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桥感动太守

2020年08月 22日 07:37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 扬州网官方微博

■潘宝明

公廨破败

长范县城内住户稀零,衙署冷落,城里也就四五十户人家。有诗为证:

四五十家负郭民,落花厅事净无尘。

苦蒿菜把邻僧送,秃袖鹑衣小吏贫。

板桥才高,做个小小的七品县官游刃有余。历来才高之人多恃才傲物,板桥更是这样。但他不求面子,不搞虚名。他任范县5年县官,衙门破败,别人都提醒他修理,而上司也答应拨款。板桥却从不修,因为他知道百姓困难,不想给百姓增加负担。还专门写《破屋》诗明志。

廨破墙仍缺,邻鸡喔喔来。

庭花开扁豆,门子卧秋苔。

画鼓斜阳冷,虚廊落叶回。

扫阶缘宴客,翻惹燕鸦猜。

滴水不沾

范县在山东西部(今属河南省),地处黄河北岸,交通闭塞、物产匮乏,连堂堂的县衙,也还瓦草相间。板桥上任时,范县人口不足二万,土地7000余顷,而年上税白银却高达1.6万两。可想而知,赋税沉重。板桥作为知县,月俸不足30两白银。仅靠这点俸银,板桥要养活一家人相当艰难。当时板桥有两个老婆、三个女儿、两位岳母,供养人口是多了些。板桥对家人说,廉洁,简政,不要折腾,衣食无忧就行。

好在按清政府的律例,为了让官员保持清正廉洁,政府每年从征税时加收的损耗银(称“耗羡”)中提取一定比例作为各级官员的“养廉银”。知县一级的“养廉银”,七品官每年经吏部考核考评后,如无贪污受贿,每年可领取“养廉银”1000两。这样,板桥一家的最低生活总算有了保障。各方面的资料都说明,郑板桥滴水不沾,是难得的清官。

良心县吏

板桥是中国文化史上的奇才,也是个相当不错的诗人,但不能算是一个能吏。他不像苏东坡、白居易那样,有自己的一套治国兴邦的方略;也不像陆游、辛弃疾那样“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他只能按自己的个性,凭着自己一颗对老百姓的爱心,去点点滴滴地做一些有益于老百姓的事。板桥从政和他写字作画一样,是自己个性的自然表露。他个性张狂,也很怪异,所做的事自然也就“离经叛道”。

太守感动

郑板桥经常穿了便服外出,了解民情。虽为官,却和平民百姓息息相通,多么自由、多么惬意!一次他的上司姚太守从范县经过,姚太守,名姚兴滇,安徽桐城人,乾隆五年至十二年任曹州知府,辖范县,他下来视察,见官衙里冷冷清清,县衙的衙吏告诉他,板桥穿着平时的普通衣服,在春天的时候下乡,不仅督促农民春耕春种,而且倡导他们栽下榆树和杏树。

姚太守十分感动,他曾看到郑方坤《本朝名家诗钞小传》中说郑板桥:“既得官,慈惠简易,与民休息,人亦习而安之。”今日亲见,果然如此。走时他一再吩咐,自己是随便走走,要板桥不要介意。

诗明心迹

几天后板桥回衙,衙役告诉他事情,他并不意外,而是写了一首诗:

落落漠漠何所迎,萧萧澹澹自为情。

十年不肯由科甲,老去无聊挂姓名。

布袜青鞋为长吏,白榆文杏种春城。

几回大府来相问,陇上闲眠看耦耕。

让衙役送去,诗很诙谐,不卑不亢,这是郑板桥为官时的真实写照,《范县志》中也说他“通达事理”。自己生活得冷寂孤独,不需要迎合任何人,但能自得其乐。在扬州十年,自己一直没有通过科举考试,现在已经年华老大了。穿着平时的普通衣服做着范县知县,在春天的时候栽下榆树和杏树。几次太守来看望我的时候,我都悠闲地在地头一边看农民耕种一边休息。


责任编辑:SLP

扬州网新闻热线:0514-87863284 扬州网广告热线:0514-82931211

相关阅读: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扬州网”或“扬州日报”、“扬州晚报”各类新闻﹑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以便寄奉稿酬。