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岳父

2020年07月 19日 08:10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杨发胜

“岳父也是父。”我一直这么称呼“爸爸,爸爸”,叫得特别响,叫得特别甜。那年相亲,媒人约定在县城百货公司门口碰头,岳父骑着自行车一起“考察”。文质彬彬的我,毕恭毕敬地递上香烟,点上火,笑容可掬地说:“来,请抽支烟。”岳父吸了一口烟,对我上下一番端详,甩给媒人、女儿一句:“我看满意,我没意见,我有事先走。”就匆匆走了。

有了未来老丈人的肯首,自然我们后来的婚事一帆风顺。我爱人是刘家的“独苗”,长得俊俏。“一家有女百家求”,当时来她家提亲的媒人,走马灯似的,门槛都快要踩破了,岳父家是木匠,家庭殷实。而我家兄弟姐妹多,家中四壁皆空,一贫如洗。岳父看中我为人诚实,有文化、技术,是村里的“土秀才”“笔杆子”。亲朋好友说我个头矮小,岳父力排众议说:“树大空心有何用?”有了岳父的一路“绿灯”,我们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过日子离不开“柴米油盐酱茶醋”,当时,我有文化、技术是真,经济条件差,却是不争的事实。三年之中随着两个小孩的降生,家庭经济更是捉襟见肘。我一年的工资,入不敷出。慈眉善目的岳父,对我“热度不减”。

岳父个高一米七,仪表堂堂,平时爱穿笔挺的中山装,口袋角别着一支铮亮的钢笔,在人们眼中“能文能武”。不是恭维,岳父确实写得一手好字,毛笔字更是漂亮出众。附近村民家凡有红白喜事,都少不了上门向岳父索讨墨宝。打算盘更是棋高一着,又准又快。做木桶活,更是无懈可击,打出来的木桶,滴水不漏。

我家条件虽然不咋的,岳父照样隔三岔五来我家作客,有时来了干脆在我家住下。我家其实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好茶饭:一盘花生米,一瓶白酒,一碗豆腐,豆果,腐竹,青菜,清一色的素食,非常简单,岳父吃得津津有味。岳父和我有共同语言,晚上两人促膝长谈,聊《三国志》,谈《封神榜》,论《西游记》,滔滔不绝,意犹未尽。有时我会把自己发表的文章拿给岳父看,岳父如获至宝,戴起眼镜一字一句读,读完竖大拇指,摇头叹息:“一顶斗笠,埋没了人才,什么时候咸鱼翻身?”

2005年,岳父摔伤致残住院,花去好几万元医疗费转至家中疗养。那年,因我家建新房,次年爱人患重疾入院,无暇顾及岳父。随后,我们举家去上海发展,只能靠电话联络了。岳父迫切想念我们,经常打长途电话给我们,诉说他的凄苦。对着话筒,我和爱人泪如泉涌。春节,我和爱人从上海返回家中,马不停蹄地去看望久卧床榻之上的岳父,奄奄一息的岳父,一见我俩的面,嘴角剧烈抽搐,号啕大哭。

在一个春寒料峭之夜,岳父没有一丝痛苦,安详地闭上了眼睛。慈祥的岳父走了,留在人世间的,只有一张悬挂在厅堂的岳父画像。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