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菜园

2020年08月 01日 07:5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丁蓓

妈妈老有所乐,侍弄着一片菜园。说是菜园,其实是用废弃的碎砖,沿楼下车库院墙,垒起的一小片园地。

当初,大院子里楼上下的几个奶奶,每天都在切磋农艺,你一片她一片地种植开来。妈妈看着眼馋,也行动起来,“开垦”菜园。我走街串巷,帮妈妈找来不少废弃的砖头。节假日里和老公开上汽车,去十几里外的郊外,挖了好几麻袋肥沃的泥土。

剩下的活儿就交给妈妈了。妈妈把废弃的砖头一一垒好,然后用家中装修剩下的半袋水泥,搅拌好后,徒手将水泥均匀地抹平砖头之间的缝隙。她还收集邻居丢弃的煤渣和鸡蛋壳,捣碎了,和泥土搅拌在一起。妈妈说,这样能够增强泥土的透气性和营养性。妈妈又到乡下的集市,买来犁耙、铁锹和各种蔬菜的种子,为耕耘菜园做足了准备。

菜园很袖珍,也就两张办公桌的大小。

春季播下种子,菜园里长出了绿油油的菠菜、茼蒿和一簇簇蓬勃的生菜。夏季就更多了,有香脆欲滴的香菜、沉甸甸的灯笼椒、酷似小镰刀的紫茄子,有丰盈肥硕的木耳菜;低矮处,小架子上挂满了一丛丛耳坠似的地刀。

车库门口有一棵高挺的松树,临近秋天,灵巧的老妈在松树上挂上扁豆藤和丝瓜藤。过不了几天,藤上挂上了弯弯的扁豆角和开满黄花的绿丝瓜。

妈妈菜园里的菜,比菜市场卖的时鲜蔬菜成熟得晚些,也袖珍些,甚至“颜值”也比不上菜场里的菜,但妈妈种的菜是纯天然无公害的,妈妈从不用农药,施的肥是自家的淘米水、洗菜水、洗鱼洗肉的肥水,偶尔,还泡一点豆饼水。

每天下午,几个奶奶,准时聚集在自家的菜园前,交流各自的种植方法。你家的种子不出苗,我有好种子送你一把;她家的瓜架搭得太低,我帮你搭高些……那场面,仿佛是什么研究所里,讨论一项重大课题。

妈妈自从种上菜园后,每天都很忙。我经常下午下班后,回家见不着人。猜想,一定又去她的小菜园了。果不其然,老妈佝偻着背,正在忙碌着。见我到来,又放下手中的活儿,扯一把木耳菜、剪一把苋菜,装进塑料袋里,让我带回家。

有时,邻居们也来摘些青菜或者大蒜叶、小葱,下个面条,做个调料。妈妈总是说:“没事摘吧,大家一起吃。”

今年上半年新冠疫情严重时,菜场几乎停业,又不敢去超市。我们焦虑了,倒是妈妈很淡定:“别怕,我的菜园里还有一些大头矮、生菜、青蒜叶呢。”妈妈的话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老妈经常说起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的二舅正上高中,有一次在学校饿得晕倒了;妈妈和小舅也饿得晚上睡不着。我那小脚外婆,看着正长身体的孩子们吃不饱,心如刀绞。拖着病怏怏的身体,在屋后小河边开荒种地。正值少年的妈妈成了外婆的好帮手,她们种南瓜,种山芋、种花生、种胡萝卜……

一次,地里长了一只很大的南瓜,一直舍不得摘、舍不得吃。妈妈和舅舅们每天放学回来,都要欣赏一下种的大南瓜。说是等着在外地工作的外公休假回来,全家做个南瓜饭。可是,不幸的是,那只很大的南瓜被人偷走了。一家人无比懊恼,还不如早点摘了吃了。菩萨心肠的外婆宽慰他们:“人家也一定是饿急了,就当做好事。”

我思忖,妈妈的种菜情结,在那时就扎下了根。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