2019年暑假的一个深夜,结束一天实习,听到了妈妈的通知。当时并不清楚详情的我以为和小时候外公生病时一样,他很快会好起来。当晚买了第二天一早回去的车票,那天下午去到医院,到了外公床前,那时的我,没有想到这会是最后一次相见,只是说着加油打气的话希望外公早日康复。

之后的时间里,工作日里习惯了每天看长辈们发在家族群里的外公当天的各项指标,周末就赶回家里陪着母亲,很长一段时间里日子一直如此。后来外公好不容易等到做手术的机会,也成功地挺过了手术,但一切也都在手术后的两三天内戛然而止。

外公是在9月的一个周五离开的,接到母亲的电话后我沉默了许久。脑海里一直是那幅外公静静地坐在客厅里的画面,除此以外,再无其他。印象里的他沉默寡言,总是静静地坐着。也知道他很厉害,年轻时背井离乡去到当时的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读书,后来又为了子女付出所有。在整理外公遗物时我意外发现了被大家遗漏的外公未写完的回忆录,那是我第一次和外公产生如此近距离的对话。

外公走了,但他的椅子依旧在客厅里。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