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 01日 07:5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李光

受邀与朋友小聚,却因友人临时有事,改在明晚。驱车到家,屋里漆黑,妻认定我是赴宴,也懒得早归。

打开客厅的顶灯,脱去外衣,淘米烧饭;系上围裙,洗菜烹炒。其间,拧亮北阳台的那盏炽灯,好让妻女能惊喜地望见,给她们一个有伴的温暖。

在许多家庭看来,夫妻无论哪个早回,都习以为常。然,我的家庭却很在乎,妻子平日总在唠叨她到家时的孤单,欣喜于我偶尔地早回。时常,如若发现屋里漆黑,她会选择在路口等候,或徘徊楼下,无论多久,直到我回来,才一起上楼进屋。我们是穷家庭,所拥有的,就是彼此依靠,相互厮守,看着对方健健康康。做姑娘时的她,无数次,本可觅择高枝,无论选哪,都会比现在好。可偏偏冲破阻力,选中了我,委身一穷酸书生,放弃安逸优渥,独自跟我,漂泊异乡。人尚未老,已苍颜白发。

于是,我常怀疚心,内心难安;偶或,妻子有抱怨,我会选择默听。

传统已将男人置于至高境地:“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依据这个标准,我无疑是失意者、渺小者。人生碌碌,转眼已过天命。我也会时常感叹往事蹉跎,情悲到了伤感之时,荆妻总对我屡屡安慰,从不见有半点抱怨。不知不觉中,我成了女同事的正面典型、男同志的反面教材。女同事们常以我来 “教育”丈夫:“你看,我们校的李老师,在家怎么勤快,对女儿怎么关心……”而抱有“鸿鹄之志”的男同事则私下嘲笑我:“何能卧床上、在儿女手中邪?”每此“嘲”语一出,办公室立刻笑声朗朗。可笑声过后,我就私下里想,面对不可兼得的熊掌和鱼,我们作何选择?真正的知识家庭是否这样:可以无视珠光宝气,但不能没有精神家园;可以没有衣锦还乡,但不能没有彼此挂念,哪怕是拧开灯,给对方一个温暖的信号?

我边忙饭边用电话,委婉推掉了明晚与友人的聚会,只想能在家多陪陪妻和孩子。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