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书法观

2020年08月 01日 07:5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丁家桐

欧阳重诗文,也很重视书法。他编定的“集古录一千卷”,收集并考证、解读、评说周武王以来种种书法,褒贬扬抑,从书法角度看,也是书法研究的皇皇大著。他曾和挚友蔡襄议论,说华夏书法之胜,莫过于唐;书法之衰,又莫过于改朝换代的数十年间。他认为当时的书法大家,只是包括蔡襄在内的三四人而已。至于他自己,不是不能,而是不为。他的书法观有下述三点:一、书法之评要与人品之评结合;二、专业书法家是“可笑”的;三、学书要勤奋。

欧公学书就很勤奋。早年父殁家贫,寡母画荻教子,开始写字。稍长,获虞世南书写的《孔子庙堂碑》拓本,不断临习。虞书外柔内刚,笔致圆润,为欧书风貌奠定轮廓。成年后依然学书不辍,自云单日作草书,双日作真书,但“真书兼行,草书兼楷,十年不倦”。他写字的目标,不是追求别出心裁,自成大家,只是追求清晰便捷,别人能够悦目。这和他一生从事公务,讲求实用有关。有时目力不佳,他还是学书不倦,诗曰:“学书不觉夜,但怪西窗暗。病目故已昏,墨不分浓淡。”他认为写字是一种快乐,表达心境即可,不必和古人比较工拙,不必和别人比较工拙,不宜蔽于“好胜”之心,不要有功利的追求。乐在其中,自足有余即可。这是他刻苦学书的基本观念。

六朝书法,欧公评述不多,他集评南朝诸帝文字,总体说来是“清婉可佳,豪气不足”。关于《兰亭集序》,他收摹本种种,看法是“转相传模,失真弥远”。他认为追寻真迹徒劳无益,认真欣赏种种摹写人的种种笔法,还是很有意思的。他考订王献之帖,从笔法认定,并非真迹。东晋至宋,不过数百年岁月,历史之一瞬而已。历史一瞬间杀伐不断,铜驼荒草,若干文化珍品化为灰烬。人厌赝品,但赝品亦有益于文化传承,不宜一概否定。

欧公论书法,用墨最多的还是唐代。唐代名家辈出,欧公最崇拜的还是颜真卿。说是“斯人忠义,出于天性,故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有似其为人”。又一则评语,则说“余读颜公书,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其端严尊重,人初见而畏之,然愈久而愈可亲也”。真是五体投地。这是书评家的眼光,也是史学家的眼光。他欣赏李阳冰的篆书,对李邕的书法作品则先抑后扬。在扬州,他看了龙兴寺碑,一位高僧的纪念物,他认为文字、书法均不足取,只收集了李阳冰为碑额写的几个篆字。评书论艺,欧公眼界宽阔,优中选优,集中他还破格收了一位妇人的字,一位名不见经传者的字,以及历史争议人物高骈的字。

唐代僧人怀素的草书在后世享有大名,但欧公另有说法。欧公说所谓传世法帖,无非是文人逸笔余兴,留点文字给家人朋友看看,纪念而已,但“后人乃弃百事,而以学书为事业,至终老而穷年,疲弊精神而不以为苦者,是真可笑也。怀素之徒是已”。他认为书写方式只是一种工具,富有社会价值的是书写的内容,而不是书写的方式。字要写好,造诣深厚的书法家是需要多多益善的,至于仅仅以书写为终身职业的专门家则是“真可笑也”,是“怀素之徒”。欧公的见解很精辟、很激烈,该如何解读,丁某学识浅薄,尚有待识者。

欧公对北宋当世的书家亦有评论,评苏子美,评蔡襄,评杜衍,不一一赘述。欧公有一好友石介,耿直名臣,学问大家,但好写怪书。欧公在一封私函中告石介:写来的信看不懂,一笔一画不在位置上,无法辨识。他在婉转地劝好友莫写“怪书”。他还反对“奴书”“肥书”,反对“俗”字。他多次强调,书写的工拙优劣不是绝对的,能够表情达意,又给人以美感,这就够了。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