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规生存

2020年08月 01日 07:54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陈跃

喧哗解决不了寂寞的问题,而独处却可以。

在人行道,逆人流而行,所有的面孔,统一被淡蓝色口罩覆盖,我看不到因为形色各异而产生的生动、多姿。情侣因为口罩失去了交流,孩童因为口罩失去了奔跑——薄薄的口罩,让散步的我感受到巨大的阻力。

我找出十多年前的纱布口罩准备洗洗再用,妻子每值两天班省下一只口罩便欢欣鼓舞,朋友在小区门口递上一袋十只装的口罩犹如火线送粮——廉价的事物换了一个场合一个时间,便会身价百倍。

我们有半年时间,缺位于自己的人生,除了囤货、三餐、睡眠,偶尔的放风便是行色匆匆,真的就像风一样掠过自己这座深爱的城市。

这种极端的生存体验,没想到现在成为我们的日常,开会左间右隔,相见蒙面以对,聚会小心翼翼。

小时候家有挂钟,它在墙上嘀嗒走动的时候带给我极大的信心,我感受到有另一股力量在奔跑,因此我的独处便没有了意义,我有观众和陪伴者。可是当它停摆的时候,我会非常恐慌,以为生活在真空里;当铆紧发条让它重新走动时,我的心率才恢复正常。

也许我们会主动停摆一下,但我们不愿被格式化装箱、密闭,我们流动的血液是与春天一起苏醒的。我们还有远方未赴,我们还有故乡未归。

如果涉及生存与死亡,我们真的可以删除字典里的许多字眼:财富、金钱、美女、宴饮、地位……地球的一声咳嗽,数十万人像树叶一样凋零。我们唯有敬畏,敬畏世间的一切——当我们一步步走向人生尽头时,我们可以选择过程的优雅与丰富。

云彩是天空的主人,当我散步的时候,云彩是最忠实的追随者。这是我的错觉,我走过一万步,不及它的一缕彩光。云彩不是我的追随者,云彩也不是天空的主人,天空以虚无而存在,它既一无所有又应有尽有。

花在开,水在流,蝉儿已在歌唱,夜晚已影影绰绰。我已经错过了春天,不想再失去这个夏天。我出门看天,打算散步去远一点儿的地方,伞不带了,无论雨否,我都欣然接受。


责任编辑:煜婕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